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茶浅绿 作品

第九章嘴唇上的吻痕

    “裴总招人,不问过去。”宋浅的声线平缓,说出裴奕霖当初订好的规矩。

    只是瞬间,屋子里的气氛降至冰点。

    裴奕霖冷然抬眼,狂霸的气势四处张扬,将所有人都镇在原地,不敢说话招惹是非。

    裴奕霖冷淡的扫了左右一眼,康路很识趣,立即吩咐保镖带走屋内所有的杀手,然后退了出去。

    柳璇不悦,她自称为裴奕霖的女朋友,但真算起来,她顶多是他无聊时的床伴,随时可能被取代。

    所以,柳璇不断的变化自己,在身上制造神秘感,好让裴奕霖偶尔抽空时还能想起有她的存在。

    如今,裴奕霖对宋浅的兴趣已经远远超过柳璇,至少柳璇就从来没有被裴奕霖打量超过三秒以上的时间,而宋浅,几乎是吸引了裴奕霖的整个目光。

    这种待遇,就连跟在裴奕霖身边好多年的康路都不曾有过。

    柳璇吃醋,吃一个男人的醋,并暗暗想计谋,一定要快速将宋浅从裴奕霖身边赶走。

    “霖,我们好不容易出来吃顿饭,就不要为那些个不识抬举的贱人们扫了兴致嘛!”柳璇娇腻着嗓子,露胸装顺势再往下扯点儿。

    身为女人,宋浅难免要看看自己的胸,也就比她的拳头稍微大一点儿,怎么也穿不出柳璇那种呼之欲出的感觉。

    裴奕霖没有发出一个音节,单单是眉头一动,柳璇立即识趣离开。

    走到门口时,柳璇再看了眼宋浅,有钱萌萌在场搅局,柳璇也稍微能放心。

    包间里只留下裴奕霖与宋浅和钱萌萌,钱萌萌显然也感觉到了一股恶意的冷气流,抱紧了宋浅的手臂,再仰眸注视着裴奕霖。

    裴奕霖起身,向沙发上的宋浅走来,高大的黑影占满她的世界,散发着让人无法忽视的狂妄霸气。

    宋浅搂紧了钱萌萌,并做好随时拼老命逃跑的准备,也慢慢地抬起小脸,与那张面无表情的英俊面孔对视。

    “你很厉害吗?”裴奕霖的声音听不出喜怒。

    宋浅面对裴奕霖时,最多的就是茫然。

    “这小鬼,跟你很合得来?”裴奕霖意有所指。

    “我刚才救了她的性命,她就黏我一些。”宋浅答道。

    裴奕霖将宋浅打量了个遍,尤其是看见她薄薄的唇瓣微肿,娇艳欲滴的,他就没来由的很想笑。

    “从今天起,你就跟在我身边。”裴奕霖的口吻很施恩。

    “好。”宋浅乐得接受,这样她就能好好保护钱萌萌不受欺负。

    裴奕霖深邃的黑眸迅速闪过丝精光,“回别墅养伤。”

    宋浅张嘴还想说话,想了想,还是闭上薄唇,起身跟从,似只忽然变乖的小猫咪。

    柳璇见裴奕霖这么快就出来了,高兴地上前迎接,附在他耳旁,和他咬耳朵。

    “康路。”裴奕霖的目光依旧落在前方,“给柳小姐开张支票。”

    听言,柳璇整个人都呆住,裴奕霖这意思是今晚不需要她,直接拿钱打发她走。

    往常,她只要能见到裴奕霖,用身体取悦的招数屡试不爽,怎么今天,他竟然这样绝情?

    出于女人的直觉,柳璇当即看向宋浅。

    宋浅根本没在意柳璇,面对突如其来单纯针对的怒意,宋浅连个余光都没施舍给柳璇。

    裴奕霖说完话就迈开大步,宋浅也牵着钱萌萌的小手紧跟在裴奕霖身后。

    柳璇站在原地,尴尬又狼狈地看着康路递来的那张支票,心有不甘的接过,在心里默默地诅咒宋浅一万遍。

    宋浅的手臂受伤,自然由康路来开车,坐在副驾驶位的宋浅,殊不知她今天已经享受了最高的荣誉。

    她才刚录取就晋身为裴奕霖的司机兼贴身保镖,康路可是爬了三年才有这个资格。

    钱萌萌安静的待在裴奕霖身边,不时关切前排的宋浅伤口疼不疼,在妈咪与帅哥的选择中,她站边很明显。

    “查到没有?”裴奕霖冷声发问。

    康路诧异,裴总不会轻易相信一个人,如今钱萌萌与宋潜都算得上是来路不明,裴总却要在车上问那群杀手的来历,是不是说明裴总对这两个人心有怀疑呢?

    康路想到的,宋浅自然也想到了。

    她不动声色,权当自己没坐在车上。

    “监控没有拍到那个剪断酒店电线的人。”康路汇报。

    “是么?”裴奕霖低冷的语气带着深意。

    他自反光镜看向宋浅的容颜,没有一丝变色,与钱萌萌小声聊着幼稚的话题。

    “那些杀手已经送回别墅的地牢,现在还没清醒。”康路说着,不由也看向宋浅,对她很是佩服。

    康路想:如果宋潜进别墅不是别有目的,那他们两一定能成为并肩作战的好兄弟!

    裴奕霖不再说话,康路看向宋浅,不由发问:“宋保镖,你嘴巴怎么了?”

    宋浅也不知道怎么了,反正,刚才被裴奕霖吻咬过之后,嘴巴就一直碎痒碎疼的,很想挠。

    “可能是被蚊子咬了吧。”宋浅猜测道。

    一时间,所有人都没注意到裴奕霖黑眸之中匆忙闪过的浓浓笑意,似还伴着放纵的宠溺。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