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茶浅绿 作品

第十六章冷酷的戏弄

    宋浅礼貌的起身,“我先去个厕所。”

    “快点儿回来呀!小宋,输钱了可不能开溜。”赵夫人喊道。

    宋浅头也没回,径直走去裴奕霖身边,他正喝着小酒,惬意自在。

    “裴总,我打麻将输的钱,您会报销吧?”宋浅问。

    裴奕霖摇头。

    “什么!”宋浅感觉自己又被裴奕霖坑了,“那刚才你还让我只管输钱就是?”

    “宋保镖月薪十万,还输不起吗?”裴奕霖扬眉,黑眸中的戏弄藏得不深,“放心,如果真输得太多,我可以把五年的工资都先付给你。”

    宋浅捏紧小拳头,怒气满涨,像是一只被踩了尾巴的野猫。

    而裴奕霖目色如潭,让人看不清他到底在想什么。

    “不麻烦裴总了。”宋浅努力压制着心中的愤懑,“三缺一,我总不好意思扫了大家的兴致。”

    说着,宋浅嘴角勾出一抹讥讽的淡笑,转身,向麻将桌走去。

    裴奕霖望着宋浅的背影,眼睛微眯,脸上的笑容是难得的轻快,目光落在宋浅身上就没有收回来过。

    重新回到麻将桌边的宋浅气势与刚才大不一样。

    她看了眼在座的夫人们,说:“今天我可是输惨了,不如我们再打大点儿吧?”

    “好呀!”夫人们赢钱了,自然希望打得越大越好。

    筹码谈定,轻轻松松不过四把,宋浅就将刚才输的全部赢了回来。

    跟她打麻将?

    她的名字谐音“送钱”,意思是别人要送钱给她,她大大小小,可是澳洲赌场里的雀后!

    “胡了。”宋浅又一次出声,“后四清大对杠上花,翻四番,每家给我五十六万。”

    宋浅眉头一扬,“数数各自的筹码吧,该结账了。”

    三位夫人傻呆呆的看着宋浅,足足愣了半分钟没有说话。

    赵夫人率先反应过来,指着宋浅说:“你出老千!”

    “对!你出老千!刚才你一直输,筹码一加大,你马上就赢了。”孙夫人附和。

    钱夫人也说:“不是坑我们是怎么?”

    宋浅指着后面的摄像头,说:“可以调它出来看。”

    见宋浅一副自信满满的模样,三位夫人当然也不是吃素的,“你是老手,出老千监控都拍不出来。”

    “夫人们如果要这样说的话,宋潜也没办法。”宋浅沉声,“只不过,就算找警察来,也是以监控为证据。”

    宋浅早就决定不再赌,今天,也是不甘心一直被裴奕霖戏弄,才小露一手。

    宋浅余光一瞥,瞥到不知何时站在她侧对面的裴奕霖,他唇角微微耸起,看不出是要发怒还是要发笑,只是那双深沉若子夜的双眸凌厉搜刮,很不好惹。

    “裴总,你手下出老千!”夫人们一齐指证宋浅。

    宋浅拧起眉头,“我没有。”

    不管裴奕霖站不站在她这边,她总之是要替自己澄清一下。

    “宋保镖的本事,多得让人眼花缭乱呀。”裴奕霖的恭维话中有话。

    宋浅没指望裴奕霖会帮她,求人不如求己,既然她有胆子赢钱,自然留好了退路。

    “出老千?”夫人们满脸不屑,“裴总,你可一定要好好收拾这宋保镖,他今天会这样对我们,想必对你也没什么衷心。”

    “是吗?”裴奕霖冷酷的面容扯出抹残酷的笑意。

    夫人们愣了愣,起初是因为输钱了心里头不高兴,以为裴奕霖肯定会将这笔钱一笔勾销,然后还好好罚宋潜一顿。

    可现在看来,好像不是这样。

    “裴总,真的是他出老千。”不怕死的夫人们降低了音调,还想做最后一搏。

    裴奕霖眯起冷眼,再问一声:“是吗?”

    众夫人的丈夫们眼尖,忙走过来道:“不是不是!”

    自家妻子在外打牌平常是个什么脾气他们早就摸透了,平常有人为了巴结,确实会故意输钱。

    但今天宋潜代表着裴奕霖,只有大家巴结他的份,他哪里会降低姿态来多看他们一眼呢?

    “打牌输了就是输了,输不起就别打!”丈夫们纷纷谴责妻子。

    夫人们也都不敢再出声,面对裴奕霖冰冷的气焰,心里吓得直发抖。

    面对递来的三张支票,宋浅满意地接过,同时,特意看了裴奕霖一眼,他这样算是在帮她吗?

    完全出乎意料!

    裴奕霖带着宋浅走远了,在车前,裴奕霖的薄唇动了动:“拿出来。”

    “什么?”宋浅问。

    裴奕霖眉头一扬,面色忽然又冷了下去。

    阴晴不定。

    宋浅觉得这四个字简直就是专门为裴奕霖打造。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