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伴花 作品

第035章 犯罪嫌疑人

    这时,女警察走到了我的身前,厉声问道:“床单上写着你的名字,很有可能是死者在临死的时候写下的。凶手犯罪手法非常残忍,尸体是今天早上被发现的。最先到达这里的保洁人员闻到了一股浓浓的血味,还以为是你出了什么事情,她去隔壁办公室拿了钥匙,打开你的门之后,就看到了这悲惨的一幕。”

    女警察停顿了一下,似乎在她坚强的外表下也感到了一丝恐惧,毕竟这尸体实在是太吓人了。

    我没有说话,听到这女警察的声音之后,我的耳鸣小了许多,但她说的每一个字都像是利刃一样刺进我的心里。

    “发现尸体的保洁人员已经有了很严重的精神疾病,现在正在被心理医生治疗。根据法医刚才的检查结果,初次判断,死者的死亡时间大概在昨天晚上十二点前后。而根据我们警察人员的调查,昨天晚上在货运站的人只有你自己而已。其他人都有确切可靠的不在场证明。所以说,你已经被我们列为了犯罪嫌疑人。”

    听完之后,我整个人都傻了,昨天周杰明明也在这里啊!

    不对!

    我猛然想到,昨天小芸说周杰在家,可我昨天也在办公室里看到了周杰。当时我还在怀疑到底哪一个周杰才是真的周杰。现在真相应该是很明了了。

    如果保洁大妈是周杰所杀,那我看到的周杰就应该是真正的周杰。那个在家里的周杰就是为了掩人耳目而已。

    如果保洁大妈不是被周杰所杀,那我看到的周杰就是假的周杰。

    还是不对。

    按照我的推理,无论哪个周杰是真的,哪个周杰是假的,保洁大妈的死都和他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我的脑袋里一下子冒出了这么多复杂的猜想,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去怎么分析这些事情了。

    现在道士也联系不上,谁还能救我呢?

    “好了,现在你需要跟我们走一趟了。”女警察的声音很冰冷,好像真的把我当成了那个极其残忍的凶手。

    把我押上警车的几名男警察也非常冷酷,弄得我肩膀都快断了。

    我本来以为我会按照电视剧里演的那样,大喊自己是冤枉的。但我到了这个时候,整个人都已经不受自己的控制了,思维非常混乱。

    我也知道无论我现在说什么,他们也一定会把我带到警察局里审查一遍。反正人不是我杀的,他们还能冤枉我,给我定罪不成?

    有关法律的东西我一点也不懂,而且现在我也不想懂。我此时最关心的已经不是我到底会不会被定罪的问题。而是关心无辜的保洁大妈为什么会被人用如此残忍的手段杀死。

    警车开了一路,我的左右两边都坐着警察,他们用恶狠狠地眼神盯着我,好像特别想用眼神杀死我,他们也说了几句咒骂我的话,这些话像一个个重拳一样打在我的心上,让我非常难受。但是我什么话都没有说,也不再去看他们了,只是低下头,沉默不语。

    到了警局,我被送到了审讯室。

    在审讯室门口,我遇见了周杰和许芸。

    周杰满脸担心地走过来,有力的大手按住我的肩膀,说道:“阿永,我相信你不是这种人,打死我也不相信你会干出这样的事情。你一定是被冤枉的,这其中肯定有误会。你知道什么就全都和警官好好说,他们是不会冤枉一个好人的。”

    我现在也不知道周杰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了,他值得我相信吗?

    紧接着,小芸也走了过来,泪水在眼眶里打转,把头靠在我的肩膀上低声抽泣了起来。

    她抬起头,红着眼睛看着我,泣不成声地说道:“阿永,我刚才录过口供了,我告诉警察昨天晚上十二点前后你在和我通电话,我觉得你肯定不会干出那样的事情,一定是有人陷害你。你最近是不是招惹到了什么人呀?”

    看着小芸焦急的眼神,我轻轻摇了摇头,努力说出了一句话:“你放心吧!我没事。”

    然后我就被身后的两个警察押解着进入了完全封闭的审讯室里。

    主审就是那个长得很漂亮的女警察,陪审叫她一声“燕姐”。

    此时我的心情缓和了很多,已经不那么低落了,可能是刚才看见了小芸的缘故吧!她让我又重新振作了一些。

    我知道现在心情再低沉也没有用,还不如调整好自己的状态,想一些开心的事情,再集中精力去解决自己想不明白的问题。我一定不能被这些棘手的事情打败了!

    我仔细观察着坐在我前面的这些警察,他们都很年轻,我也知道龙云市的警力一向捉襟见肘,市警察局都少有经验十足的老手。不过,能在这么年轻就当上这么高的职位,说明这姑娘还是很有一套的。

    我发现那个主审竟然还是一个复姓,叫上官燕,名字挺复古的,仔细她的长相,其实也有一点古典美。

    上官燕一上来就问了我几个很专业的问题,我也不拒绝,把我昨天晚上的行踪全都如实告诉了她。

    她紧接着严肃地问道:“你晚上离开你房间的时候房门没有上锁吗?”

    我老实说道:“当然上锁了,虽然里面没有贵重物品,但是有我换洗的衣物,而且我也有锁门的习惯。昨天一定也锁了。钥匙只有我和周杰有。”

    我没有把昨天晚上看见周杰的事情说出来。我敢保证,如果我说出来的话,他们不但不会相信我,肯定还会以为我有精神疾病,出现了幻象。这么一来,事情就更麻烦了。

    上官燕又问了我几个问题之后,就合上了笔录,眼睛盯着我,说道:“我们希望你能把你知道的一切全都说出来,要不然等尸检全部结束后,事情的真相也会水落石出的。另外,如果现在选择自首,罪行可能会由死刑降成死缓。孰轻孰重,你自己掂量掂量吧!”

    明明连证据都没有,仅凭猜测就把我当成犯人了?不带这么欺负人的吧!

    我充满无辜地说:“上官警官,我真的是无辜的。总不能因为床单上有我的名字你就判定我是凶手吧?你最多只能是怀疑而已。你应该多去翻翻你们警局的办案卷宗,学习一下人家老警员是如何办案的。”

    上官燕看我竟然敢反客为主,教训起她来了,她很生气地用笔敲了敲桌子,厉声道:“那就我们就等着法医从现场发现的指纹吧!”

    说完,还没等我再说什么,前面坐着的几名警察全都站起来走了。

    其实我特别想说的是,保洁大妈死在了我的屋子,我在里面睡了好多天,里面怎么会没有我的指纹呢?

    由于我被列为了严重危险分子,我目前只能在拘留所里待着了,电话被二十四小时监听。我真是服了这些刚刚从警校毕业的警察了,总是在我身上安插好多罪名,本来警力就不足,还要二十四小时监听我的电话,真是让人无语。

    反正我目前除了给道士打电话,也就只给小芸打电话了,正好能给警局的人省些麻烦。

    我和我爸妈的联系不多也不少,每个月都会回家看一次,住几天,但是没有事情不会打电话,打了也没的说,干脆就不打。

    尤其是自从我遇见了鬼之后,我就很少和家里人联系,主要还是怕鬼魂缠上他们。万一他们被鬼魂缠上了,我这辈子都不会原谅我自己。

    夜晚来临,我躺在拘留所冰冷的床板上,回想起了这些天发生的事情。一开始被辞职,度过了浑浑噩噩的三个月待业期,四处投简历无果,最终像是天上掉馅饼一般找到了这么一个高薪工作,没想到还意外被鬼魂缠上了。

    不过,我也遇见了救过我很多次的道士,虽然现在我也不知道道士到底可不可信,是不是在利用我,但不管怎么说,他也的确帮过我,我挺感谢他的。

    更重要的是,我遇见了小芸,这么一个好姑娘竟然在我已经决定要打一辈子光棍儿的时候出现在了我的世界里,我觉得她是上天送给我的礼物,更是支撑我坚决与鬼魂斗争的精神动力。如果没有了小芸,我估计我早就撂挑子不干了,有哪个人愿意整天提心吊胆的过日子?

    我不知道龙云市警察局的警察为什么办事效率这么低下,我一直在拘留所里蹲了三天,警察才再次把我带到了审讯室里。 360搜索:☆\\//☆

    审讯室的灯光很亮,三盏大灯的光束全都打在了我的脸上。

    上官燕坐在我的对面,依然是一脸严肃的样子,她拿起一个文件夹,看了几眼,对我说道:“经过法医的尸检,结果已经出来了。死者身上并没有你的指纹,也没有你的任何dna。”

    我一下子就松了口气,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我满脸笑意地说道:“你看嘛!我就说我是无辜的,你们非要调查我,现在结果出来了,可以放我走了吧?”

    上官燕突然用很奇怪的表情看着我,冷冷地说道:“但是现场也没有留下你的任何指纹和dna。”

    我开始还觉得这句话很正常,可紧接着就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我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死者的现场不就是我的屋子吗?我在那间屋子里住了那么久,为什么屋子里连我的指纹和dna都没有呢?

    难不成死者死去的并不是我住过的屋子?还是说,我以前住的屋子根本就不是货运站的屋子?

    我不敢乱想别的了,我怕这件事情远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