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伴花 作品

第052章 开房

    我问道士:“我身上的阴阳骨到底有多大的用处?为什么他们都想要利用我呢?”

    道士笑道:“阴阳骨极其罕见,它的作用可大着呢!我之前给你说过一些它的能力,但这只是很少的一部分,其他的我暂时就不告诉你了,还有一些我也不清楚,只是从古籍上看到的记载而已。所以,你一定要凡事留心,指不定什么时候就会有人把你给骗了。”

    我觉得后背发凉,挠了挠头,说道:“你可别吓唬我,鬼本身就已经够恐怖的了,现在我再被鬼给算计了,那多恐怖啊!”

    道士没管我,继续说道:“我之前不是和你说过有关防洪口、林家店和东山矿的事情吗?这三个地方其实也都是三大家族的地盘。同时,也是龙云市阴气极重的地方。防洪口我给你说过了,那是王家的地盘,有很多被洪水淹死的人和无数惨死的饥民,这个地方估计是整个龙云市阴气最重的地方了。今天胖子就去那里调查了。”

    我担心道:“阴气那么重的地方胖子不会有危险吧?”

    “胖子自然有他的办法,我们不用担心。”道士话匣子好像一下全都打开了,他说道,“今天我也大老远过来了,就把林家店和东山矿的事情简单和你说一下吧!因为最近三大家族的争斗马上就要开始了,你晚上开车路过这三个地方的时候,说不定会有什么奇怪的事情发生,所以你一定要先做好心理准备啊!”

    我吓得冷汗直流,虽说道士一再强调这些鬼是不会伤害我的,但要是告诉我即将会遇见更多的鬼,我的内心一定是崩溃的。

    我颤颤巍巍地说道:“道长,你可千万别吓我啊!我要真遇见了这些鬼该怎么办啊?”

    道士云淡风轻地说道:“别担心,你只要安心开你的车就好了。就当做什么都没看见,什么也没发生。千万别参与,参与你就完了。现在我给你讲讲林家店,这是楚家的地盘。在战争年代,这里是兵家必争之地,千百年来,这里留下了无数战士的亡灵,久久不散,阴气非常重。前些年有地产商在这里盖了一片楼房,结果在建设途中,灵异事件频发,不少农民工都惨死建筑工地。没有人敢来了。最后这里只剩下了一片荒废的钢筋水泥。”

    我听的起了浑身的鸡皮疙瘩,我从小就在龙云市长大,也听家里老人讲过不少龙云市闹鬼的故事。可没想到这小小的龙云市里竟然还有这么多我没听说过的惨绝人寰的灵异事件,真是让我太惊讶了。

    我记得小时候,我们还总在林家店荒废的建筑工地上玩呢!每次我们回家晚了,家里大人都会成帮结伙地来这里找我们,回家就是一顿臭揍。后来我们就不敢去那里了。

    但是前两年我听说有两伙中学生在那里打群架,最后竟然都失踪了,无一例外,活不见人死不见尸,连省里的特警都出动了,最后也没有调查清楚,只能当成一件悬案了。现在想想,很有可能就是楚家的鬼在作祟。

    道士继续说道:“至于东山矿嘛!那就是庄家的地盘了,庄家是三大家族之中唯一一家既在阳间发达,又在阴间昌盛的家族了。他们在龙云市的产业很多,很多年前,东山矿就是一个特别繁荣的企业。只不过后来因为庄家人心肠太毒辣,为了拿一点政府的救济金,竟然将好几千煤矿工人的性命葬送在了深不见底的矿洞里。所以,这些死去工人的冤魂就长久地游荡在东山矿附近。没想到这些鬼到了阴间,还是在庄家人手底下干活,真是搞不明白他们怎么想的。”

    我挠了挠头,猜测道;“会不会是这样,庄家人让他们惨死矿洞之中,他们死后才得以成为厉鬼,驰骋阴间。所以他们才会感谢庄家人,在阴间也愿意为了庄家人效力。”

    道士笑道:“你小子这想象力是越来越发达了啊!其实我之前也有过这种想法。毕竟在阳间混得不好的人,在阴间很有可能就来了一个咸鱼大翻身。但是,你发没发现,庄家真的是非常厉害,竟然能够纵横阴阳两界。这说明他们一定有他们不为人知的秘密。”

    我也跟着笑道:“道长,你不用再说了,你之前不是告诉过我嘛!庄家人之所以能够纵横阴阳两界,正是因为他们有我开的这辆货车,只要我这货车还在开着,庄家人在阳间的事业就会越发辉煌。但我想不明白的是,既然庄家在阳间阴间都这么厉害,为什么庄家老爷还会被封印在鬼宅的遗像里呢?”

    道士解释道:“那就是他们庄家家族内部的事情了,这个我们还在调查当中,暂时还没有什么结果。不过,我们现在可以确定的是,这次阴间三大家族的争斗源起于庄家的挑拨。庄家想要在楚家和王家的鹬蚌相争中渔翁得利,他们才是最后的受益者。我觉得庄家老爷让你找的那枚戒指,就是化解这次三大家族争端的关键。”

    我点点头:“之前那个遗像老头说过,我和那枚戒指有缘,肯定会在不知不觉当中得到它。但一直到现在我还没有一点有价值的发现,不知道这枚戒指什么时候才会出现。”

    道士笑道:“我都不着急,你操什么心?你现在好好开你的货车就行,到时候问题的关键还会回到你的身上,回到货车的身上,你才是三大家族的核心,他们早晚会找到你的。”

    我吓得全身发软,可怜巴巴地看着道士,“你别说风凉话了,到时候你和胖子一定要保护我啊!”

    道士笑而不语,然后指了指躺在地上的上官燕,说道:“好了,我和你说了不少有关三大家族的事情了,你也该把这姑娘处理了。你也要好好保护她,楚家人放过了她,不代表另外两大家族就会放过她。”

    我看着在地上睡死过去的上官燕,对道士说道:“你也大老远赶来了,帮我背一会儿吧!我实在是背不动了。”

    道士没理我,站起来就走,“你小子自求多福吧!别到了最后让女人害了你。”

    我还没得及再说什么,道士早就走没影儿了。道士总是这样,来也匆匆,去也匆匆,不知道他从哪儿来的这么大精力。

    我把道士说的话想了想,觉得道士说的真有道理,要不是为了上官燕,我干嘛非要来断头巷冒这个险,还险些丧了命。现在我还要把这昏死过去的上官燕给想办法处理了。

    这大晚上的,空荡的马路上连辆车也没有,我肯定不能把她带回南极路货运站。这里距离小芸租房的地方倒是不太远,但是现在深更半夜,孤男寡女,难免会让小芸误会。

    想来想去,看来我也只能带着上官燕去开房了。

    我又把上官燕重新背在了背上,在大马路上走了十多分钟,就看到了一家连锁宾馆,匆匆忙忙走了进去。

    在前台拿房卡的时候,服务员一直斜着眼充满鄙夷地看我,好像把我当成了不正经的人。

    其实我在这深更半夜里背着一个女人也挺容易让人误会的,肯定有人会把我成诱拐妇女的人。

    好在服务员终于给我开了房,让我上楼去了。

    我把上官燕放在床上,看她一睡不醒的样子,我心中也很担心,既然断头巷里帮助我的黑衣人都给我承诺了,我也不能怀疑他,看看明天早晨上官燕到底能不能醒吧!

    我一整天没有睡觉,又背她走了一路,早就累的疲惫不堪了,一开始我还趴在床沿上睡觉,可后来我实在是太累了,不知怎么就爬上了床。

    等我早上起来的时候,我惊奇地发现我竟然和上官燕睡在了一起,身上还盖着被子。而上官燕依然安稳地睡在我的身边,一只手搭在了我的身上。

    我刚要下床,我的手机突然就响了起来,声音很大,也不知道上官燕醒没醒,我急忙拿起手机,一看是小芸,立刻就接了。

    我悄声说道:“喂,小芸,我这边有点儿事,等会儿我打给你啊!”

    我没等小芸说什么,就把电话挂了,生怕上官燕突然醒来,我两边都解释不清楚。

    这时候,我扭头看了一眼上官燕,吓得我肾上腺素差点儿从嗓子里呛出来。

    上官燕正瞪着大眼睛看着我,一脸匪夷所思的表情,看的我心里发毛,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了。此情此景,根本解释不清,好在我俩身上还穿着衣服,误会应该不会太深。

    “我为什么会在这里?你在干什么?”上官燕开口问道。

    我挠了挠头,尴尬道:“昨天晚上你昏倒在了路边,我找到你之后就只能把你背到这里来了。你放心,我什么都没干,我昨天晚上明明是趴在床沿上睡的,也不知道为什么早上起来我就睡到了床上。”

    上官燕没管别的,直接问道:“是你救了我?”

    我点点头。

    上官燕水汪汪的大眼睛里一下子就溢出了泪水,低声抽泣了起来。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