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伴花 作品

第063章 尸体

    我不敢多想了,低下头迅速向前走,想要赶紧离开这个鬼地方。

    但是,事与愿违,无论我走的有多快,可我就是走不到头。

    无奈之下,我只好停下来,决定给上官燕拨一个电话,虽然我不指望她能来救我,但也要告诉她一声,我一时半会肯定是赶不过去了。

    但我刚拨通了电话,把手机放在耳边,我就感觉到脖子上有一股凉气吹来,吹的我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难道我身后有鬼?

    我额头上汗珠直冒,一时间不知所措了起来。

    突然,手机铃声戛然而止,电话不知道为什么竟然中断了。

    一般情况下肯定不会出现这样的现象,一定是我身后的鬼做的!

    这让我更坚信身后有鬼了。

    我连大气也不敢喘,深吸了一口气。我现在绝对不能回头,回头就会被勾走了魂魄,唯一的办法就是跑!

    我在心里默数了“三二一”,撒丫子就开始跑。一边跑,我还不忘道士给我的铜钱,咬破了手指抹在上面,希望可以辟邪。

    我跑得很快,走廊里只有我重重的脚步声和喘气声,也不知道身后的鬼走没走。反正我是感觉不到脖子上的凉气了。

    就这样,我跑了好久,才终于跑到了走廊的尽头。

    让我奇怪的是,我跑了这么久,竟然没有看到有楼梯,我记得这家医院明明有一座楼层很高的大楼才对呀!为什么这里连上下楼的地方都没有?

    现在,我的前面是一扇紧闭着的大门,这扇大门并不像是医院里的门,看样子应该是民国时期那种非常古老的大门。

    我犹豫了一下,又担心身后的鬼会追上来,就直接推开了门。

    门里还是一片漆黑,我刚走进去没几步,这大门就自己关上了,发出了“吱呀”一声,竟然让我想到了僵尸片里棺材盖子要打开的声音。

    我一边慢慢向里面走,一边在心里祈祷着不会遇见什么灵异的事情。

    就在这时,我的肩膀上突然放上了一个冰凉的东西,我本以为这是刚才的鬼追上了我,只要我不回头,他就不能奈我何。

    可谁知道,这东西竟然不仅仅放在我的肩膀上,没过多久,就开始慢慢伸向我的脖子,开始婆娑我的皮肤。

    被这东西一摸,我的汗毛孔都变大了不少。

    我感觉这东西不像是手,好像就是什么小铁器之类的东西,让我感觉不到是人类的皮肤在接触我的脖子。

    我真是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只好硬着头皮继续向前走,可我还没走几步,身上就好像被什么东西趴了上来。我现在是背着后面的东西向前走。

    我又走了几步,实在是受不了了,这样下去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是个头,不会让我背着后面这东西一直走下去吧?我咬了咬牙,伸手向后摸去。

    我才摸了一下,头皮就全都麻了。

    我身后的东西,分明就是一架骷髅!

    怪不得我觉得身后的东西不像是人,没有一种皮肤的感觉,原来身后这东西根本就没有皮肤!

    吓得我立刻把这骷髅从身上甩下来,开始向前狂奔。

    黑暗当中,什么也看不见。真的是一丝光亮都没有,我适应了半天,还是什么也看不见。

    这时,一道刺眼的蓝光突然照在了我的脸上,让我不得不闭上眼睛。

    我用手挡住强光,眯着眼睛,向前看去。

    看着看着,我的冷汗“刷”地一下流了下来。

    我的前面站着无数个骷髅,他们好像就是专门在这里等我一样,一步一步向我走来,每走一步,我都能听到他们骨架摩擦发出的声音。

    蓝色强光是从一个类似于投影仪的东西上照射出来的,这投影仪倒是没什么,只不过投影仪上面有一只拳头大小的眼珠子在瞪着我!

    这眼珠子布满血丝,就好像刚刚从人的眼眶里抠出来的一样。但这又不是人类的眼睛,人类的眼睛怎么会这么大呢?

    就在我发愣的时候,前面无数个骷髅已经贴到了我的身体上面,在我身上蹭来蹭去,发烂发臭的味道让我反胃。

    我也管不了太多了,我肯定是不能让这些恶心的骷髅再贴我这么近了,于是我又转身狂奔。

    眼看就要撞到之前打开的那扇古老的大门的时候,这扇大门突然间打开了,外面还是黑乎乎一片,也看不清到底是什么地方。但我可以肯定的是,那里绝对不是我刚刚走过来的医院走廊。

    我想都没想就冲了出去,现在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我这次刚刚跑出去,大门就紧闭了。

    好在那些骷髅没有跟着追出来,我松了一口气,向四周看去。

    这里分明就是医院的大门口嘛!

    而且我已经在医院最外面大门的外面了,我旁边就是值班室。一个看门老大爷看我在向医院里面看,估计还以为我是来偷东西的,就一脸严肃地走了出来,训斥道:“这大晚上你不在家好好睡觉来医院门口干什么?有病明天再来挂号!”

    我冲着老大爷傻笑道:“好嘞!我马上就走!”

    我立刻就转身走开了,也没去看老大爷异样的眼神,就算他把当成了精神病或者小偷我也不管了,因为我终于逃离出了这家诡异的医院,真是太不容易了。

    突然,我想起了小芸,刚才我已经耽误了不少时间,现在我必须要迅速赶到龙云湖才行,要不然上官燕就该等急了。

    我跑到公交车站看了看,现在已经是凌晨了,哪里还有什么公交车,距离早班车还有一个多小时呢!

    无奈之下,我只好跑过去了,估计以我的速度跑二十多分钟也能跑到了。

    可我刚跑了几步,才意识到我可是刚刚从重病监护室里出来的病人啊!刚才被骷髅追着跑的时候光顾着逃命了,就忽略了我的身体,现在才慢慢觉得浑身的骨头就像是裂开了一样,没跑一步都是撕心裂肺的疼痛。

    这时,上官燕给我打来了电话,第一句就问我在哪儿呢,说她刚才忘了现在没有公交车,我出行不便,她立刻就会开警车来接我,让我在原地等着。

    我这里距离龙云湖不远,开车就是十来分钟的事情,而且这个时候车少,可以开快一点。

    我蹲在马路牙子上等了一会儿,上官燕就开着警车来了,一脸严肃第让我上车,然后猛踩油门,大有女汉子的架势。

    一路上,我没和上官燕说几句话,心里想着的只有小芸。死者到底是不是小芸呢?

    我的心里隐隐有了不详的预感。

    万一小芸真的死了,凶手到底是谁?他为什么要杀小芸?我该怎么办?

    万一小芸没死,那这两天小芸为什么没有给我打电话?现在小芸又在哪儿?

    这一切的一切全都涌上了我的脑海,让我心里很乱很乱。

    “好了,到了,我们下车吧!”

    上官燕把车停在了龙云湖边,声音很低沉的对我说。

    我觉得我长这么大第一次变得这么懦弱,我实在是不敢下车,我想逃避,不想面对那个死尸。我怕,我真的很怕,我怕那个死尸真的就是小芸。

    上官燕似乎看出了我的犹豫,她拍了一下我的肩膀,说道:“阿永,你要坚强,这些事情无论怎样,都是你要面对的,对吗?”

    我点点头,不说话。

    “你很爱小芸,对吗?”

    我又点头。

    上官燕的声音突然变得严厉了起来:“那你就更应该勇敢去面对!生离死别,是人之常情!我爸在我十五岁的时候就永远的离开了我们。那个时候,我妈也生病了,我一边要照顾着重病的妈,一边要处理爸爸的丧事。我是怎么挺过来的?你想过没有?那个时候,我才十五岁呀!”

    我听完之后,沉默了。

    我知道上官燕的苦心,也知道我现在一定要坚强才行,去面对一切苦难。但我还是胆怯,身体在发抖,本来就重伤的身体加上我的胆怯,我连打开车门的力气都没有了。

    上官燕看了我半天,突然下车,走到了我这边,打开我的车门,一把拽我出去,怒吼道:“你给我走!”

    就这样,我被上官燕一路拽到了一块白布前面,周围的警官眼睁睁地看着我们,满脸的疑惑。

    “燕姐,刚才局长走了,说龙云市第一医院那里也出了件案子,必须要急着过去看看。”一名年轻的警官对上官燕说道。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