浅茶浅绿 作品

第十九章很囧很暧昧

    宋浅抱着酒瓶,四下观察着,想看能不能找个突破口偷偷摸摸溜走。

    反正刚才她没有和裴奕霖照面,他没有切实证据酒是她偷的,她逃跑后就可以不承认!

    只见裴奕霖按下个按钮,宋浅一直躲在那个玩具大碗里面,忽然就发动了。

    宋浅赶紧跑出来,裴奕霖下意识就是追,两人才刚踩进升降梯范围,钱萌萌一按按钮,升降梯往上升,然后断电,卡在最高处。

    事情比她想的还要顺利,钱萌萌冲自己比划了个耶的手势,走回卧室,继续做她的美梦。

    偌大的游乐场忽然就熄灯了,只留下几盏应急灯,距离宋浅还有些远。

    面对黑夜,宋浅本能要将自己送到安全的环境中去。

    升降梯的门紧紧闭着,敲都敲不开,宋浅脱口问出:“怎么、怎么回事!”

    一旁的裴奕霖阴冷着一张脸,现在什么情况都没摸清楚,她竟然还能稳稳的抱着那瓶酒!

    他警惕着四周,并没有发现敌情,难道这一切只是场意外?

    忽然,裴奕霖紧盯着宋浅那张脸,问:“是你故意的?”

    宋浅哑哑地张口,往后紧靠住升降梯的墙壁,“我干嘛要故意?”

    “想吸引我的注意。”听裴奕霖的口气,几乎是肯定了自己的猜测。

    宋浅翻了个白眼,“你把我想成什么人了?”

    裴奕霖的脸色更加黑沉,面前这个人很明显有欲擒故纵的嫌疑!

    宋浅才没工夫去解释对裴奕霖这个自恋狂一点儿都不感冒,眼下,先想办法离开这儿才是!

    “救命啊!快来人!我们被困……呜呜——”宋浅的话还没喊完,一只宽厚的大掌捂住她的嘴。

    她扭着身子左挡右动的,逼来的力气反倒更重,“闭嘴!”裴奕霖直接低吼。

    宋浅眨了眨眼,长长的眼睫毛跟随着扑闪,呼吸轻轻落在裴奕霖的唇角,夹带着专属于她的体香。

    裴奕霖的喉结上下动了动,浑身涌出股不自在,忽然松开宋浅,退离几步,“不许出声!”语气粗粗的。

    宋浅觉得自己即便再长十个脑子也猜不透裴奕霖的思维,问:“为什么?”

    裴奕霖很明显的恼了,“服从命令!”

    宋浅继续迷茫,“可如果没人来救我们,我们就得在这儿待一晚上哪!”

    看见宋浅脸上明显的抗拒,裴奕霖心头闪过别样的情绪,很恶意的想要打消她企图离开的念头,“这不是你期待的?”

    如果月光再强一些,宋浅肯定能看见裴奕霖表情的不自然。

    “我?”宋浅含冤,嘀咕着:“是谁不准我喊人来的?真是贼喊捉贼!”

    听不见裴奕霖的回话,宋浅想要继续敲门喊人,裴奕霖一急,扼住宋浅的手腕,而在宋浅闪躲间,两人竟然同时往地上摔去。

    下意识的,裴奕霖拉住宋浅,摔在地上给她当肉垫。

    “噗通通——”

    “我的酒!”宋浅眯起眼睛,在月光的帮助下,四处摸索着那被滚落的红酒瓶。

    裴奕霖的脸色青一阵紫一阵,他都被她压住了,她竟然在担心酒?

    感觉到一股直接对准自己的强大怒意,宋浅不得不停下找酒的动作,问:“你没摔哪儿吧?”

    裴奕霖没好气的打开宋浅,坐起身,依旧冷漠又威武。

    宋浅完全不知道自己眼下该干嘛,既不能叫人来又不能下降,尤其是在这看不很清楚的情况,她会变得脆弱。

    “裴总。”宋浅试探出声,“那您,总要想点儿办法吧?”

    仿佛不回答,宋浅就会不断制造麻烦。

    裴奕霖冷道:“睡觉。明天早上电源一恢复,趁别人还没检查到这儿,迅速离开。”

    听裴奕霖的意思是……

    宋浅恍然大悟,裴奕霖可是位金牌总裁,如今被困在这不足五平方的小空间里,只能等下属来救,这可大可小的丢脸,他的自尊心在作祟呢!

    注意到宋浅唇瓣边漾出一抹好看的笑,裴奕霖分明该生气的,内心却柔软下来。

    月光照进升降梯,足够裴奕霖看清楚一切,那落在宋浅身边不远的红酒瓶耀着诱人的红光,吸引人将它一口气喝完。

    裴奕霖捡起红酒瓶,再看了眼宋浅,她刚才的表现已经让他确定她有夜盲症。

    “就为了这瓶酒?”裴奕霖觉得荒诞又可笑。

    宋浅眼睛一亮,“裴总,你把这瓶康帝送我吧,我拿工资抵好不好?”

    “抵?”裴奕霖冷笑,“今晚你给我惹的事,我得扣你多少钱?”

    她惹什么事了?

    明明是她不知道得罪了哪路衰神,竟然要和裴奕霖单独待一晚上!

    在这种情况下,怎么也是女生比男生吃亏吧?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