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伴花 作品

第038章 戒指

    抽屉似乎已经尘封很久了,我用了很大的力气也没有打开。

    “老爷子,你确定这个抽屉里真的有你说的照片?”

    我本以为遗像里的老头会像刚才一样和我说话,可没想到我等了半天也没人理我。

    我抬起头向上一看,用手机的光晃了一下。就看了一眼,我的脑袋都快炸开了。

    遗像里的老头竟然消失了!

    现在遗像上只是一片空白!

    我吓得全身发软,冷汗像蚯蚓一样在我的脸上流下来。

    遗像里的老头去哪儿了?

    我向四周看了看,和我刚才来的时候一样,那老头会去哪儿了?为什么会平白无故地在照片里消失呢?

    我不敢再多想别的了,越想越觉得瘆得慌,还是赶紧先把照片找到再说。

    我用出全身的力气把抽屉给拽开了,里面很单薄,没什么东西,只有一本很古老的书,还有就是那张照片了。

    我先拿起了照片看了看,真是伤脑筋,这是一张黑白照片,看不出戒指的颜色,看样子就是那种普普通通的戒指,虽然是民国时候的女式戒指,有些年头了,但随便找个古玩市场都能淘换来一大堆,根本就不具有特殊性啊!

    如果这真的是给女人戴的戒指的话,那我刚才的猜测可能就没有错,这枚戒指肯定是老头要送给她初恋情人的。要不然也不能这么在乎。

    我又随手翻开了那本古老的线装书,书是往右翻的,书页上面写着四个繁体字,阴阳笔记。虽然我没上过什么学,简体字都不认识多少,但我还是连蒙带猜地分析出了书的名字。

    至于书里的内容我就看不懂了,复杂的繁体字一大堆,还有不少类似于八卦的图。更重要的是,不少书页都烂了,还有很多地方都被耗子和虫子给啃了,这无疑在最大程度上影响了这本书的可读性。

    算了,一提到看书我就头疼,还是先拿回去再说吧!

    我把照片和书都塞进衣服里,刚要走,就隐约觉得有点儿不对劲,之前那个遗像老头只说让我把照片拿走,并没有提书的事情,我现在要是未经他的同意,把书给拿走了,是不是不好呀?

    算了,既然老头没让我拿别的东西,我就不乱动了。

    我总觉得这里的东西都有股阴森的鬼气,要是拿太多,早晚会被鬼缠上。

    我把照片收好,把那本《阴阳笔记》取出来放回到抽屉里,然后把抽屉完好地推回去。

    下楼的时候,我又回头看了遗像一眼,我发现照片还是一片空白。

    我皱了皱眉头,感到非常奇怪,觉得这个鬼宅越来越离奇了。

    此地不宜久留,我没敢多停留,匆匆忙忙从四楼下到了一楼。

    这次运气还不错,没有遇见死尸,很顺利就走出了鬼宅。

    货车也能轻松启动了,我就立刻把车开走了。我实在是不想在这种地方多停留一分一秒,能早走一秒就早走一秒。

    一路上,我心神不定,想想这两次来鬼宅的经历,心中多少有些忐忑。我担心我已经陷入了一个大的迷局当中,而我自己只是这一盘巨大迷局的棋子。

    我心中的疑惑越来越多,首先是货车的秘密。面具大叔和道士似乎都知道一些有关这辆货车的事情,但是他们并没有告诉我。面具大叔让我去问道士,而之前道士却说我知道太多不好。

    我觉得周杰和老李头肯定也知道货车的事情,但不知道他们牵扯到个人的利益还是别的,也肯定是不会轻易告诉我的。

    其次就是我命骨的事情了,面具大叔说我的命骨是阴阳骨,这可不可信?为什么道士没有告诉我呢?是他有意要瞒着我,然后利用我?道士的终极目的到底是什么?面具大叔到底又想要干什么?

    还有就是小女孩所说的想吃她的人到底是什么人,她是在骗我?还是真的身陷危险当中?

    最后,就是这鬼宅的秘密了。我已经莫名其妙进入这座鬼宅两次了。第一次的时候见到了极其恐怖的场面,直接把我给吓出来了,什么收获都没有。而第二天我也没见到太多恐怖的场面,还遇见了遗像里会动的老头,他让我去帮他找戒指,还说要给我好处,这到底是为了什么?我应该去帮他吗?

    早上回到南极路货运站的时候,我看到手机上有好几百个未接来电,吓了我一跳。虽然我这一天都有些心不在焉,但我手机的铃声很大呀!我不会听不见的。

    我还以为是小芸遇到了什么事情给我打来的,可我打开手机一看,没想到一个小芸的电话也没有,而是道士给我打来的几百个电话。

    这几百个电话从前几天就开始打,一直到今天。

    我脑袋“嗡”一声,整个人都懵了。

    这真的是我的手机吗?

    前几天我在警察局里蹲着,被警察监听了手机,期间我从没接到过道士给我打来的电话呀!还有,之前我给道士打电话,他都由于种种原因没有接听,可为什么我这里还会出现这么多未接来电?好像是在一瞬间显示出来的,之前一直被隐藏了。

    道士这么多天没有联系到我,而且中间我还出了这么多大事情,我估计道士都着急坏了,我也没再犹豫,直接就给道士打了回去。

    “你个臭小子!你这些天死哪儿去了!我给你打了好几百个电话你都不接!你是不是要气死我啊!”道士一上来就劈头盖脸一顿臭骂,让我有些措手不及。

    我只好把实际情况说了出来:“道长,你先别着急。前几天我给你打了好多个电话,你的手机不是关机、停机,就是正在通话中,或者不在服务区,我也联系不到你啊!”

    “放屁!老子手机全天开机,你怎么会联系不到我?”

    本来我对道士已经产生了很深的怀疑,现在被他劈头盖脸一顿臭骂,反而没有再怀疑他,而是想着自己应该怎么才能稳住他的情绪。

    “道长,你别生气了,可能是我的手机出了什么故障。但事情都已经过去了,抱怨也没什么用,还是先说重要的事情吧!”我听道士的语气就知道他有什么着急的事情。

    “你现在在哪儿?为什么我前两天去找你的时候,你们货运站都被警察给包围了?”

    我叹了口气,说道:“这就说来话长了,要不然我们出去说,正好我也有几件事情要问一下你。”

    道士同意了,我们约好了市里的一家饭店就挂了电话。

    我收拾好了,直接就出门等公交去了。

    出来的时候我特意去周杰的办公室看了一眼,里面没有人。

    自从货运站出了这么一桩事情之后,本来就很冷清的货运站,现在变得更冷清了。周杰几乎已经不值夜班了,白天也很少来。其他的保洁大妈也辞职了不少,只剩下寥寥几个,还很少露面,见到我几乎不说话。我估计她们也把我当成杀人凶手了。

    我不怪她们,毕竟保洁大妈是死在了我的屋子里,而且床单上还用血写着我的名字。防人之心不可无嘛!她们躲着我走也很正常。

    在饭店等了一会儿,道士就出现了,这大夏天的,他竟然穿着高领的衣服,还戴着一副墨镜,神神叨叨地坐在了我的对面。

    “道长,你怎么了?颈椎受风了?”我很好奇地指了指他的脖子。

    道士摘下墨镜,没有回答我,反而问道:“你快点把货运站为什么被警察包围了事情告诉我。”

    我一听就来气了,你一直利用我,现在口气还这么冲,我欠你的吗?

    我冷冷地看着道士,低声说道:“你知不知道每个人都有一节命骨?”

    道士愣了一下,立刻变得严肃了起来,“你是听谁说的?” 死亡货车:

    我当然不能让他反客为主,便直截了当地说道:“你别管谁说的了,你就直说了吧!你是不是在利用我?”

    道士直勾勾地看着我:“你是不是听见谁说什么了?小子我可告诉你,现在事情已经发展到了这个局面,如果你我不能齐心协力,恐怕我们就要遇见大麻烦了,到时候我们谁都过不好。而你现在还在怀疑我!真是让我太失望了。”

    “我不是怀疑你,只是想让你亲口告诉我,货车到底有什么秘密!你要是再不说的话,我就绝对不会再相信你了!”我把话说死了,因为我知道我今天所遇到的一切,全都与那辆货车有关系。只要我清楚了货车的秘密,也许一切谜团就全都能解开了。

    道士沉默了很久,最后慢慢说道:“如果你真的想听的话,我可以告诉你,但是现在还不行。因为现在非常危险,你必须要帮我去做一件事情。”

    我彻底怒了,差点儿把桌子给掀了,我指着道士的鼻子骂道:“你个狗道士,你从头到尾就是在利用我!都到现在了,你的阴谋诡计已经败露,你还想再利用我帮你做最后一件事!你还真以为我傻呀!我就这么说吧!如果你现在不把货车的秘密原原本本地告诉我,我就打折你的腿!”

    我的声音很大,饭店里的人都听到了,全都不怀好意地看向我。我恶狠狠地瞪了他们一眼,他们就又把头转过去,不再看我了。

    道士长叹了一口气,把手放在衣领上,把衣领慢慢向下拉。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