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伴花 作品

第059章 神秘的戒指

    晚上回到货运站,周杰还没在,我发现周杰这两天都没有来过货运站。我真担心他出了什么事情。

    虽然我还不知道周杰到底是人是鬼,究竟有何目的,但他消失了这么多天,我还真是很担心他。

    于是我给他拨了个电话,但电话提示关机。

    我这就奇怪了,之前周杰不是说他手机二十四小时不关机吗?他不会遇见什么情况了吧?

    我虽然很担心周杰,但现在似乎也没什么好办法,我只有周杰的手机号,其他和周杰有关系的人的联系方式我一个都不知道。

    无奈之下,我只好先回屋睡觉了。到了晚上十一点五十,我收拾好了东西,就出发了。

    此时,货运站一片冷清,寒风袭来,让我感觉特别瘆人。周杰还是没有回来,办公室的门紧锁着。

    我觉得如果明天周杰还不回来的话,我有必要去找一趟领导了,要不然我工资都没人给开了。

    开车上路,我特别留心防洪口有没有那个小女孩,从我刚开始开这辆货车的时候,那个小女孩就总是三天两头出现在防洪口,虽然没有伤害我,但每次出现都会把我吓一跳。

    我现在最不想看见的就是那个小女孩了。

    当我开到林家店的时候,我看到一个黑影突然挡在了我的车前,吓得我赶紧踩了一脚刹车,还拉上了手刹。

    我真没想到我这么仔细的看路竟然还能有黑影冒出来,真是太不要命了!

    我盯着挡在我车前的那个黑影儿看了一会儿,才发现这个黑影儿就是在断头巷救过我两次的鬼。

    他幽幽地走到我货车的门前,打开车门,上车坐到了座椅上。他微微低着头,大帽子几乎把整个脑袋都给包了起来。

    我距离他这么近,但我竟然都看不见他的脸,只能看到黑乎乎的一片。

    “你怎么突然出现在这里了?”我主动问道。

    他依然用那种阴森的语调说道:“开车。”

    我不敢不听话,只好把车启动了起来,慢慢开着。

    “你是不是在找一枚戒指。”他突然开口问道。

    我愣了一下,他怎么知道我在找戒指?难道他也知道遗像老头?他这次专程来找我,不会就是为了戒指的事情吧?

    我知道我不能骗他,便点头道:“没错。”

    我本以为他会接着问我是谁让我找的,但他没有,他只是淡淡说道:“你知道这枚戒指有什么用处吗?”

    这个问题我还真没法回答,道士和我说过,他觉得这枚戒指会是解开阴间三大家族争斗的核心。但这仅仅是道士的猜测而已,我并不确切地知道戒指到底有什么用处。

    我摇头道:“我不清楚,你能告诉我吗?”

    他幽幽地说道:“我只能提醒你,这枚戒指非常重要。我劝你找到之后一定要先给我,不然的话,肯定会后患无穷。”

    我听完之后,犹豫了起来,我知道不能做到的事情最好不要轻易答应别人。这件事情我真的不知道应不应该答应他,我觉得按照先来后到的顺序,我理应把戒指交给遗像老头。但为了阴阳两界的安宁,这个问题我必须要慎重考虑。

    “你不用担心,我拿这枚戒指是不会做出伤天害理的事情的,这只是物归原主而已。”

    “物归原主?”我愣了一下,之前遗像老头不是说那枚戒指是他的吗?怎么现在听楚家人的意思,这枚戒指反倒是楚家的了?

    他冷笑道:“那你以为这戒指会是谁家的?你大概听说过林家店建筑工地下面埋着楚家的祖传之宝吧?”

    我说:“听说了。不是说好多人偷偷去挖宝贝,结果死的都很惨吗?”

    “其实底下根本就没有什么宝贝,真正的宝贝早就丢了。”

    他说的话和胖子之前告诉我的倒是很想,胖子的意思就是林家店下面有没有宝贝都已经不重要的了,重要的是大家都因为下面有宝贝。而楚家人现在更确切地告诉了我,宝贝早就丢了。

    现在就算是傻子也能想明白,楚家丢的宝贝就是那枚戒指了。

    我问道:“既然那是你们楚家的祖传之宝,为什么还不快点去把它给找回来呢?你们这么厉害都找不到,难道我就能找到吗?”

    他竟然点头了,“如果我们能找到,我们早就去找了。目前看来,阴阳两界当中,也就只有你能找得到了。”

    我倒吸了一口凉气,心中百般滋味,我知道无论什么时候只要成为了唯一的一个人,就绝对没什么好日子过了。

    “你能确保你得到了戒指之后不会做坏事?”我很郑重地问道。

    “我们阴间人也是从阳间过来的,我们又何尝不想过几天安静日子呢?只不过阴间的规矩和阳间不同,家族没有实力,就没有话语权,我们必须要自己强大起来,才能维护阴间的秩序。”

    我觉得他说的很有道理,不管他说的是真是假,最起码他能有这个想法,我说:“那好,我先答应你了。不过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我叫……”

    他突然说道:“我知道你叫陆浩永,我叫楚风。以后你要有事情找我的话,就拿着这把钥匙去北山路附近,很快就能找到断头巷了。然后用钥匙在墙壁上敲三下,我就会出现。”

    说完,他扔给我一把钥匙,这钥匙是灰色的,握在手里有一种冷冰冰的感觉。

    “对了,你们楚家现在是不是正在和王家发生争斗?”我很严肃地问道。

    楚风没有理我,突然把车门打开,跳了下去,然后车门紧紧关上了。

    要知道,现在我的货车可是在行驶当中啊!他竟然能如此轻松就跳了下去。而且他还能在我没有停车的情况下打开了车门,真是神奇。

    我没有再多想别的,直接就把货车一口气给开到了张村货运站,老李头这次并没有让我喝血一样的东西,而是像往常一样让我回屋睡觉。

    但我却不能像往常一样睡得安稳了,翻来覆去睡不着觉,脑袋不断涌出各种各样的事情,我总是觉得这个老李头和张村货运站非常诡异,这里面一定有无数不可告人的秘密。

    在床上躺了两个小时,最后老李头进来叫醒我,然后我就赶快离开了这个鬼地方。

    如果道士再不能快点解决这个货运站的事情,我觉得我再干下去就会疯了。

    回到南极路货运站,周杰还是不在,给道士打电话,道士说他正和胖子忙着呢!说等他忙完了再给我打过来。

    我又要给小芸打个电话,经过了上次那件事情,小芸肯定都吓坏了,我决定必须多抽出一些时间陪陪小芸才行。

    可就在我刚要拨通小芸电话的时候,我的手机突然一震,收到了一条短信。

    不会又是垃圾短息吧?

    因为很少有人会给我发短信,一般都是那些打广告的短信会三天两头发到我的手机上。

    但这次却被我猜错了,这竟然是一个未知号码给我发来的短信。

    难道是谁给我做的恶作剧?

    我打开短信一看,内容是这样的:今晚十二点,龙云市游乐园摩天轮顶端,取戒指。

    虽然短信很简短,但每一个字都让我心神一颤,读到最后,我握着手机的手都颤抖不已了,额头上冷汗直流。

    这到底是谁给我发来的短信?!

    我一下子就慌了,这么重要的事情,还是应该先给道士打一个电话,让道士分析一下,我自己肯定不能做决定。

    可就在我脑子里刚刚冒出这么一个想法的时候,手机又是一震,又发来了一条短信,还是刚才的未知号码,短信内容是:这件事情只能你一个人知道,不然你会死无葬身之地。

    这话让我觉得浑身发冷,给我发短信的人好像知道我心里所想一样,我刚冒出一个想法,他就立刻给我发来了短信。敌在暗,我在明,我甚至都不知道对方是谁,这无疑是一件特别恐怖的事情。

    而现在,我到底该不该听他的呢?我要是不把这件事情告诉道士,我会不会使事态的发展变得更糟糕呢?

    一想到这些复杂而又特别关键的问题,本来已经一夜未睡的我也睡不着了,变得异常烦躁起来。

    我给这个未知号码拨过去了一个电话,想要看看到底是哪儿来的东西这么装神弄鬼。结果电话那边告诉我这是空号。

    空号?

    对方到底是人是鬼?

    就算是鬼也不能这么随意的操控通讯设施吧?

    如果是人的话,会不会是他刚给我发完了短信,然后就把手机号给注销了呢?

    当然也不排除这种可能,但对方这么做的目的究竟是什么?这些我都不得而知。

    如果我不把这件事情告诉道士,自己去做出决定的话,我觉得我必须要按照短信所说的,去游乐园午夜场走一趟。如果真的能找到戒指的话,那最好不过。就算找不到,我也要看看对方到底为什么非要让我去那个地方。

    做出了决定之后,我给小芸拨过去了一个电话。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