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伴花 作品

第031章 小女孩

    到家之后已经是上午了,我又睡了整整一天,睡了之后给小芸打了个电话,说我过两天一定好好陪陪她。

    小芸也不怪我,让我先好好工作,等有了自己的事业,很快就能有好的日子了。

    我真觉得我能够遇上小芸是我上辈子修来的福气,不但人长得漂亮,还这么懂事,让我很高兴。

    这次和小芸通话时间长了一点,打了两个多小时,然后小芸声音突然一变,说周杰回来了,正和他老婆吵架呢!

    我让她赶紧去看看,小心点儿,有什么事情第一时间给我打电话。

    挂了电话之后,我看时间也差不多了,就出去准备发车。

    我出去之后哦,看到周杰的办公室里亮着灯,以为是周杰回家匆忙,忘记关灯了,我准备过去把灯光了。

    可我走到附近,从窗户向里面一看,我吓得腿都软了,头皮全麻了。

    周杰现在竟然坐在办公桌前面操作着笔记本电脑!

    刚才小芸不是说周杰已经回家去了吗?

    难打小芸骗了我?还是说眼前这人不是真的周杰?或者小芸家里的周杰不是真的周杰?

    我彻底乱了。

    就在这时,坐在屋子里的周杰突然向窗外看了一眼,刚好和我的视线对上了。他冲我笑了笑,招呼我进去。

    我本来是想撒腿就跑的,因为我觉得今天周杰的笑容尤其诡异,让我不寒而栗。

    但我紧接着一想,如果让周杰看到我跑了,他肯定就会起疑。如果他是鬼的话,他肯定不会放过我的。

    所以我还是硬着头皮走了进去,推门的时候我的身体一软,差点没摔在地上。

    周杰也没说什么,只是嘘寒问暖了一通,让我感觉他和往常不一样,变化了很多,好像每一个看我的眼神都是那么地不怀好意。

    我在他的办公室坐了十多分钟,但仿佛坐了十多个小时那么久。我的身体怎么坐都不舒服,额头上还有汗珠不断滑落。

    周杰笑着问我,你今天是不是病了?为什么出了那么多汗呀?

    我微笑不语,说最近身体的确是有些不好。

    周杰让我多保重身体。

    然后我说时间快到了,要赶快去发车了。

    周杰也没留我,让我路上小心点,然后就继续低头看着笔记本电脑了。

    我像逃离监狱一样离开了周杰的办公室,急急忙忙开车去了。

    临走的时候,我又回头通过玻璃看了一眼周杰,我总觉得周杰今天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但又说不出来。

    货车刚开没多远,我就给小芸又打了一个电话,问她周杰和他老婆的情况怎么样了。

    如果小芸要说自己刚才听错了,不是周杰回来了,我就放心了。可小芸竟然说她已经劝好了他俩,周杰和他老婆现在正在客厅里看电视呢!

    我吓得腿都软了,连油门都踩不动了。

    小芸又说让我夸夸她,她能把一对马上就要打起来的夫妻给劝好了,必须要让我夸夸她。

    我现在哪儿心情夸她呀!反正现在不是我遇见鬼了,就是她遇见鬼了。

    比起小芸遇见鬼,我还是更想让我自己遇见鬼。

    我真的是不想连累小芸啊!

    听小芸越说越高兴,我的心里却越来越沉重,我实在是听不下去了,就和小芸说我正在开车,先把电话挂了。

    小芸也很听话,让我路上小心点。然后我就挂了电话。

    开车开得我心里很不是个滋味儿,连周杰都是鬼了,以后可让我怎么好好过呀!

    就在这时,我突然发现前面不远处有一个小女孩在路边挥手。

    我仔细一看,前面的小女孩居然就是我第一天遇见的那个小女孩,而这里正是防洪口!

    完蛋了!我又遇见鬼了!

    听李老道说过,这个女孩是被无数饥民给活活吃了的,积怨已深,现在已经是一名厉鬼了,连李老道都不一定能降得住啊!

    我决定这次打死都不能停车,停车就惹上大麻烦了。

    上次是因为那个怀抱孩子的女鬼想要和我结阴婚,这个小女孩放过了我。她这次肯定知道女鬼已经不在了,所以才要继续来找我的麻烦!

    我一脚油门就踩了下去,希望从小女孩身边能够快点通过。

    可我打死也想到,我的车竟然在小女孩的身前稳稳停了下来。

    我敢发誓我踩的是油门,不是刹车!

    可这车为什么会突然停下来了呢?

    难道是这个小女孩捣的鬼?

    我不敢再多想了,我总觉得我今天算是遇上了大麻烦,连道士都对付不了的厉鬼,让我给遇见了,能活命我就烧高香了。

    我吓得出了一身冷汗,动都不敢动了。

    这个小女孩打开门,面无表情地看了我一眼,然后坐上了车。

    我突然想到了我还有道士给我的护身符,立刻就准备再把我的鼻子给打出血。

    可这时,小女孩突然叫住了我:“哥哥,我不喜欢你脖子上的铜钱,你能不能把它摘掉啊?”

    我吓得手都开始抖了,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如果我不摘掉铜钱,把自己血抹在上面,与小女孩硬碰硬的话,有一定的几率赶走她,但也有很大的几率惹怒她,然后被她给弄死。

    可我如果听了她的话,把铜钱摘掉了,那我岂不是手里头一点保命的筹码都没有了吗?

    我还没来得及想出一个好办法,小女孩就没有任何语气地说道:“哥哥,你的手为什么抖得这么厉害?我来帮你摘掉铜钱吧!”

    说完,她苍白的小手伸了过来,我还没作出反应,脖子上的铜钱就已经被她摘掉了,扔到了车前面的台子上。

    这下可完了,现在我的命还在不在就全看小女孩想要怎么办了。 死亡货车:

    我冷汗出了一身,身上都湿透了,我现在都有想死的冲动了。我连看都不敢看身边的小女孩,只能让自己一次又一次地做着深呼吸,稳定自己的情绪。我不敢保证我还能挺多长时间,如果要让我和她这么坐一个晚上,我估计我很快就会崩溃了。

    “哥哥,您为什么不开车呢?”

    小女孩突然指了指我的方向盘,在她的认知里,好像开车只是需要方向盘而已。

    我苦笑道:“车坏了。”

    小女孩的眼睛里突然冒出一丝令人恐惧的光芒,阴恻恻地说道:“哥哥你骗人!明明是你不想开!”

    无奈之下,我只好再次扭动车钥匙,让她看看,刚才明明是这车开到她身前的时候熄火了。

    结果让我没想到的是,这车竟然能开了!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