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伴花 作品

第032章 扑朔迷离

    货车缓缓开动,我吓得手臂颤抖,方向盘也跟着我抖,难道这个小女孩能控制货车的熄火与启动?

    我忍不住用眼睛的余光看了一眼,这个小女孩面色苍白,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前面看,好像在发呆,也好像有什么心事。

    我也不敢多说什么话,现在护身符也不在我身上了,只好专心致志地开车。

    但明知道身边有一只厉鬼,我哪儿还有心思开车啊!

    只开了十几分钟,我就有些受不了了,我壮着胆子问道:“小姑娘,你要去哪儿啊?”

    尽管我已经做好了一切心理准备,但我还是能听到我的声音在颤抖。

    “哥哥,我怕!”小女孩的声音也在颤抖,似乎被什么人欺负了。

    可她这声音让我听上去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你怕什么?”我问道。

    小女孩做出了非常恐惧的动作,双臂环抱着自己颤抖的身体,眼眶里有泪水在打转,但并没有眼泪流下来,“有人要吃我!有好多好多人要吃我!我太害怕了!哥哥,你一定要救救我!”

    我以前听道士经过,防洪口这个地方在以前发过洪水,闹过饥荒,这个小女孩正是因为被人吃了才变成了厉鬼。可为什么她已经变成鬼了还有人要吃她呢?

    “你想让我怎么帮你呀?”

    小女孩突然伸出手指头,指向了我那边的后视镜。

    我眼睛一瞟,吓得我差点把方向盘给拽下来。

    我透过后视镜,看到这辆货车的后车厢全都消失不见了,我只是开着一个车头在行驶。而原本是后车厢的位置上竟然飘荡着无数颗凶神恶煞的人头,这些头上鲜血淋漓,好像是被谁给活活割下来的。

    我吓得后背发凉,说实话,上班这些天我在开车的时候,由于路上的车很少,我都很少看后视镜。但我敢保证,我每次看后视镜的时候,都从来没有出现过这种情况啊!

    好在这些飘荡的人头只是在后车厢的位置上停留着,而没有向前面飘来,否则的话,我肯定会被吓疯。

    这种情况下,我只好问身边的小女孩:“这是怎么回事呀?是他们想要吃你吗?”

    小女孩摇头说:“不是他们想吃我,而是他们已经被吃完了。”

    我吓得一哆嗦,难道他们的身体已经被吃了?只剩下了一个脑袋?

    “那到底是谁要吃你啊?”我觉得一股寒气从我的尾椎直接冲上了我的天灵盖,我十分不解地问道。

    小女孩的眼神里充满了恐惧,她颤抖着说道:“好多好多人!好多好多人都要吃我!”

    我发现我和孩子沟通的确有问题,和一只厉鬼沟通更有问题。我对现在的情况真的束手无策了。

    这个小女孩真的是一只厉鬼吗?到底是谁要吃她?还是说,她有受迫害妄想症?

    这时,小女孩突然冷静了下来,一声不吭地盯着我看,看得我发毛。

    她声音很冷很冷对我说:“哥哥,你能救我吗?”

    我愣了一下,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我要说能救她,她岂不是就要缠上我了?可我要说不能救她,她会不会弄死我啊?

    她看我没说话,声音变得更加扭曲而凄凉了,“哥哥,我求求你了,你救救我吧!”

    说完,她一把抓住我正在挂挡的手,双手冰冷,真的就像冰一样,在这一瞬间,仿佛我的心都被冻上了。

    这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凉的一双手?

    我吓得不敢说话,话到嘴边说不出来。

    “我没有了爸爸妈妈,没有了爷爷奶奶,也没有了姥姥姥爷,哥哥,你怎么就这么狠心,不救救我呢?”

    小女孩说得很慢很轻,但每一个字音都像锥子一样刺进我的心。她说完之后,她幽怨而凄冷的声音还在我的耳边回荡不止。

    我只好说道:“小妹妹,你能告诉我到底是什么人想要吃了你吗?他们在哪里?我应该怎么救你?”

    小女孩幽幽地说道:“他们在你看不见的地方,他们只在晚上出现,他们非常恐怖,他们喜欢吃人,他们……”

    说着说着,小女孩的声音就模糊不清了,似乎是在边哭边说,但我在她的脸上看不到任何的眼泪。

    最后,我还是忍不住追问道:“我应该怎么救你?”

    小女孩把我的手抓得很紧了,她的语速也变快了许多,“他们非常厉害,没有人能对付得了他们,只有你能救我!你只需要……”

    说到这儿的时候,我突然听不见小女孩发出的声音了,只能看到她的嘴唇在动,但我一点儿声音都听不到,好像是在看默剧。

    紧接着,小女孩的身体也渐渐模糊了。

    我看见她的手还在紧紧抓着我的手,但是我已经毫无感觉了。她的身体就像是消失了一般,只留在这里一个虚无的影像。

    这种情况我在立体电影院都没见到过,一个人在我的车上凭空消失了,这也太诡异了吧!我吓得额头上冷汗直冒,直勾勾地盯着身边的小女孩看。

    小女孩的身体慢慢变得模糊了,但是我依然能看到她求救的无助的眼神,她的嘴唇在动,她似乎是在哭但又非常平静的表情。

    终于,小女孩的身体模糊到最后就消失了。

    我的身边变得空空如也。

    就在这时,我突然觉得身体一震,听到“哐当”一声,我的身体迅速前倾,脑袋撞在了车前的玻璃上。

    我顿时觉得头昏脑胀,眼前的景物都模糊了,但我还是看到了货车撞在了路边的一棵大树上。

    这是一个转弯,刚才我的注意力全都在小女孩的身上了,没有看路,幸亏是撞在了路边的大树上,要是从这条路上飞出去,下面可是一个大水沟啊!估计掉下去了就上不来了。

    我摸了摸脑袋,手掌粘乎乎的,我打开车子里面的灯,低头一看,满手都是鲜血。

    好在我没有感觉到太疼,也没有直接晕倒,要不然在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死在这里都没人知道啊!

    我从抽屉里拿出一卷卫生纸,擦了擦额头上的血,最后用胶布粘着卫生纸把伤口包扎了起来,准备回到货运站之后才想办法清理伤口。

    我试着启动货车,打火打了好几次都没有成功,我看了一眼货车撞到大树的位置,车前盖都掀起来了,我担心是发动机坏了,便急忙下车去检查。

    开了这么多年货车,我遇见的突发情况也不少,可头一次遇见像今天这么邪门的情况,发动机完好无损,其他机器的运转也很正常,只不过是车盖被撞开了,但连块漆都没掉,撞了大树就像是撞了海绵一样,一点儿损坏都没有。

    我心里当然希望这辆货车没有一点儿损坏了,因为坏了的话我负全责。可现在它完好得有些离谱了,这么大力度撞了树,树都弯了,这货车至少也应该少块儿漆吧!

    我把货车里里外外检查了一遍,确定没有问题之后,我就上车试试能不能启动了。

    结果还是不行。

    为什么车没坏反而启动不了呢?

    难道出现了什么我没有发现的问题吗?

    我又下车准备再检查一遍。

    可我刚下车,我就闻到了一股烧纸的味道。

    我走到车尾一看,一个披麻戴孝的人正蹲在地上烧纸钱,看不清楚那人长什么样子。

    我心想,在车后面烧纸钱?万一把车给烧了,多危险啊!这不是找死吗?

    但我突然就意识到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刚才这条路上分明一个人都没有,现在从哪儿冒出来一个人呢?而且这个人还在烧纸钱!不会是鬼吧?

    最近我遇见的鬼实在是太多了,一看见这么一个奇怪的人,自然而然就想到了鬼。

    要是货车没有出故障,我现在肯定上车就跑,管他是人是鬼,先保命最重要。可现在货车偏偏出了故障,就算遇见鬼我也逃不掉。

    我只好绕到那人的前面,想要看看这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那人好像知道我正在看她,她抬起头向我看来,她的脸正对着我的脸,我吓得头皮全都麻了。

    这人就是上次我在路中间撞上的那个在路中央烧纸钱的老太太,我记得那时撞了她之后,她就变成了无数碎纸片,随风飘走了,她怎么又会出现在这里?

    我刚要跑,老太太就阴笑了起来,脸上褶皱的皮肤在不断颤抖着。 /~:无弹窗?@++

    突然,她的脸又开始变化了。

    上次她的脸变成了好几种人的脸,可这一次,她的脸竟然迅速开始腐烂,脸上的肉就像是脓水一样滴落,已经变得血肉模糊了,好像整张脸都被高温融化掉了。

    我看的心惊胆战,每一个汗毛都竖起来了。

    我知道现在跑也跑不了了,我是绝对不能把货车扔在这里一个人跑的。现在既然货车坏了,我必须要守在这里才行。

    很快,这老太太的脸上的肉就全都腐烂掉了,只剩下一个骷髅头。

    骷髅头上还挂着两颗布满血丝的眼珠,直勾勾地盯着我。

    这时,身后传来了一个有些熟悉的声音;“哥们儿,有火吗?”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