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伴花 作品

第048章 选择

    这实在是太难以置信了吧!

    我有些懵了,小芸说的肯定没错,以她的性格,见到死人肯定会吓晕。可周杰说的似乎也没错,昨天晚上我的确是在货运站里看见了周杰,而且还说了几句话。

    但是小芸说周杰昨天晚上一直在家里,这就是问题解决的关键。

    周杰到底回没回家?

    或者说,回家的那个是不是真的周杰?

    这个问题我觉得我是想不明白了,之前我就觉得周杰很不对劲儿,上次小芸说周杰回家了,但是我却分明在货运站看到了周杰。

    这次也是这样,但和上次不一样的是,这次可是出了人命啊!

    上官燕看我思绪不定,试探地说道:“其实这件事情处理起来非常容易。”

    我急忙问道;“怎么处理?”

    上官燕说道:“在周杰的口供里,能给他做不在场证明的就只有你一个人而已。”

    其实我也想到了这个问题,犯罪嫌疑人到底是谁,就在于我的证明了。

    我肯定是必须要救小芸的,但我又的的确确看到昨天晚上周杰是在货运站里面待着的。

    一时间,我陷入了深深的纠结当中。

    这时候,小芸从审讯室里走出来了,她看到我,非常激动,一把就抱住了我。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儿,大家全都看着我俩,我真是有些不好意思了。

    我看到上官燕把头转了过去,故意不去看我和小芸拥抱的样子,但是我明显看到上官燕的脸色有些不好。

    我拍了拍小芸的后背,在她耳边说道:“小芸,你放心,我不会给周杰做不在场证明的,你是无辜的。”

    小芸红着眼睛问我:“昨天晚上周杰到底在没在客运站啊?”

    我不敢告诉小芸这世上其实是有鬼的事情,只好骗她说:“没看到,我一猜他就是回家去了。”

    小芸用力点了点头,说道:“周杰刚回家的时候,我就意识到情况不对,还以为他在工作上遇到了什么困难,就去问了问,想要安慰安慰他。没想到他不但不领情,还把我给骂了一顿,我非常生气,很早就回屋睡觉了。”

    上官燕这时候突然问道:“那你回屋之后,有没有听到周杰和他老婆吵架的声音?”

    小芸想了想,摇头道:“没有。不过我也不清楚他们到底有没有吵架,我把屋门都关好了,戴着耳机听歌才睡的觉。也许他们吵架了但我没有听到声音。”

    我对上官燕说:“现在赶紧去采集我的口供吧!有了我的口供,这里就没有小芸的事了吧?”

    上官燕想了想,说道:“如果你们要是亲属关系的话,可能供词不会生效。”

    我愣了一下,说道:“只是谈个恋爱,还算不上是亲属关系吧?赶紧去采集我的口供吧!我可不想在你们警察局多待一分一秒了。”

    上官燕明白我的意思,带着我走进了审讯室。特别碰巧的是,这次审讯我的三个人还是上次的三个人,他们看着我也是一副奇怪的面孔,好像很好奇我怎么三天两头有案子需要进警局来。

    虽然这次案子的主角不是我,但我比上次还要紧张。因为上次我知道我不是凶手,我只是被冤枉的而已,只要警察按照法律办事,我肯定就没事。

    可这次不一样,这次是小芸出了事情,而且这案子还非常诡异,多半也是鬼干的。

    审讯人员问了我几个问题,我全都保护小芸,指控周杰,说周杰昨天晚上并没有在货运站,他的脾气非常暴躁,还扬言要杀了他那个搞外遇的老婆。

    被我这么一说,我相信小芸就应该能被证明是无辜的了。

    果然,我和小芸在外面吃了个午饭之后,上官燕就给我打来了电话,说小芸暂时已经没有嫌疑了。但是,由于现场同样没有发现周杰的作案证据,周杰又一口否认,所以这案子也不能轻易判周杰就是杀人凶手,可能还会和上次我的案子一样,把周杰无罪释放了,然后再继续追查此案。

    我现在已经不在乎周杰是不是有罪了,只要小芸好,一切就都好了。

    小芸得知自己已经排除嫌疑了之后,非常开心,下午一起跟我聊了很多。然后我从她回到周杰家,她说她再也不想回周杰家住了。

    我非常理解小芸,就是我上次出了那么一档子事之后,我还不愿意回货运站睡呢!现在小芸的处境比我的处境还要复杂。因为那里不是她的家,而是周杰的家。

    周杰到底有没有杀了他老婆还不能确定,但小芸说周杰昨天晚上回家了,而周杰说他没回家,仅凭这一点矛盾,我就不信周杰会像以前那样对待小芸。

    所以,我决定还是暂时让小芸搬出来租房住吧!刚好我这个月的工资也快下来了,一万多块钱,光是吃喝肯定绰绰有余,租一间差不多的房子也没多少钱。

    于是,我上来帮小芸收拾好了行李,就开始到处找起了租房的地方。

    最后找了一个一千块钱一个月的房子,在市区附近,距离货运站也不远,我就让小芸暂时先住下。本来我也想跟着小芸一块租房住的。可我后来想起自己还答应道士一起处理好三大鬼家族的事情呢!要是我和小芸住在一起,和道士出去办事就会不方便,肯定还会把鬼的事情让小芸知道,容易把小芸吓到,这样就得不偿失了。

    安顿好小芸之后已经快晚上了,我们一起吃了个晚饭,我就回货运站了。

    刚到货运站,我就看到周杰的办公室亮着灯,周杰正坐在办公桌的前面,低着头不知道在干些什么。

    我吓得头皮都麻了,周杰不是被关押在警局了吗?怎么被放出来了?我看见的究竟是人是鬼?

    我急忙躲到一个角落里,给上官燕拨了个电话,问她周杰到底从警局出没出来。

    上官燕告诉我,今天下午的时候,警方由于证据不足,已经把周杰给无罪释放了。

    听完之后我才放下心来,原来周杰真的已经出来了,我就不用担心坐在办公室里的周杰是鬼了。

    本来我已经准备挂电话了,上官燕却突然很温柔地问我:“你那边情况怎么样了?”

    我愣了一下,问:“你指的是什么?”

    上官燕柔声说道:“就是你的情况呗!还能指什么?”

    我轻声笑道:“我能有什么情况啊!一切正常呗!”

    “哦!那就行。”上官燕停顿了一下,又说道,“那你照顾好自己啊!”

    我听到电话那头有很重的喘气声,似乎还有话要说,但是又不想说,正在做着心理斗争的样子。

    这时,我突然看到周杰从办公桌旁边站了起来,要出门来,我怕周杰发现我正在打电话,就急急忙忙把电话给挂了,迎着周杰走了过去。

    周杰了我之后,吓了一跳,摸着胸口说道:“你怎么走路也没个声音?吓死我了!这黑灯瞎火的,我当是谁呢!”

    我挠着头笑道:“杰哥,我也是刚回来。”

    我本来以为周杰知道我没有给他做不在场证明这件事之后,他会怪罪我,没想到他对我的态度竟然还不错,这让我不禁有些诧异了。

    周杰走过来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我本来要去库房拿几瓶酒喝,一个人喝点儿闷酒。正好,你来了,就陪哥哥我喝一杯吧!”

    我一想,我都回来了,肯定是没法走,只好硬着头皮跟在周杰身后去跟他到库房拿酒喝。我真的特别怕这是暴风雨前的宁静,怕周杰一会儿再对我展开报复。

    就这样,我们开始坐在桌前吃饭喝酒,周杰买了好几盘下酒菜,我们一边吃一边说,但说的都是生活琐事,聊了聊我之前的生活,他也告诉我他是怎么干到这一个位置的,诉说了很多职场的心酸。

    酒喝到一半的时候,周杰突然把酒杯重重磕到了桌子上,盯着我的眼睛看。

    我看他一脸严肃的样子,吓了我一哆嗦,有些担心地说道:“杰哥,聊得好好的,你怎么了?” 死亡货车:

    周杰苦笑了几下,认真地说道:“你是不是还在好奇为什么我不说你不为我做不在场证明的事情?”

    我一下子就愣住了,他是什么意思?难道终于要和我算账了吗?

    “杰哥,其实我这一切都是为了小芸,你别在意啊!小芸是一个弱女子,我很担心她,所以我这么做也是无可奈何。希望你能原谅我。”我也不好意思说什么,尽管我知道周杰这人有很多秘密,城府很深,但现在也不是揭穿他的时候。

    谁知周杰并没有怪我,而是很伤心很无奈地说道:“阿永,你这么做我不怪你,真的一点都不怪你。反而我觉得我对不起你,非常对不起你!”

    我听完之后彻底懵了,要是周杰骂我一顿,我倒是觉得很正常,但现在周杰不仅没有骂我,反而还说对不起我,这真是让我理不清思绪,难道周杰疯了不成?

    我好奇地问道:“杰哥,你这话怎么讲啊?明明是我对不起你,怎么现在成了你对不起我了呢?”

    周杰一边摇头,一边叹息道:“还不是我介绍给你的许芸!都是我害了你呀!”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