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伴花 作品

第036章 监视

    我从上官燕复杂的表情当中能看得出她也陷入了很深的迷茫当中,我相信她肯定从来没有遇见过这种案子。

    现在连我也只是能肯定保洁大妈的死不仅仅是人有关,一定也和鬼有关。

    “你对此有什么要说的吗?”上官燕冷冰冰地看着我,似乎早已认准我就是凶手了。

    我淡淡说道:“屋子的确是我的屋子,但我并不知道里面为什么没有我的指纹和dna。不过,我唯一肯定的就是人不是我杀的。我希望你们能够把精力向其他嫌疑人身上转移,不要总是盯着我。”

    上官燕的表情变得更加严肃了,“你还别高兴的太早。你以为我们没有你杀人的证据就不能把你怎么样了吗?目前这还只是暂时的尸检结果,所有证据我们都已收集好递交给上级了,相信更高级别的法医会对此做出更精准的检查。三个月之后,我们再来看看你是否有罪吧!”

    我着急地问道:“难道你们还要让我在拘留所里待上三个月?你们能不能长点儿脑子呀!”

    “你骂谁呢!”上官燕身边的男警察气冲冲地站了起来,很不客气地说道。

    我就看不起这样总给警花和上级献殷勤的人,我指着他,说道:“你给我坐下!抻脖子瞪眼吓唬谁呢?告诉你们,我有人身自由权,你们可以拘留我三天,但要是拘留我三个月,恐怕法院都不会同意!”

    “你说的没错,我们现在是无权逮捕你。但是我希望你能够想明白,天网恢恢,疏而不漏。老天是不会放过一个有罪的人的!”

    上官燕的手重重拍在了桌子上,气得脸都青了。

    过了许久,她才用手抹了一把脸,说了一句:“好了,你签字之后就可以走了。”

    她似乎都不想多看我一眼,说完之后扭头就走了。最后还是她身边的男警察递给我一份文件,让我在最底下一行签上字之后,就放我走了。

    出来第一件事就是去找小芸,我把小芸约了出来,在一家饭店吃饭。

    我实在是不想去周杰家找小芸,我现在看到周杰就头疼。一来是不知道他到底是人是鬼,是想帮我还是想害我,我总觉得他图谋不轨。二来是不知道该和他说些什么,我一看见他就会想到保洁大妈惨死的那个夜晚,和他坐一会儿我都会觉得心累。

    小芸看见我被警察放出来了,比我都高兴,非要大吃一顿庆祝一下。

    小芸高兴我就高兴,我们聊了很多,从人生理想聊到衣食住行,一直到下午我才送她回去。

    我看着小芸上楼了,刚转身要走,兜儿里的手机就响了,我还以为是小芸有什么事情忘了,没想到竟然是周杰给我打来的电话。

    我犹豫了一下,知道周杰一定是看到小芸回去了,才给我打的电话,这个时候我要是不接他电话,未免也太假了。

    “阿永啊!小芸都回来了,你怎么不上来坐坐?”

    我尴尬道:“时候不早了,我还是赶紧回货运站吧!”

    “货车已经有两天没人开了,我也没专门找司机去开,你现在也回来了,就连续加几天班吧!怎么样?”周杰很客气地商量道。

    原来就是这件事情啊!我还以为是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呢!

    反正我的精力还算不错,以前开夜车的活儿也不少,连续开几天都不成问题,所以我很轻松就答应下来了。毕竟我这些天也的确是没有工作,耽误了货运站的运营。

    挂电话之前,周杰又嘱咐我:“你以前住的那间屋子已经被警察给封了,以后你就住隔壁吧!晚上我不在货运站,钥匙就插在锁上,你自己打开就行了。还有,晚上要注意安全。”

    看来周杰也是怕了,晚上不敢在货运站值班了。

    虽说我现在的胆子比以前大多了,可现在货运站刚死了人,而且死的那么惨,已经给我留下心理阴影了。这个时候让我自己回去住,我心里还是有些抵触的。

    但是我这份工作就是这样,眼看就要到月底了,要是想拿高薪工资,不受点罪怎么能行呢!

    回到货运站的时候,我总觉得一路上总有一双眼睛在我背后盯着我看,但我回头看的时候,身后却什么也没有。

    眼看天色越来越暗了,我真担心这里冒出来鬼魂,就赶紧找到周杰重新分配给我的屋子,用钥匙打开锁,紧忙走进去了。

    我在这屋子里大概看了看,和我之前房间的格局几乎是一样的,就连床也是一样的。躺在床上,我脑海里总是会莫名其妙地浮现出保洁大妈凄惨死去的样子。

    我总觉得我躺着的床单上有血,总是在恍惚间感觉屋顶上悬着一颗鲜血淋漓的人头,但我仔细看的时候,又变得什么都没有了。

    就在这种情况下,我还是睡着了。

    闹钟响起的时候,我百般不情愿地关了闹钟,又睡了几分钟才起床。

    以前发车的时候,周杰都会来送我一程,今天晚上周杰没来值班,就只能我自己想着时间了,要是睡过去了,误了时间,这损失真的就要全算在我头上了。

    就在我穿好衣服和鞋,准备出发的时候,门外突然传来了一阵敲门声。

    我吓得打了一个哆嗦,几乎是脱口而出地问道:“谁啊?”

    “哦!阿永,是我。”

    我听出来这是周杰的声音了。

    但周杰之前不是和我说今天晚上不值班了吗?

    那门外的人又是谁?

    我急忙拿起手机给小芸发了一条短信:小芸,杰哥和嫂子今天晚上还好吗?又吵架没?

    “阿永,怎么不给我开门呀?”门外的周杰似乎已经等不及了。

    我找了个借口,说道:“不好意思啊!杰哥,我刚睡醒,等我先穿衣服。”

    话音刚落,小芸就给我回过来了短信:挺好的呀!我们三个刚才一起看完电影回来,他们两个已经睡觉了。我刷刷微博,一会儿也要睡了。你晚上开车小心点啊!

    我拿着手机的手不受控制地颤抖了起来,门外的周杰果然还是假的!

    那他为什么和周杰长得一模一样?难道他是鬼不成?

    “你衣服还没穿完吗?还是说你正在干一些见不得人的事情?”周杰在门外笑了起来。

    我也不知道怎的,听了他的笑声,让我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我拿起手机,急忙给道士拨了一个电话。

    也别管道士是要帮我还是要利用我了,目前为止,我也只有道士这一根救命稻草了。

    之前我给道士打了好几个电话,关机、停机、正在通话中这些情况全都出现了。可现在我给道士打电话,电话里竟然说“您呼叫的用户不在服务区”。

    我整个人都不好了,道士到底去哪儿了?

    “阿永,你要是再不开门,我就撞门了。我还真不相信你是在穿衣服,你告诉我实话,你是不是在撸?”

    鬼也会开玩笑吗?

    可我现在一点都不觉得好笑,而是觉得由内而外的惊悚。

    现在就算我不想给他开门也没有办法了,我真担心他把门给撞开。

    我故作镇定地走过去把门给打开了,就在周杰的脸慢慢出现在我眼前的时候,我能感觉到我的呼吸都停止了。

    “我看看你小子的裤裆现在是不是湿的?房间里是不是还藏着一大卷卫生纸?”

    周杰笑呵呵地从我面前走进屋里,我后背冷汗直流,我不知道他到底要干什么,但我隐约觉得不是什么好事情。

    “傻站着干嘛?怎么不说话呀?是不是撸的时候被我发现了,然后吓坏了?”周杰很自然地坐在我的床上,看着我,问道。

    我本来想问问他今天晚上不是不值班吗?为什么会出现?但我又怕他发现事情暴露,会要了我的命。

    反正现在时候也不早了,再过几分钟我就要开车走了,先应付一下吧!

    我挠了挠头,强颜笑道:“哪有啊!我是一个很纯洁的人啊!我刚才就是睡蒙了而已。”

    这时,周杰从兜儿里掏出了一个小盒子,打开给我看。

    我隔着老远就看见这盒子里装着一条银光闪闪的项链,挂坠上还镶嵌着一块翠绿的玉。我从来没买过这种贵重的东西,所以也看不出这条项链能有多少钱。

    “杰哥,这是?”

    周杰把盒子合上,笑道:“我看你工作第一个月也没什么零花钱,现在刚和小芸交往,也应该送她一个像样的礼物了,女人都喜欢珍宝首饰。我知道你对小芸好,所以我就特地买了一条项链,你明天送给她吧!就说是你自己买的,千万别说是我让你送的啊!”

    我愣了一下,说道:“这东西很贵重吧?” http://

    周杰走过来,把盒子塞进我的兜儿里,“送人东西还怕贵?”

    送人东西还怕鬼?

    我脑袋里突然蹦出这么一句话,吓得我一哆嗦。

    “你怎么了?”周杰发现了我的不对劲,神色一变,问道。

    我转移话题道:“我是觉得这东西太贵重了。要不然你告诉我说多少钱,到时候月底发工资的时候从我工资里扣吧!”

    “也不太贵,几千块钱吧!就当我这做表哥的提前给你们随礼了吧!”周杰很大方地冲我摆了摆手,“时候不早了,发车去吧!”

    看到周杰走后,我摸了摸兜儿里的项链盒子,突然觉得这盒子竟然散发出一阵刺骨的冰凉,是一种凉到骨子里的凉。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