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伴花 作品

第037章 会动的遗像

    开车的时候,我心里一直思考着周杰给我这条项链到底是为什么。如果这个周杰是鬼,那这条项链一定别有用意。可如果这个周杰是真的,而一直在家里和小芸在一起的周杰是假的呢?

    想着想着,我突然发现车开到了一条让我感到既陌生又熟悉的路上。

    我急忙降低车速,仔细观察着周围的环境。

    我猛地拍了一下脑门,突然想起来这条路究竟是哪一条路了。

    这分明就是上次我把车停在路边去方便,然后遇见鬼,一口气跑到了鬼宅的那条路!

    难道我今天还会莫名其妙地去了鬼宅?

    我一想起上次在鬼宅遇见的那两具尸体,我的额头上就有冷汗流下。如果再让我走一次,我绝对连推开鬼宅大门的勇气都没有了。

    谁知道越怕什么就越来什么,我的货车竟然顺着这条路一直开到了鬼宅的门口。

    不是我想来,而是我根本就控制不了这辆货车了,方向盘已经不听我的使唤了,想下车都下不去,只好随着这辆货车一直再次来到了鬼宅。

    货车停下之后,我试着启动,却发现根本就无用功,车钥匙都差点儿让我给拧折了。

    难道我必须要像上次一样,再进一次鬼宅,然后出来,货车就能启动了?

    我怀着这样的心态再次推开了鬼宅的大门。

    就在门完全敞开的瞬间,我的心跳已经快到了极致,心脏都快从嗓子眼儿里跳出来了。上次我就是从楼梯上掉下来的之后,看到了地板上高度腐烂的尸体,和一个被吊死的孩子,才把我吓得魂飞魄散,直接跑了出去。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现在我比第一次推开这两扇门的时候还要紧张很多倍。

    可就在大门完全敞开,我足以看到屋子里面情况的时候,我悬着的心一下子就放了下来。

    现在的屋子里什么都没有,别说是尸体了,就连一点恐怖的东西都没有,就像是电视机里面的寻常宅邸。

    我还清晰地记得我第一次进入鬼宅的时候好像也是这样的,只不过是从楼梯上掉下来的时候才遇见的死尸。

    不会是要历史重演吧?

    这时候,我的耳边突然传来了阴森可怖的声音:“小伙子,上楼来!”

    这声音和我上次来听到的声音几乎是一样的。

    我没再犹豫,直接上楼,现在想回去也回不去了,大门又重新紧闭了,我踹门也踹不开。

    但当我踏上楼梯的时候,还是忍不住颤抖了起来。

    楼梯就是我上次登上的楼梯,就连我砸烂的部分还和上次一样。

    每走一步,楼梯上就传来一阵“吱呀”的声音,我必须要加倍小心才行,要不然肯定会像上次一样掉下去。

    真正让我担心害怕的并不是这年久失修的破旧楼梯,而是上面的灵堂!

    我从小到大只有寥寥几次见到过灵堂,每一次都会吓得够呛,我总是会幻想着遗像里的那个人会突然跳出来。也不知道是巧合还是什么,我每次看遗像的时候,我总觉得遗像里的人正在看着我,就连角度都一样。

    所以,我会尽量少去接触灵堂,一看就害怕。

    这也是为什么我上次看了一眼灵堂就从楼上掉下来的原因。

    再次爬上了四楼,我大气都不敢出,颤颤巍巍地走完了最后一节楼梯。

    灵堂再次出现在我的眼前。

    四周黑色的帷布,让本来就很黑的环境变得更加阴暗了。我把手机的灯光调到最亮,勉强看着这灵堂的陈设。

    “小伙子,我就在你的前面……你这次可不能再跑了……”

    这个声音有些苍老,但比我在一楼的时候清晰了许多,而且在这狭小的空间里飘飘荡荡,不断从各个地方传来。

    在我的前面?

    我的正前方挂着一张和人脑袋差不多大的遗像,死者是一个老头,长得很清瘦,头发花白,眼睛虽小,但炯炯有神,胡须紧贴着上嘴唇,显得很矍铄。

    难道刚才是这遗像在叫我?

    遗像会说话,我想都不敢想。以前我看见遗像的时候,最多也是幻想着遗像在看着我,但是从来没幻想过遗像能和我对话。

    我蹑手蹑脚地向前走了几步,来到了桌子前。

    桌子上摆的贡品早就没了,只剩下几个白瓷盘子,估计里面的水果和点心早就被虫子给吃完了。

    唯一保存完好的就是四根白蜡烛了,我本想点燃一根照明,因为我的手机电量已经不足了。但是我一摸兜才想起来我的打火机让那个嘴里叼根烟的鬼给扔了。

    “小伙子,不要动我的东西!”

    耳边突然响起了这么一个声音,吓得我后背一凉,赶紧扔掉了手里的蜡烛。

    难道这声音真的是遗像上的老头发出来的?

    我无意间在遗像上瞟了一眼,发现刚才这个老头的嘴型和刚才好像不太一样了。现在这个老头似乎是在对我微笑?!

    我向后退了几步,仔细盯着眼前的遗像。我长这么大,还从没见过照片里的人会动呢!难道这是我的幻觉?

    “小伙子!你总盯着我看干什么?”

    这次我看清楚了,照片里老头的嘴在动!

    我吓得说不出来话了,长这么大,这还是我第一次见到照片里的人会说话,而且还是遗像,是死去的人在说话。

    我越想越害怕,最后壮着胆子,结结巴巴地说道:“你……你是什么……什么?”

    遗像上的脸又开始动了起来,“小伙子,你别害怕。我是不会伤害你的。”

    我从小就知道鬼话是不能信的,我颤颤巍巍地说道:“我怎么能相信你?”

    老头略带伤感地说道:“这你倒是不用担心,我就是想要害你,也没那个本事呀!我的灵魂被封印在了这个遗像当中已经上百年了,只能跟你说几句话,让你看看我的脸,其余的就什么都做不了了。”

    我不禁好奇道:“那你都死了那么多年,为什么还没投胎转世呢?还有,你为什么非要把我给叫过来呢?”

    老头突然严肃了起来:“这就不是你该操心的事情了。我等了这么多年,终于把你给等到了。”

    我愣住了,他为什么要等我?难不成是因为我身上的阴阳骨?还是说他是我哪个有钱的远房亲戚?我经常听到有些富商大贾死去之后,会给败家的后代托梦,告诫他们要光宗耀祖。我今天不会也遇见了这种事情吧?

    “你之前认识我吗?为什么非要等我呢?”我看这老头的确不像是能伤害到我的样子,而且看上去还不算坏,我就直截了当地问道。

    老头花白的胡子向上翘了一下,“我的意思是我在这里待了这么多年,只想等一个人出现,但是这里一直都没有人来。好在今天遇见了你,也不算太晚。”

    听完这话,我更加摸不着头脑了,问:“老爷子,你等人要干什么呀?还有,这座古宅我以前从来都没有听说过,更没见过,一百年前它是建在哪儿的?”

    老头吃惊道:“你说什么?你从没看到过这座宅子?怪不得这么多年都没有人进来啊!原来这座古宅也被他给封印了!他也太心狠了!”

    “他?他是谁呀?”

    “这你别管,既然今天让我遇到了你,你就必须要帮我办一件事。”老头的面容变得更加精神焕发了,好像是一个等待了许久的机会终于来临了,“小伙子,你需要帮我找到一枚戒指。”

    “你都死这么多年了,要戒指干什么?难道是你生前有心事未了吗?”我挠了挠头,半开玩笑地说道,“不会是定亲戒指吧?”

    老头缓缓说道:“这枚戒指对我来说非常重要,所以才让我憋了一口气,在灵魂被封印的情况下,苦苦等待了几十年,才在今天等到了你啊!” http://

    我嘻嘻笑道:“既然这枚戒指对你来说这么重要,我就更不能轻易帮你找了。你说说,我要是帮了你这个忙,你能给我什么好处?”

    老头淡淡说道:“你放心,事成之后,我是绝对不会亏待你的。因为我现在已经很久没有见到外面的世界了,我也不知道能给你什么好处。所以还是等你找到戒指之后再说吧!我肯定是不会骗你的,你看我都这一把老骨头了,骗你也没什么意思,对吧?”

    要说我混社会也有一段时间了,早就过了听什么信什么的年纪了。所以我对这老头的话一个字都不信。

    但我看老头对这枚戒指很重视,就说明这枚戒指肯定意义重大。于是,我决定先把这事答应下来,等找到了戒指,给不给他还要两说。

    我装作相信了他,点头道:“好吧!我答应帮你。你先说说那是一个怎样的戒指吧!我要去哪里才能找到它?大海捞针也要有个大概方向吧!”

    “这枚戒指具体在哪儿我也不清楚,但我隐隐觉得你和这枚戒指有冥冥之中的缘分,你总会在不经意间找到它的,只要你留心就好。我骨灰盒下面压着一张这枚戒指的照片,你可以拿走。”

    摆在桌子上的骨灰盒上落满了灰尘,像是一个小棺材一样,让我不寒而栗。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