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茶浅绿 作品

第十一章他果真挺厉害!

    裴奕霖看了眼宋浅手中的药,宋浅才反应过来,再次将药递给钱萌萌。

    钱萌萌没辙,一想起镜子里不漂亮的她,只能张嘴接过药,再喝下一大杯水。

    这是宋浅看见钱萌萌喝药最快的一次,前后不超过五分钟。

    她不由看向裴奕霖,觉得他还真是有两把刷子!

    喝完药,钱萌萌依旧伤心,不断抽噎着,显得很委屈。

    “药都喝完了,还有什么好哭的?”宋浅淡笑,“等药效发作了,你就又变成那个漂亮可爱的钱萌萌啦!”

    “可是很苦。”钱萌萌嘟哝着。

    宋浅很自然的从裴奕霖手中接过钱萌萌抱起来,反正,屋子里所有人看见钱萌萌都想抱住不松手,多她一个,也不至于被怀疑。

    宋浅点了点钱萌萌的小鼻子,说:“药吞下去后就不苦了,你当我没喝过呀?”

    钱萌萌不好意思的笑,将头埋在宋浅的颈窝,小手捂住妈咪的嘴,不许妈咪再笑话她。

    看见宋浅逗钱萌萌的场景,裴奕霖冰冷的眼眸深处闪着浓郁的笑意,不知为何,他会觉得这一刻很温暖。

    过了会儿,康路来敲门,道:“裴总,饭菜做好了。”

    裴奕霖牵着钱萌萌去吃饭,宋浅跟在身后,小声问康路:“别墅里为什么不能有海鲜呢?”

    “裴总也对海鲜过敏。”康路解释。

    宋浅点头,再看向裴奕霖与钱萌萌,他们两人坐在一块儿,倒是毫无违和感。

    很快的,宋浅就被那一桌菜吸引了注意力。

    色香味俱全,宋浅认为自己再改造十年也做不出那样的美味来!

    宋浅肚子里的馋虫“咕叽咕叽”的,在安静的客厅格外刺耳。

    “宋保镖。”裴奕霖冷冷发声,“你不仅厕所去得勤,肚子也饿得快。”

    宋浅直呼冤枉,她一整天才只吃过钱萌萌为她买的早餐呀!

    “过来。”裴奕霖命令。

    宋浅走过去,闻到那些菜的香味,更加馋得厉害。

    裴奕霖抬眼,“为我试菜。”

    试菜?

    对宋浅来说,这简直是天大的好事情!

    宋浅端起碗,再拿起筷子,首先吃两口饭,再看向那盘她垂涎已久的软骨鸭,很不客气的夹了只小鸭腿。

    牛尾骨、干锅牛肉、蜜汁烧鸡翼、澳门脆皮肉,等等等等,宋浅是绝对的肉食主义者。

    钱萌萌睁着大眼睛,看宋浅吃得那么欢快,也按捺不住,拿起筷子先开吃。

    迅速将菜都吃一遍,宋浅再给自己倒一杯红酒,才心满意足的说:“裴总,我健康的站在这儿,不会有毒,您吃吧。”

    在场的人都替宋浅捏一把汗,“他”今天这样放肆,不知道会死得多难看。

    而裴奕霖严厉的脸色倒是越来越缓和,打量了宋浅一眼,才开始吃饭。

    裴奕霖没发火?

    性格爆烈狂霸的裴奕霖在面对宋浅贪婪的试菜之后,竟然没有怒得掐住她的脖子?

    为什么对上宋浅,裴奕霖除了容忍就是一再纵容呢?

    不管如何,大家都看见了裴奕霖对宋潜的区别对待,心中羡慕又嫉妒,同时,宋潜的名声,也就此传了出去。

    夜晚最让宋浅焦头烂额。

    裴奕霖吃过饭,带钱萌萌进主卧的浴室洗澡。

    一个冷漠大男人带着个小姑娘洗澡,他突然那么好心,肯定图谋不轨!

    而钱萌萌现在根本没有保护自己的念头,宋浅急得脸色都白了。

    康路问宋浅:“宋保镖,你不舒服吗?”

    “没有。”宋浅轻轻一声,“就是今天感觉有点儿累。”

    “很正常。”康路说,“你今天打了两场架,消耗了不少体力。”

    见宋浅确实异常,康路好心说:“要不你回房去休息吧?今晚我找个人顶替你。”

    “不了!”宋浅赶紧拒绝。

    她站在这儿,还能听见里面的动静,若是她回房去,还怎么保护心爱的女儿不受欺负呢?

    “我相信以裴总对你的宠爱,不会说什么的。”康路说。

    宋浅勾了勾唇角,不知是该笑还是该哭,“麻烦你别用‘宠爱’这个词,说得我心肝脾肺都颤抖了。”

    康路露出一抹明亮的笑意,道:“快去休息吧。”

    “不!”宋浅挺直腰杆,“这是我第一晚站岗,一定要坚持到底!”

    康路眼里闪过赞许的神色,那打量的赞美却让宋浅心里虚虚的。

    “哎哟!痛死了!大哥哥,你别压着我,好重。”钱萌萌的声音从卧室里传出来。

    他们在搞什么飞机!

    宋浅的大眼睛一瞪,当即推开卧室的门,大步冲了进去。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