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伴花 作品

第047章 鲜血盛宴

    老李头冷冷说道:“你的手怎么抖了?浪费太多就不好了。”

    我觉得我全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这老李头不会想要了我的命吧?他到底想干什么?

    我不禁想到之前李老道和我说过,我身上有阴阳骨,鬼魂想保护我都来不及,是肯定不会害我的。但是,老李头究竟是人是鬼我到现在也不知道,他会不会害我呢?

    就在我犹豫的时候,我觉得我双手端着的碗突然向上一抬,直接放在了我的嘴边儿,我还没来得及做出什么反应,就觉得一股发咸发涩的液体涌进了我的嘴里,顺着我的喉咙开始往下流淌。

    我整个人似乎都被这一大口不知为何物的液体给带走了,我清晰地感觉到这股液体慢慢流淌进我的胃里,然后开始以胃部为中心,向全身游走。

    一种说不出道不明的感觉慢慢侵袭了我,我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已经不像是我的了,变得更加陌生了。不过,我身体的疲惫也瞬间消失不见,正如老李头所说的,我所有的难受都不见了。这碗液体就像是灵丹妙药一样。

    老李头看着我的样子,笑道:“要不是我帮了你一把,你到现在是不是也不肯喝下这碗宝贝?”

    我尴尬道:“李叔,这碗里的东西到底是什么呀?”

    老李头故作神秘地说道:“这我可就不能告诉你了,你只要记住李叔是绝对不会害你的就行了。好了,东西你也喝完了,好好休息去吧!”

    听了老李头这话,我悬着的心一下子就放了下来,终于让我走了!

    我站起来的时候才发现我的腿都软了,可见这老李头有多吓人了。

    回到了屋子,我躺在床上就开始睡觉。

    可我刚要睡着的时候,屋外突然传来了一声惨叫,吓得我立刻就坐了起来。

    怎么回事?是谁遇害了?

    我下意识里就想到是不是有人遇害了,可这货运站里现在只有我和老李头啊!刚才那声惨叫很明显不是老李头发出来的,像是一个小姑娘。

    我脑袋突然“轰”的一声,好像是炸开了一样,难不成刚才我喝的那碗血就是老李头从人的身上弄出来的?

    紧接着,我又听到了一阵接着一阵的痛苦惨叫声,不光有女的,还有男的,至少有几十个人之多。

    我想起刚才喝的那碗血,觉得胃里翻江倒海,马上就要吐了出来。

    我本想出去看看外面到底是什么情况,但我又想起来之前周杰曾告诉过我,只要进了张村货运站的屋子,就老老实实地睡觉,无论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情都不要出去看。

    但现在都已经是这种情况了,可能已经发生人命关天的大事了,难道我还要窝在这里睡大觉吗?就算我想睡也睡不着啊!

    我努力让自己保持镇定,冷静分析了一下现在的状况。刚才我明明看到老李头的屋子里只有他自己,那现在这么多惨叫的人都是从哪里冒出来的?我该不会是喝完了那碗东西之后出现了幻听吧?

    极有可能是这样的,我绝对不能出屋去看。因为周杰警告我的事情我不能违反。要不然肯定会后患无穷。

    之前就是因为没有听周杰的话,才遇上了不少的鬼魂,弄的我焦头烂额。

    更何况,就算外面真的有很多人被老李头杀了,他们与我也没有关系,我没必要为了他们而违反规定。而且,我出去之后也不一定能帮到他们。老李头既然能制住他们这么多人,就说明老李头深不可测,我出去之后肯定也白搭。

    难道这些惨叫声就是故意诱惑我出去的?想要害我?

    于是,我不再多想了,躺在床上,用被子蒙住脑袋,准备安心睡觉。

    可我发现屋子外面惨叫的声音变得越来越大,每一声惨叫都直击我心,让我不但没有睡着,心里还非常惊恐,总觉得有无数鬼魂正在围着我,黑暗中有无数双眼睛在盯着我。

    过了好久,我也没有睡着,反而变得更加疲惫了,想睡不能睡才最难受。

    我实在是受不了,下床穿好鞋,准备出去看看,我还真就不信邪了,我出去看一眼能怎么着?

    我大步流星地走到门口,手放在门把手上,心里却发虚了,开了门不会发生什么事情吧?

    我的心里起伏难安,最终我决定把门打开一点点,从门缝儿里去看看外面到底发生了什么,这样应该不算是出屋了吧!

    为了安全起见,我只把门缝儿打开了一点点,刚好能让我的一只眼睛看到外面。

    我慢慢弯腰,把眼睛凑过去看,可当我的眼睛看到外面的一片黑暗时,我突然觉得一阵恍惚,如同大脑缺氧一般,没有了知觉,昏睡了过去。

    等我睁开眼睛的时候,我看到老李头坐在我的床边,微笑着看我。

    他满是皱纹的脸在微笑着,那种皮笑肉不笑的感觉,总让我感觉危险即将来到,老李头要害我了。

    “阿永,你睡的好不好呀?”老李头问道。

    我用眼睛的余光看了看我周围的环境,这里还是我的房间,我也是躺在了我的床上,难道之前的一切全都是一场梦吗?

    我稀里糊涂地说道:“睡得还好吧!”

    “睡好了就起床吧!到点了。”老李头叫完我起床,就走出了屋子。

    我急忙穿好衣服、鞋子,走出了屋。

    刚走出屋子的一刹那,我能感觉到我的心脏都快从嗓子眼儿里跳出来了。

    我不知道院子里会是一种什么情况,会不会是一片血腥的场面,就像是我在昨天晚上猜想的那个样子。

    没想到我走出屋子一看,外面和之前一模一样,根本就没有什么惨死的人,甚至连一滴血也没有。

    我开车回去的路上,脑袋里一直在想着这个问题,是我喝完了那碗东西之后就出现幻听了吗?看来我必须要回去问一问道士了。

    八点左右的时候,车还没开到一]

    我们龙云市的警局不大,警力有限,上次我们货运站保洁大妈死了的时候,他们几乎出动了一半的警力,现在我来到警局,他们都认识我了。

    我在审讯室找到了小芸,她正在里面接受审讯,我不能进去,就在门口焦急地等待着。

    这时候,我看楼道里匆忙赶来了一个人,仔细一看,原来是上官燕。

    看到上官燕,我直截了当地问道:“这次又是怎么回事?小芸为什么也被你们给抓起来了?”

    上官燕看我挺生气,让我别着急,听她慢慢说。她歇了一口气之后,说:“我也是今天早上才赶回来的。你来之前我也没回来多久,刚才我去了解了一下情况。这个案子不是你想象中的那样,小芸只是录一下口供而已,不会有什么事情的。”

    我显然不相信事情会这么简单,之前小芸哭的那么伤心,一看这事情就不是她口中的样子,我说道:“你别骗我了。小芸之前已经和我说过了,我看你们是把她直接当成犯罪嫌疑人给抓起来了吧?”

    上官燕脸色微变,尴尬道:“事情是这样的,昨天晚上的时候,周杰的老婆惨死家中,我们对周杰和许芸进行了调查。周杰说他昨天晚上在货运站待了一晚上,而许芸说周杰昨天晚上回家了,早上她起床的时候就看到周杰和他老婆的卧室里一片血光,吓得整个人都慌了,然后跑下来让小区里的人帮忙报的警。”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