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伴花 作品

第061章 高空落体

    我看到这女人之后,吓得我差点儿没从一百多米的高空中直接掉下去。

    这也太恐怖了吧!

    这女人多半不是人,是鬼!

    要不然谁能站在那么高的地方,而且那五角星雕塑的顶端非常细,只能踮着脚尖踩上去,稍稍不稳就会掉下来。而这女鬼,平衡性这么好,估计就算是专业练杂技的,站在这么高的地方也肯定会害怕吧?

    这时,强风吹来,我腿一软,没站稳,差点儿一个筋斗从摩天轮上翻下去。

    幸好我手上抓得紧,身体只是向后仰了一下,并没有翻过去,我很快就把重心又找了回来,要不然我这条小命多半是废了。

    眼看下面密密麻麻的人越来越多,我坐的这个摩天轮也马上就要从顶点过去了,我鼓了口气,开始向上面爬。

    我从小长大的地方虽然不是农村,但也算是城乡结合部的地方,一直住的是平房,小时候没少爬上爬下,翻墙上树。所以我很快就爬到了摩天轮的屋顶上。

    摩天轮是移动的,而且很滑,我必须要加倍小心,要不然很容易就会掉下去。

    头一次站在这么高的地方,我的腿都不自觉地开始颤抖了,我根本控制不住。

    要想爬上那个最高的五角星雕塑上面,必须还要先爬上固定的转轴才行。因为摩天轮无时无刻不在运动,只有转轴是固定的。

    而这固定的转轴却很高,上面吊着一根根粗大的铁锁链,保证这一个一个小房间不断运转。

    我知道时间有限,再犹豫下去,这摩天轮就开始要走下坡路了,到时候我就算爬上了固定转轴上面,我所在的也是一个坡面,很容易滑下去。

    我非常紧张,手心出了好多的汗,但还是必须要抓紧时间。

    我双手紧紧抓住这根大铁链,开始一点一点向上爬。

    爬这个和上树不一样,大树的树干比较粗,而且会有很多粗大的树枝可以让我踩力。

    而这根铁锁链只能让我一点点向上挪,非常费力。

    最后花费了整整一分钟的时间,我才爬上了固定转轴上面。

    很悲催的是,我浪费时间太多了,我所在的位置已经位于向下的坡面了。

    我真后悔我没有提前几分钟就开始向上爬,那样也不至于像现在这么狼狈了。

    我担心自己会顺着坡面滑下去,只能趴在这个转轴上面,一点点向前爬。

    记得小时候我喜欢看成龙电影,每次看到成龙大哥爬上爬下的时候,我都觉得非常刺激。但现在我也开始在上百米的高空上爬上爬下的时候,我才意识到这有多么危险,让我感到深深的恐惧。

    而且我现在和成龙大哥不一样的是,他要来这么高的地方拍戏,为了保证安全,至少也应该吊上一根威亚吧?可我现在,连个屁都有,只要一不小心,命就没了。

    我花费了十多分钟的时间,终于爬到了最顶端,然后我又顺着五角星雕塑开始向上爬。

    好在这个雕塑并不是光滑的,外表颇有些粗糙,让我能像爬树一样快速向上爬去。

    我看到那个白衣女鬼还是像钉在了雕塑上面一样,纹丝不动,根本就不像是活人。

    我距离她越来越近了,心跳也越来越快,我真是紧张得连大气也不敢喘了。

    很快,我就爬到了五角星雕塑两边的位置,只要爬到最上面的那个角上,就能碰到站在上面的白衣女鬼了。

    这时候,我看到女鬼右手的无名指上,带着一枚散射着寒光的戒指。

    虽然我看得不是很清楚,但是我能判断出这就是遗像老头给我照片上的那枚戒指!

    看来那条未知号码发给我的短信还是很靠谱的。

    我继续向上爬,距离那女鬼越来越近了。

    女鬼的白衣飘飘,像一个僵尸一样,僵硬地站着,乌黑的长发遮住了一整张脸,让我看不清楚她到底长什么样子。但我能看到她的手非常苍白,就像是冰冻的尸体一样。由此可见,她的脸一定也像尸体一样苍白,还不如不看,省的害怕。

    眼看我马上就能摸到女鬼的脚了,我突然觉得这座雕塑发生了剧烈的震动,让我险些从上面掉下去,吓得我浑身都被冷汗湿透了。

    就在这时,我头顶的女鬼突然身子一斜,竟然掉了下来。

    一时间,我手足无措起来了,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眼看这女鬼就要从我的身旁径直掉下去,我几乎是想也没想,直接就伸出手抓住了女鬼的手。

    巧的是,我抓住她的那只手刚好是她的右手,也就是她戴着戒指的那只手。

    我刚一抓住她的手,我就觉得我的身体受到了巨大的牵引力,差点也跟着她掉了下去。

    幸好我四肢灵活,及时用双腿夹住了雕塑,才稳了下来。

    都到了这么紧急的时候,女鬼还是像僵尸一般,任何反应都没有。

    我抓着她的手,觉得她手很凉,冰冷的感觉从她的手上传到我的手上,然后又慢慢传到我的全身。

    我能明显感觉到她的手在我的手里慢慢下滑,也知道我的体力很快就会不支,我无法一直这样抓着她。

    但是,为了得到那枚戒指,我还是必须要抓着她,尽管我也不知道我这么一直抓着还能抓多久,这么一直抓着到底有什么意义。

    突然,一阵风吹来,这女鬼的头发被吹散了,我从上往下看到了她苍白如纸的脸,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这时,女鬼猛的抬起了头,用她青色的眼珠子看向我,诡异的笑了起来,嘴角流出了一行鲜血,紧接着,她开始七窍出血,脸上变得青一阵紫一阵,异常诡异。

    我额头上冷汗直冒,但还是紧紧抓住她,不让她掉下去。

    但她的身体好像一下子变沉了不少,不断的下坠。

    我咬牙坚持着,但没有坚持住,眼睁睁的看着她的手从我紧握的手掌里滑落下去,她的身体迅速开始坠落,在半空中翻了好几个筋斗。

    我突然感觉到我的手掌里握着什么东西,打开一看,竟然握着那枚戒指!

    大惊之下,我觉得我的双腿变得酥麻了起来,身子一软,竟然也从雕塑上掉了下去。

    这可是一百多米的高空啊!

    这么惊险刺激的情况下,我尽量让自己保持清醒,一边把戒指戴在自己的小拇指上,一边找好一个姿势,保证自己不会脑袋先落地。

    我觉得底下的消防车都来了,那个特别厚的充气垫子肯定也弄好了。只要我运气稍微好一些,掉下去的位置别偏离充气垫子太远,掉下去的姿势别太夸张,我的小命就可以保住。

    也就是有这种求生的意识,我才能把这次高空坠落当成一次体验,而不至于过度紧张。

    我发誓这种感觉比坐过山车要爽一百倍!

    我听见耳边有强风在“呼呼”刮着,眼前的景物飞速变化着,什么都看不清了,眼前模糊一片,甚至在强风的冲击下,我连眼睛也睁不开了,只能眯成一条缝,向下看去。

    我感觉我的心脏被什么东西强力挤压着,非常难受,好像马上就会窒息了。

    一开始的时候我还能保持神志清醒就看下面的建筑,可几秒钟过后,我的脑袋就“嗡”的一声,脑仁剧烈疼痛,紧接着一阵眩晕,什么意识都没有了。

    也不知道我到底昏睡了多久,我醒来的时候四周是一片雪白色的,然后我身体都钝化了许多,非常不灵活。我就像是刚打了一场架一样,浑身无比疲惫,根本用不上力气,只想这么静静地躺着。

    但我的意识还是唤醒了我,不能再继续昏睡下去了,要不然很容易误了大事。

    我努力睁开了眼睛,发现我正躺在医院的病床上,嘴上戴着一个吸氧面罩,头顶挂着吊瓶,手上被扎了一针,正在输液,浑身上下缠了好多圈绷带。

    这间屋子里只有我一个人,我透过门口玻璃,隐隐看到几个红色字迹,好像是写着“重病监护室”这几个字。

    看来我还没摔死,但是受伤不轻,要不然肯定不会把我放到重病监护室。

    我用力活动了一下自己的身体,虽然浑身上下每一节关节、都一块肌肉都像是生了锈一般,但还是可以听我的使唤,下地走路肯定是没问题。

    我又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时间,是凌晨四点,怪不得医院里这么冷清呢!

    可当我的目光瞥到了日期的时候,我大吃一惊,怎么会呢?距离我爬上摩天轮的那天,足足已经过去了两天!

    难道我已经昏迷了两天之久?

    这实在是不敢想象啊!

    要知道,周杰曾经说过,那辆货车必须要开着才行。现在我已经有一天没有开了,该不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吧?

    就在我刚要把手机放在枕边的时候,手机突然震了起来,这是上官燕在给我打电话。

    我二话没说,就给接了。

    “你在哪儿?”听她的声音,好像很着急的样子。

    我急忙说道:“我在医院呢!你有什么急事?”

    电话里传来了匪夷所思的声音:“你在医院干什么?”

    我现在也解释不清了,只好说道:“这就说来话长了,见面之后我详细告诉你。现在你快把你要找我说的事情说了。”

    上官燕刚才的语气本来是很着急的样子,可我让她说出来的时候,她却犹豫了,语气词发了一大堆,却一句完整的话都没说出来。

    我都急坏了,说道:“你哑巴了?到底什么事情?快说!”

    我现在刚刚意识到我说话的声音是这么有气无力,想要大声说话,但胸口闷了一口气,声音还是很小很虚弱。

    “你先别着急。”上官燕语调很凄凉地说道,“这是关于小芸的事情。你要控制好情绪我才能说。”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