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伴花 作品

第041章 看不见的手

    这个小偷的脖子上有一片暗红色的淤血,仔细一看,是一双手掐住他脖子之后留下的痕迹。

    本来他也是自己掐住了自己的脖子,有一片淤血没有什么问题。可这个手印的位置似乎并不像是他自己的手印。

    而是有一个人从背后紧紧掐住了他的脖子,他自己才会用双手握住掐着他脖子的那双手,去挣扎,去反抗。

    这么一来,也就是说,他并不是自己把自己掐死的,而是被身后的人给掐死的。

    可身后的人到底是谁呢?

    我头皮开始慢慢变麻,整个人都不好了。

    这明明是一条死胡同,哪里来的人呢?

    就算是有人掐住了他的脖子,我也肯定能大概看到他身后那个人的轮廓啊!

    可事实是,我什么也没看到。

    不会是鬼干的吧?

    我脑袋里冒出这个想法的时候,我觉得全身冷汗直流,忍不住想要转身逃跑。

    但我还是冷静了下来,蹲在尸体的旁边,从他的衣服里翻出来了我的墨镜,然后迅速离开。

    站起来之后,我忍不住又看了一眼他的脸。

    那是一张极度恐惧,显得异常狰狞的面孔,面部肌肉全都扭曲了,好像在死前最后一秒看到了让他非常害怕的东西。

    冷风吹过,我突然觉得这里阴气很重,浑身都在发冷,我想也没想,直接扭头就跑。

    刚才跑过来的时候我只顾着追人了,一点儿也没记住路。

    现在这里路灯光线很暗,道路也曲曲折折,都是一些小巷,家家户户也都黑着灯,说不出的阴森感油然而生。

    为了能够找到出路,我放慢了脚步,仔细研究起了出去的路线,要是一头扎进去,随便跑,恐怕会在这几个巷子里绕上好几个圈子也走不出去。

    走着走着,我突然发现前面有一个黑影,看走路的样子应该是附近的居民。

    我急急忙忙追了上去,问道:“哥们儿!从这儿怎么能去公交车站啊?”

    前面的黑影不理我,只是自顾自地走着。

    我又说道:“我刚才在这些巷子里迷路了,我出去有急事,你能帮帮我吗?”

    前面那个黑影终于说话了,他头上扣着一个大黑帽子,好像是在故意遮掩着什么,他幽幽地说道:“那你跟着我吧!”

    “好!多谢啊!”

    我想走上去看看他长什么样子,毕竟人家要帮我,我总要记住他的长相吧!

    我向前加速走了几步,看到了他的侧脸,是一片黑色的。我继续向前走,想并排和他走。

    可这时,他突然开口道:“不要过来!你不能看到我的脸!”

    我愣了一下,难道他这人脸上有什么伤疤?不想让我看到?

    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怪癖,要说他这怪癖和我也没有什么直接关系,所以我就听了他的话,跟他后面,没有和他并排走。

    这一路上,他一句话都没和我说,只是慢慢地走,一点也不着急的样子。

    我在后面也只能慢慢走,我一直在背后观察着他。

    他个子很高,至少有一米九,比我高了足足一头。他一身都是黑色肥肥大大的衣服,看不出是什么牌子的,好像是长袍之类的衣服,反正很宽松。

    走了大概半个多小时,他终于带着我走到了一个新的胡同口。

    我认识这个地方,这就是我一开始追着小偷跑的时候第一个跑进的胡同口,现在终于回到了这个地方。

    “到地方了,你出去吧!”

    黑衣人说完之后就把脸面向了墙,故意用后脑勺对着我,不让我看他的脸。

    我知道好奇心害死猫,所以我也不去看他的脸,但我还是好奇道:“我能不能知道一下这个地方叫什么名字,实在是太绕了,我现在也记住到底是怎么走出来的。”

    黑衣人愣了一下,突然幽幽地问道:“你真的很想知道?”

    我点头道:“其实知不知道都行,就看你想不想告诉我了。”

    “我告不告诉你都无所谓,但我觉得你知道太多,对你不好。”

    我听完之后,整个人都不好了,之前道士不告诉我货车的秘密也是说我知道太多了就对我自己不好了,可为什么我却觉得我不能活在迷迷糊糊当中,什么都不知道。我必须要了解我现在的所有情况,哪怕这些情况真的不如乐观,我也想对自己负责任,而不是别人让我怎么样我就怎么样。

    所以,我坚定地说道:“那你还是告诉我吧!”

    黑衣人阴森地笑了几下,慢慢说道:“这里是断头巷,希望你以后不要再来了。”

    我充满了疑惑地问道:“这是为什么呀?”

    可黑衣人却并没有回答我,而是转身向回走去,走得很慢,就像是幽灵一般。

    断头巷?

    我觉得这名字透着一股鬼气,肯定不是什么好地方。

    我赶紧离开了这里,到公交车站去等车了。

    上车之后,我看了半天贴在车上的路线图,可研究了很久也没分析出来刚才那一站到底叫什么名字。

    于是我去找司机,问他刚才我上车那站叫什么名字。

    他看都没看我,脾气很不好地说道:“你自己都不知道你从哪一站上车的,我怎么会知道?”

    我觉得司机这话也有道理,于是又换了个问法,继续问道:“那你知道要去断头巷应该在哪一站下车吗?”

    “断头巷?”司机表情很夸张地重复了一边,然后大笑道,“你小子是不是小说看多了,我跑这路公交跑了十多年了,这条线路上大大小小的地方我都知道,可我从来都没听说过断头巷这么个地方。你确定你没有拿我寻开心?”

    我看司机的态度也很认真,既然他都没听说断头巷这个地方,就说明这个地方肯定很诡异,有很多不可告人的秘密。

    我一想到我刚才在那个地方逗留了这么久,心中就一阵发冷。

    好在现在是出来了,要是出不来,我指不定会遇见什么呢!说不定还会像那个小偷一样……

    我想到这里就不敢想了,掏出手机看了一眼时间,已经晚上十点钟了。

    看来我必须要快点赶去火车站了,必须提前找好位置才能以最快的速度接到道士的师弟。要不然去晚了,接站的人多,很容易弄错。

    不过,午夜戴墨镜的恐怕只有我一个人吧!这个估计不会弄错。

    我把墨镜从兜儿里拿出来看了看,突然发现了一个大问题。

    尼玛!这墨镜的镜腿儿怎么被弄坏了?!

    肯定是刚才小偷摔在地上的时候给压坏了,当时我拿出来的时候太紧张了,加上光线很暗,我就没仔细看,没想到竟然坏了。

    我皱着眉头看了看这副墨镜,心情很不爽,这副墨镜两条镜腿儿全都折了,这还让我怎么戴上呀!

    现在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到时候我可以把墨镜举在头顶,看看道士的师弟脑袋灵不灵光吧!他要是有点智商的话,估计就会找到我。

    终于,倒了三趟车,我终于在十一点半的时候赶到了火车站。

    半夜的火车站也是热闹非常,很多人打着地铺,光着膀子躺在地上睡觉。长椅上也挤满了人,没有位置可以坐了。

    我只好随便找了个墙角,跟小芸上网聊了会儿天。

    小芸说周杰今天晚上没回家,周杰他老婆今天晚上也有些神神叨叨的,说了好多奇奇怪怪的话,总说她活不长了,还嘱咐小芸一定要帮她完成三件事情。

    我一直就觉得周杰不是什么好人,现在他又把他老婆给整疯了,就让我对他更无好感了。而且小芸现在还寄住在他家,我总是很担心,怕她出了什么闪失。

    可现在我也不能公然和周杰对着干,毕竟我这份工作是他给的,我连第一个月工资还没拿到手,要是被请辞了,我真是太亏了。

    所以,对于这个问题,我一直很纠结。小芸给我诉苦的时候,我也只能一遍又一遍重复着说过好多遍的话让小芸冷静下来,别担心,好好睡觉,等我有钱了,一定带她出来租房住。

    我看和小芸聊得差不多了,马上就要十二点了,就让小芸早点休息,自己也把手机收起来,开始拿着墨镜去接站。

    这是一辆慢车,中途要经过三十多个站点,连续晚点两次,等到十二点三十四分的时候,火车才徐徐驶进站点。

    我看着一个接着一个的密密麻麻的人纷纷下车,我真后悔忘了问道士他师弟是多少号车厢的了。

    这辆车很长,一共有四十多节车厢,下来将近一万人,人挤人,我高高举着墨镜估计也没人能看见。

    就在我焦急张望的时候,身后突然有人拍了拍我的肩膀,我回头一看,身后站着一个精瘦的中年,长得有点儿仙风道骨的感觉,我估计他多半就是道士的师弟了。

    他看上去比道士要老,但是人瘦显老,可能实际年龄会比道士小吧!  [ 首发

    他指了指我手里的墨镜,问道:“是我师兄让你来接我的?”

    接头暗号没错!

    我点了点头,激动道:“我总算把你等来了!道长正在等你呢!他把地址告诉我了,让我接到你之后立刻就带你去。”

    师弟掏出手机看了一眼时间,微笑道:“不好意思,火车晚点,耽误了。地址在哪儿?让我看看。”

    我来之前听道士说了,他这师弟从小就是路痴,给他看地址也没用,所以我怕他看不懂闹笑话,也尴尬,就说道:“没关系,我直接带你去就行,我早就轻车熟路了。”

    说完,我拍了拍师弟的肩膀就要带着他走。

    可当我拍他肩膀的时候,我却有一种很异样的感觉。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