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茶浅绿 作品

第十章内心的慈爱

    宋浅很自在地跟在裴奕霖身边进入别墅,康路领着她,说:“我带你去二楼的房间,以后你就住那儿了,里面有伤药。”

    “大哥哥,我陪她去好吗?”钱萌萌显然意识到裴奕霖不好惹,所以不能擅自决定,要先询问。

    “你跟我去吃饭。”裴奕霖没有给钱萌萌与宋浅单独相处的机会。

    宋浅暗中递给钱萌萌一个笑脸,钱萌萌这才牵起裴奕霖的手,两人向餐厅走去。

    上好药出来,说实话,宋浅也饿了。

    才来到餐厅,宋浅就发现钱萌萌有些不对劲。

    钱萌萌腻白的小脸上起了不少红疙瘩,她一边挠痒,一边往嘴里塞米饭。

    宋浅看见,在米饭里还夹杂了切碎的海鲜,而钱萌萌一吃海鲜就过敏。

    “萌萌。”宋浅脱口喊出,“你的脸怎么了?”

    裴奕霖这才注意到钱萌萌,可爱萌呆的脸沾上红粒,让人心疼无比。

    钱萌萌看向宋浅,向她小跑过去,轻声说:“好痒。”

    “别挠。”宋浅强忍着踢碎厨师骨头的冲动,尽量保持自己是男人的风范。

    她看向裴奕霖,说:“萌萌应该是对海鲜过敏了。”

    宋浅莫名其妙的对上裴奕霖欲杀人的目光,实在不明白他怎么突然就变了脸色。

    康路忙道:“我去找今日晚餐的负责人。”

    “我去给萌萌找点儿药吧?”宋浅试探地问裴奕霖。

    裴奕霖没有答话,宋浅也不好再说,只能抓着钱萌萌的手,不让她抓那小小的脸蛋。

    “裴总,对不起,我真的不知道钱小姐碗里的海鲜是怎么来的。”负责人跪在地上,浑身瑟瑟发抖。

    康路拧紧眉头,质问道:“别墅明令禁止海鲜,你是今晚的主厨,你会不知道?”

    “我是真的不知道啊!裴总,我跟在您身边有三年了,一直都忠心耿耿,您饶了我,饶了我吧!”负责人边磕头边求饶。

    “还不说?”康路加重了语气。

    “是有人陷害我,一定是有人陷害我!”负责人哭诉。

    裴奕霖眉头紧拧,他最讨厌听到哭声,一挥手,两名保镖将负责人带下去,求饶声响了一路。

    宋浅不解,为什么别墅会明令禁止海鲜呢?

    “让今天新录取的女人准备晚餐。”裴奕霖冷声,牵起钱萌萌的手,带她进卧室。

    宋浅心里着急,反正她是裴奕霖的贴身保镖,也不管规矩如何定的,跟在裴奕霖身后进卧室。

    “药在第二层抽屉里。”裴奕霖吩咐。

    宋浅加快脚步去拿药,再倒一杯温水,递给钱萌萌。

    钱萌萌皱起眉头,她最讨厌喝药,尤其还是那么大几颗。

    “我不要喝。”钱萌萌别过脸,下巴抵着裴奕霖的肩头。

    “不喝药怎么会好?”宋浅头疼,每次喂钱萌萌喝药,注定是要追着她跑三条街,威逼加利诱才能成功。

    钱萌萌才不管好不好,一想到药那么苦,就躲在裴奕霖的怀里不肯出来。

    宋浅拿着药杯和药,尴尬的站立,着急又不能表现得太明显。

    “这么点儿事都做不好吗?”裴奕霖明显在挖苦。

    宋浅眸光一扬,“那你来做呀!”

    裴奕霖冷看着宋浅,宋浅才发现自己刚才语气不对。

    裴奕霖推了推钱萌萌,钱萌萌赶紧道:“我不要喝嘛!”豆大的眼泪挂在下睑。

    “可你不喝药就不会好,脸上一直痒,觉也睡不好,饭也吃不饱,多难受呀!”宋浅边安慰边吓唬。

    钱萌萌撅着嘴,就是不肯喝。

    裴奕霖唇瓣微动,“拿镜子来。”

    宋浅不明白裴奕霖的用意是什么,走去拿了面小镜子递给他。

    镜子照着钱萌萌的脸,那张漂亮可爱的脸上多了小红疙瘩。

    钱萌萌眨了眨眼,“哇”一声大哭出来:“这不是我!我不要长得这么丑!”

    宋浅埋怨的看着裴奕霖,他干嘛要在小孩子的伤口上撒盐呢?

    裴奕霖眉头一皱,听见哭声,惯性是要将这个软绵绵的小身子扔走,却当眼泪滴落在他颈间的时候,有了片刻迟疑。

    “快把镜子拿开!妈咪!救救我!”钱萌萌喊道。

    宋浅赶紧站直了身子,与钱萌萌撇清关系。

    “喊你妈咪也没用。”裴奕霖冷声,“只有把药喝下去,你才能变回原来的样子。”

    钱萌萌一双小手盖住脸,只露出朦胧的泪眼看裴奕霖,见他没有一丝心软,她又看向宋浅。

    宋浅也不管,还加一句:“不喝药,就只能去打针了。”

    钱萌萌哭得更大声了,没人来救她,她哭得很无助。

    裴奕霖抱着钱萌萌,这是一种很莫名其妙的感觉,不同于抱其她女人,在他的心底,会涌起一份慈爱。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