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伴花 作品

第050章 断头巷

    “喂!阿永,我出事儿了!”电话那头上官燕非常焦急地说道。

    我听完之后也有些心慌,怎么事情全都一股脑儿涌出来了?一会儿是小芸出事,一会儿又是上官燕出事,本来我的心就够乱了,现在又添了这么一件事。

    我说:“你慢慢说,别着急。”

    “阿永,我到北山路这边来办案子,结果天黑了,我就迷路了。我已经走了好几个小时都没走出去了,我给局里打电话,让他们派人来救我,结果他们没有办法定位我的位置,更找不到我。你说我该怎么办呀?我无计可施之下就想到了你,现在也只有你能救我了!”

    上官燕在电话那头既着急又伤心,都快哭出来了,我之前一直认为上官燕是一名非常坚强的警花,可没想到她这次也如此脆弱,可见这次她遇见的事情一定非常棘手。

    既然她这么相信我,我也肯定不能让她失望,我一边拿着手机,一边穿衣服,“你别着急,我马上就过去!”

    “你快来吧!”

    挂了电话,我在脑子里想象着北山路所在的位置,我想着想着,冷汗就从脸上流了下来,上次我在断头巷迷路的时候,公交车好像就停在了北山路的附近!

    我有些害怕了,道士上次说断头巷是三大家族之一楚家的地盘,让我多小心。现在我要是再去那个地方,能不能有上一次的好运还不知道呢!

    我犹豫了一下,决定还是必须要去的,冒险也要去。毕竟上官燕还在那里困着。现在这些遇见鬼的人都是因为我才导致了现在的情况,我必须要对她们负责任。

    我一边穿衣服,一边给道士打了个电话,电话那头的道士正在熟睡当中,接了电话就对我劈头盖脸一顿臭骂。

    “道长,你先别骂了,听我把话说完!”我急忙打断道士,迅速说道,“上官燕被困在断头巷走不出去了。你快叫上胖子一起去救她啊!我先过去看一看,你一定要快!”

    道士大声说道:“你小子是不是疯了啊?断头巷阴气那么重的地方你敢自己去?让我自己去我都怕,你小子是不是找死啊?”

    我有些生气地说道;“人家上官燕一个女的现在被困住了,已经好几个小时了,你快点来,你不来我就自己去了。”

    说完,我挂了电话,大半夜在马路上狂奔,好在跑了几分钟就在路上遇见一辆出租车,司机说他下班了,要回家睡觉了。

    我说我给你双倍的钱,一定要送我过去。司机是个暴脾气,说他要困死了,要命不要钱。

    我气急了,从路边拿起一块石头对着司机说,你不要钱,命也别要了!

    司机怕了,老老实实把我送到了北山路。

    下车之后我有点转向,找不到上次断头巷的位置了。

    现在深更半夜,黑灯瞎火的,路上很冷清,一个行人都没有,也没办法找人问路。估计就算现在有行人,他们也不知道断头巷的位置吧!

    没有办法之下,我只好在路边乱走,希望能找到一个突破口。这时,天上的乌云突然遮住了月亮,地面暗了很多,冷风一吹,让我感到特别阴森。

    这个时候,我兜里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是上官燕,我接通了电话。

    “阿永!你来没来呀?我怎么觉得身后一直有人跟着我呀?就像是影子一样,甩都甩不掉,我不敢回头去看他!”电话那边的上官燕情绪明显不稳定,可能是遇见什么恐怖的事情了。

    我安慰她说:“你别担心,我马上就到了,但是我在北山路,不知道怎么才能找到你。”

    “我记得我就在北山路车站附近的居民区办案,然后不知道为什么就迷路了,这里胡同很多,家家户户都黑着灯,敲门也不开。”上官燕都快哭出来了。

    突然我听到上官燕“啊”的一声,然后就是“哐当”的声音。

    我记得浑身冷汗直流,听这声音应该是上官燕遇见了什么恐怖的事情,然后把手机都给摔了。

    是什么恐怖的事情能把一个经历过严格训练的警察给吓成这个样子?我真是有些不敢相信了,甚至心里都有些害怕了。

    不过,我还是继续寻找着断头巷的入口。

    有时候真觉得挺奇怪的,在断头巷里,想出出不来,在外面想进又进不去。

    就在我恍惚间,我突然看到一个幽深望不见头的巷子,里面好像还有黑影在晃。

    这肯定就是断头巷没错了!

    我之前印象中的断头巷就是这个样子,虽然和我上次进来和出去时不是同一条路,但我也觉得差不了多少。

    于是,我二话不说就走了进去。

    我知道上官燕此时一定非常需要我,但我现在还不知道她在什么地方。我给她打电话,通了,但没人接。

    我焦急地在各条小巷间穿梭着,看到不少黑影飘来飘去,身后好像也有黑影跟着我,但是我一回头就什么都没有了。我总觉得有什么东西距离我越来越近了。

    我走着走着,突然觉得脖子上一凉,好像有什么东西趴在我脖子上在吹气。

    记得之前我和道士困在一片坟地当中的时候,就有鬼趴在我背上吹我脖子,道士告诉我,人身上有三盏灯,头顶一盏,双肩各一盏。如果本命灯被鬼吹灭了,命也就没了。

    看来我今天是又遇见鬼吹灯了,我努力镇定下来,拿出了道士给我的铜钱,咬破了手指,抹在了铜钱上。

    就在我的血刚刚接触到铜钱的时候,我突然觉得全身都温暖了许多,而身后的鬼好像也消失了。

    看来道士给我的铜钱还真是管用。但我还记得道士说过,这铜钱只能对付一般的小鬼,要是鬼魂聚集之地,铜钱的效果就很弱了。这么说来,这里阴气还不重,鬼魂还很少。

    现在有了铜钱的保护,围绕着我的黑影少了,很多黑影只敢远远地跟着我,不敢靠近。

    这时,我突然看到对面走来了一个身穿白衣的女子,双手捧着一根燃烧着的白蜡烛向我走来。

    一开始离得远,我没看清楚她的长相,现在我看出来了,她的脸像她白衣服一样白,毫无血色,面部僵冷,如行尸走肉一样向我走来。

    我头皮慢慢发麻了,腿走一步软一下,真想转身撒腿就跑,但如果我跑了,上官燕怎么办?

    我鼓了一口气,硬着头皮走了过去。

    谁知前面这不知是人是鬼的家伙面无表情地径直向我走来,躲都不躲。眼看就要撞上她了,我才侧了一下身,让他从我身边走了过去。

    看她终于走过去了,我松了一口气,继续向前走。

    可我刚一向前走,就发现事情远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简单,因为前面又有一个和刚才一模一样的女鬼以同样的姿势向我走来。

    这难道又是一种另类的鬼打墙?

    紧接着,我接二连三遇见了这样的女鬼,这条小巷好像也让我永远都无法走到尽头的样子。

    我转身要往回走,前面就是白衣女鬼的背影,我跟着她走了一会儿就发现事情还是不对,无论我怎么走,也还是走不出去啊!

    无论我正着走,还是反着走,都走不出去啊!

    而且我发现我的铜钱对女鬼已经毫无作用了,我把铜钱贴在她们背上,她们依旧自顾自地行走着,丝毫都不影响。

    最后,我急了,我对着迎面向我走来的女鬼就是一拳,谁知这一拳却穿过了女鬼的身体,如同打在了空气中一样。

    此时,我几乎零距离与女鬼的脸接触,我感觉我整个人都要被冰冻住了,实在是太可怕了!

    我吓得贴紧了墙壁,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口大口喘着粗气。

    现在别提去救上官燕了,我连自己都被困在了这里,本以为路上走的穿白衣服的会是女鬼,没想到连鬼都算不上,就是类似于幽灵般的东西而已。

    就在我手足无措的时候,我突然感觉到一只冰冷的手搭在了我的肩膀上。

    会是谁呢?

    不对!

    我身后靠着的是墙,哪儿来的手?!

    我急忙回头,发现我的肩膀上果然有一只乌黑色已经腐烂掉了的手!上面有很多蛆虫在爬来爬去,恶心至极!

    这只手是从墙壁里面伸出来的,但墙壁上看不出有任何破损,就像是变魔术一样,这只手从墙里面伸了出来。

    我看到这只手之后,吓得六神无主,但也知道不能让这只手总按在我的肩膀上,于是我急忙想站起来离开。

    可这时,我发现我浑身上下都挣脱不开了,不仅是我这半边肩膀,就连另半边肩膀上也有一只鬼手抓住了我的肩膀。

    我低头一看,膝盖也被鬼手抓住了,而这鬼手竟然是从地下伸出来的。

    我吓得心脏通通直跳,头皮都快炸开了,我难道要死在这里了吗?

    突然,我感觉脸上有什么软绵绵的东西在贴着我,我侧目一看,妈呀!我脸上什么时候多了这么一条恶心的长舌头!

    这条舌头是暗红色的,已经开始腐烂了,就像是蟾蜍的后背,长满了气泡,非常恶心。

    我一想到这么恶心的东西在舔我的脸,我就一阵反胃。但现在反胃我都已经不怕了,只希望这些东西不会伤害到我。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我感觉我的耳朵好像被什么东西咬住了,我用手向后面一摸,是一副坚硬的牙齿,力道越来越大,疼得我呲牙咧嘴,也没有办法反抗。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