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伴花 作品

第064章 小芸死了

    我愣了一下,龙云市第一医院?不就是我刚才逃出来的医院吗?那里能出什么案子?难道说这里面果然有什么蹊跷?

    我刚才在医院里的时候就觉得里面有什么诡异的,要不然我也不可能遇见那么多奇怪的事情。

    而且我从那么高的地方掉下来了,竟然没有警察看护我,准备录口供。整家医院里竟然一个人都没有,好像所有人都死光了一样,而且还有那么多恐怖的骷髅,真是让我不想再回忆了。

    这该不会又是鬼魂作祟吧?

    “那个就先交给局长负责,现在我要亲自负责这个案子,直到真相水落石出为止,否则其他案子我一律不接!”上官燕说的很坚决,让我觉得她对这件案子非常在乎。

    听了她这话,我很感动,她很显然是为了我才这么决绝的。

    她也使我变得更有勇气了,我很平静地对上官燕说:“把白布揭开吧!让我看看她是不是小芸。”

    上官燕点了点头,戴上了一副白手套之后,亲自走过去,蹲下,把白布慢慢揭开。

    我在心里一遍一遍告诉自己要勇敢面对,该面对的迟早是要面对的,逃避永远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

    随着白布慢慢揭开,我看到了一张极度扭曲狰狞的脸,我的心脏突然抽搐了一下。

    小芸……小芸果然死了。

    我本以为我会哭出来,可我一点眼泪都没有从眼眶里溢出,我的外表很冷静,但我的心脏都快要爆炸了。

    我小时候听说过很多人被淹死的事情,但是从来没想到溺水而死的人会这么恐怖,脸上的表情竟然如此吓人。

    虽然眼前是我挚爱着的小芸,但我还是觉得很害怕。那张脸让我只能分辨出她是小芸,但那并不是我认识的小芸,就像是被妖魔附体之后的样子。

    “阿永,你没事吧?”上官燕看到了我的样子之后,慢慢把白布盖上,走了过来。她不用问肯定就能从我的反应上猜测出死者的的确确就是小芸了。

    我苦笑了一下,用一种生无可恋的语气说道:“没错,那就是小芸。我也不知道结局为什么会是这样,我什么都不知道,更不能理解,小芸好端端的为什么就会变成这样。”

    悲痛欲绝的我最后也只是苦笑了一下而已,我不知道我此时到底是怎么样一种心情,只是觉得我的世界在这一刻全都轰然倒塌了,

    上官燕把手放在我的肩膀上,安慰道:“你相信我,事情绝对不会有这么简单,龙云市都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小芸的死绝对不是偶然。我一定会全力调查这件案子,把之前几件案子的线索全都串联起来,一定要理出一条思路来!”

    我很悲观地说道:“都到了这个时候,你还是想着破案,破案!破案真的有那么重要吗?小芸都已经死了,就算找到了凶手,小芸能起死回生吗?”

    上官燕严肃地看着我,凑在我的耳边,低声说道:“破案是警察的天职。无论凶手是人是鬼,我都会将凶手找出来,绳之以法!”

    她的声音虽然很低,但是每一个字都很有力量。我好像又看到了那个强大的上官燕。和之前抱着我哭的上官燕简直是判若两人。

    我知道即便我现在的心情很崩溃,但我也不能对上官燕发脾气,这件事情毕竟与她毫无关联。

    “上官警官,谢谢你这么及时把这件事情告诉我,谢谢你。现在我的任务结束了,帮你们确定了死者身份,我现在是不是可以走了?”

    上官燕直勾勾地盯着我看,似乎要说些什么,但最终还是点了点头,说道:“你可以走了。有什么事情我会及时通知你的。”

    说完,我扭头就走了。

    我实在是不忍心再多看小芸的尸体一眼,看不下去原本纯真开朗的小芸竟然会变成那个样子,竟然会有那么狰狞恐怖的面孔,我的内心实在是无法接受。

    当我走到车站的时候,天已经快亮了,赶早班车的人也不少,估计全都是上班一族。

    我站在拥挤的公交车里,心里很烦很乱。

    我该去哪里呢?

    回货运站?

    按照我刚才的想法,我肯定什么都不想,工作什么的都不去想了,找一个地方喝个大醉,然后痛哭一场。没有了小芸,我还真想不到谁还能继续陪着我。

    可是,现在我冷静了下来。我不应该就此堕落下去,我应该振作起来!

    我觉得如果小芸在天有灵,她肯定也不希望看到我为了她堕落的样子吧?

    我回去好好工作,好好生活,这样才能对得起小芸。

    但我坐车坐到一半的时候,我又想到昨天才应该是我工作的日子,就算我昨天请假了,今天我也不应该继续上班了。隔一天上一天,合同上就是这么写的。

    可我昨天并没有开货车,也不知道到底会出现什么不好的事情。

    这些也不是我应该考虑的事情了,我觉得我现在应该去出租屋看看。毕竟那是我给小芸租的房子,现在小芸出事了,我也要考虑一下是不是应该把房子给退了。

    而且现在我去那里看一看,说不定能找到一些小芸留下来的线索,看看小芸在出事之前到底遭遇了什么。

    我赶紧下车,重新找了一辆公交车,开始向着出租屋那边前进。

    到了地方之后,我先找到了房东,说不定房东能了解一些情况。

    房东是一个老太太,就住在出租屋的对面。

    我找到她的时候,她正在一边嗑瓜子,一边看电视,电视声音很大,震得电视都开始晃动,她看我进来了,就把电视给关了。

    我问她这两天小芸都在屋里吗?

    老太太说她耳朵不好使,让我大声点说话。

    结果我凑在她耳边抻着脖子喊了半天,她才听清楚我在说什么。

    她说:“我什么都不知道,我一天都在这屋子里待着。”

    我也觉得这老太太什么都不会知道,她的耳朵那么聋,就算小芸那屋爆炸了,估计她都听不见。

    我只好拿钥匙开了门,自己走进了出租屋。

    这屋子里和我上次来的时候没有什么不同,几乎是连动都没动。我走到了小芸的卧室,被子没有叠,睡衣也很凌乱地扔在床上,看样子,小芸应该是很匆忙地出去了。

    但我不知道小芸是在晚上出去的,还是在早上起床的时候匆忙出去的。这个时间要想推测出来,恐怕还要等警察局那边的尸检结果出来。

    经过这些天发生的事情,我都快把警察局那边的办案步骤烂熟于胸了。

    就在我四处看的时候,我突然看到了放在小芸床头柜上的口红。

    我只看了一眼,但整个人都不好了。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