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茶浅绿 作品

第八章唇和唇就对上了

    裴奕霖准确无误的找准了宋浅的方位,大掌向她擒来,她只能暂时放下钱萌萌,谁知钱萌萌精灵得厉害,立马就向包间跑去。

    宋浅心道不好,还来不及追,裴奕霖的第二掌又跟着来了。

    该死的臭男人!

    连带着刚才在男厕所被嘲笑的怒意,宋浅现在一并与裴奕霖算账。

    裴奕霖忽然扼住宋浅的手腕,纤细,用指腹摩了摩,触感一级棒。

    手不能动,宋浅索性出脚。

    谁知腰间传来一股紧力,让宋浅的背紧贴住裴奕霖的胸膛,他的胳膊刚好环住她的胸。

    “还是个女的?”裴奕霖的声音低沉饱满。

    宋浅努力挣扎,耳垂边裴奕霖呼出的暖暖鼻息袭来,她的浑身像是涌过一抹电流,打了个激灵。

    裴奕霖加紧了手中的力气,“这么敏感哪!”

    这种感觉……

    宋浅眉头一拧,六年前,她也是这样愤怒得无能为力。

    酒店的供电设备从连接到开通最多不超过五分钟,宋浅计算着时间,如果她再挣脱不开,灯一亮她就会暴露。

    将心一横,宋浅的头向后偏,软软的唇瓣刷过裴奕霖的脸,柔声道:“传言裴总各方面都很厉害,今日一接触,果然名不虚传。”

    “各方面?”裴奕霖有兴致地绑过宋浅的小身板,“你要不要试试?”

    话音才落,唇和唇就对吻上了。

    这种感觉危险得微妙,宋浅被动地接受裴奕霖霸道的吻,咬紧牙关,不让他占去太多便宜。

    可与这个男人接吻,为什么会让她感觉头晕晕的呢?

    裴奕霖闭上眼睛,陶醉又温暖,好像宋浅就是只乖顺的羊,掀不起任何风浪。

    宋浅眼睛一眯,说迟时那时快,她的身体向前一顶,再迅速往后退,一溜烟,不要命的跑走。

    这时,灯忽然全部亮了起来。

    宋浅快速将眼镜收好,看见包间里有另一批人正在与保镖们打架。

    担心钱萌萌会被误伤,宋浅掏出随身携带的短刀,一路杀过去。

    钱萌萌躲闪着跑到走回来的裴奕霖身边,紧张兮兮的看向宋浅,担心妈咪受伤。

    眼看又多了几个人去杀裴奕霖,围在他身边的几名保镖都吃力地拦截,宋浅顾不上自己的安危,眼下救裴奕霖就是救钱萌萌。

    一刀砍向宋浅的手臂,她忍着痛,将离裴奕霖最近的三名杀手通通割喉。

    “留活口。”裴奕霖出声的同时,惬意又冷漠得站在原地,目光跟随宋浅的动作流转。

    宋浅在杀手群里奋力,余光注意到裴奕霖的打量,他唇角那一丝笑意玩味又奇怪,仿佛唇瓣一动,就又会将她丢进一个炼狱里去考验,更让她恼火的是,他威严又英俊,耍了谁仿佛是谁的荣幸。

    而柳璇,在这危难的关头,越是察觉到裴奕霖对宋潜这名保镖的兴趣。

    宋浅不得不接受眼下她是裴奕霖保镖的事实,而裴奕霖一个眼神,其余保镖竟全部都退开,只留宋浅单独对抗其余剩下的十来个杀手。

    宋浅真想爆粗口,才刚分心,两名杀手就毫不留情地向她下手。

    手臂受了伤,但宋浅出刀的速度一点儿也不慢。

    既然要留活口,就不能用刀封喉,但人一旦颈部动脉受到重击,就会造成大脑暂时缺氧而昏厥。

    宋浅找到突破口,面对要杀她的人,她也从来不会有半点儿心软。

    裴奕霖鹰厉的眼眸注视着宋浅的一举一动,剑眉锁上,思绪飞快的转动。

    康路不由暗暗点头,别墅每年都会新招一名保镖,各个都出类拔萃,而这个宋潜,身板虽小,但占据灵活的优势,训练有素,堪称最强。

    很快的,十来名杀手都昏迷躺在地上。

    钱萌萌抛开裴奕霖跑向宋浅,踮起脚尖想看妈咪的伤口,天真无邪的瞳眸里掩藏不住担忧。

    “痛吗?在流血呀。”钱萌萌嘟起小嘴。

    “我没事。”宋浅对钱萌萌温柔一笑。

    她这个做妈咪的,从来不会在女儿面前露出杀手冷漠的一面,今天,也是没有办法了。

    钱萌萌拉着宋浅在沙发上坐下,“用药呼呼就不疼了。”

    裴奕霖深邃的黑眸阴狠眯上,问宋浅:“之前在哪儿混?”

    宋浅最担心的问题还是来了。

    她刚刚完成了一项艰巨的任务,显露了不少真实水平,只怕裴奕霖已经对她起疑心了。

    一个不小心,宋浅担心自己还会连累红莲杀手雇佣中心里的人。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