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伴花 作品

第023章 鬼引路

    我仰着脖子大喊道:“谁呀?装神弄鬼干什么?”

    外面没人回神。

    很快,灯又灭了。

    这次我故意没拍手,等着看看外面的人是不是会继续拍手。

    谁知这次传来了敲门的声音,就是敲我所在坑位的门。

    我吓得大叫了一声:“谁!”

    这一声把声控灯都给喊亮了,我低头顺着门下面空出来的间隔向外看,进入眼帘的是一双红色高跟鞋,那触目惊心的红色让我头皮全都麻了。

    这分明就是就是那天我在宿舍里看到的红色高跟鞋,同时也是那只大波女鬼穿着的那双,难道外面的人是大波女鬼?

    要是的话可就完蛋了,这大波女鬼怎么先发制人了,还没等我和李老道去找她,她就自己找上门来了,而且还是厕所的门。现在李老道没来,只剩下我一个人,这不是死路一条嘛!

    我没多想,反正早晚都要面对,也不差这点工夫。于是我连裤子也没提上,直接就把门给推开了,想要看看门外的大波美女到底想要干什么。

    可随着门慢慢推开,外面却空无一物。

    我不禁汗毛全都耸立起来了。如果外面要是站着那只大波女鬼,我最多就是冲上去一顿拳打脚踢,但是现在外面没有人,我的心跳就加速了。

    正在这时,灯又灭了。

    我四周变成了一片漆黑。

    不知道从哪里传来了一声清脆的拍手声,灯亮了!

    可我眼前什么也没有。

    厕所的门慢慢又关了回来。我没再推开门,而是继续从门与地面的间隔中观察着外面。

    就在门刚刚关上的瞬间,那双红色高跟鞋又出现了。

    妈蛋!这是要玩死我吗?

    我很不爽地站起来提起裤子,一脚把门给踹开,外面还是什么都没有,但是灯一下子就灭了。

    我大吼了一声,声音很大,按理来说,灯肯定会亮,可灯却偏偏没有亮!

    我紧接着用力拍了一下手,灯依然没有亮。

    这时,四周的黑暗中突然传来密密麻麻的笑声,在我耳边回荡不止。

    我知道此地不宜久留,立刻向外跑,可公共厕所的大门突然关住了,无论我怎么拽,就是打不开。

    我彻底慌了,在黑暗中大叫道:“大波女鬼!你要杀要剐随便来,干嘛躲着藏着?有本事出来啊!我不拍你!”

    没有人回应我的话,只有更加绵密的笑声不断回荡在我耳边。

    突然,有一只手拍了我一下。

    那一瞬间,我的心跳都停止了。我以为是我的话惹怒了鬼,马上就要一命呜呼了。

    没想到我回过头之后,发现我身后站着的人是李老道,我悬着的心一下子就放了下去。每次遇见李老道,我总能逢凶化吉。

    道士把食指放在唇边,对我做出了一个“嘘”的手势。

    我立刻闭嘴不说话了。

    道士手持一把桃木剑,在这厕所里四处转了转,然后大声咳嗽了一声,厕所了的灯级亮了。

    我盯着道士看了半天,还以为他把鬼给抓住了,急忙问道:“鬼呢?”

    道士叹息道:“只是用来调虎离山的小鬼,早就跑没影儿了。”

    我跺了跺脚,骂道:“真是太可恶了,我在厕所方便她也要进来吓唬我,还想不想让我好好生活了?”

    道士白了我一眼,“我估计人家就是要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惹上了这些鬼魂,你日后就别想过安稳日子了。”

    我不解道:“我没招他们没惹他们,只是开了辆货车而已,凭什么他们这么恨我?”

    “说来话长,回来再说!”道士挺着急地看了一眼时间,拉着我就往外跑。

    我匆忙地问道:“道长,咱们这是要去哪儿?”

    “当然是去你说的那家咖啡厅了,咱们现在要是能及时赶过去的话,说不定能把她抓个正着!”

    “对了,咱们俩之前不是约好了午夜时分在咖啡厅会和吗?你怎么突然出现在了这里?”我气喘吁吁地说道。

    道士大气也不喘,呼吸非常均匀,一看就是练过的人,看来当道士也需要很好的体力才行。

    他严肃地回答道:“我吃完晚饭闲的没事干,就给你算了一卦,发现你今晚有大凶之兆,我就急忙赶来了。”

    我撇了撇嘴,有点鄙视地说道:“原来还是一个算卦的呀!”

    道士跑着跑着,突然回头问我一句:“喂!小子,你带钱了吗?”

    我愣了一下,问:“冥币吗?”

    道士在我脑袋上打了一拳,怒道:“冥你妹呀!现在坐公交车哪儿还来得及了!打辆车赶紧走,越快越好。”

    我从兜里掏出一百块钱,递给了道士,还有些舍不得地说道:“我这个月工资还没下来,兜里比我脸都干净。”

    道士一把抢过我的钱,继续向前跑。到了马路边之后,道士很认真地盯着我看了一会儿,我还以为我身上又沾上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不由得紧张了起来。

    谁知道士却说道:“干净个屁!”

    我摸了摸脸,突然发现前面的路上开来了一辆出租车,刚好是空车,我就招手把车拦了下来。

    上车之后,司机很反常,一般来说,顾客上车,司机应该问要去哪儿,结果这司机倒好,一个劲儿地冲着我们傻笑,好像是得了癫痫。

    道士

    为了能够和我方便说话,和我一起坐在了后排,我告诉了司机咖啡厅的具体位置,然后道士嘱咐了一句:“开快点,能多快就多快!” http://

    司机没说话,一边点头一边傻笑。

    我在车上小声问道士我惹上的到底是什么鬼,为什么他们这么恨我,这到底和那辆货车有没有关系。

    我本以为道士会小声告诉我答案,却没成想我把耳朵贴上去之后,道士大骂道:“我他娘的怎么知道!有本事你问鬼去呀!”

    我也不知道今天道士怎么了,好像是吃到呛药了,动不动就生气,让我都不敢和他说话了。

    于是我就扭头看向窗外,一边看着路边的风景,一边想着待会儿该如何与大波女鬼交手。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我拿起手机一看,才意识到这车已经开了半个多小时。我急忙转过神来看看周围的路,虽然很黑,但我也能发现这根本就不是通往市里的路!

    我不禁紧张了起来,之前道士说越快越好,可没想到现在事与愿违,这该如何是好呢?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