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伴花 作品

第015章 转世投胎

    我闭上眼睛,攥着手指头使劲儿挤了一下,可还是没有血出来。

    无奈之下,我只好换了一根手指头,把中指放在嘴里,使劲儿咬了一口。

    可就在这个时候,我听到道士大声喊道:“小子,快点跑啊!远离屋子!”

    我还没反应过来,就觉得背后有什么东西趴到了我的身上,我回头一看,吓得我差点哭了。

    趴在我身后的正是那个鬼婴!

    鬼婴面色惨白,眼睛是两个黑窟窿,不断有黑气从里面冒出来,已经不像是人的脸了。

    他两条又短又细的手臂突然绕到了我脖子前面,牢牢勒住了我。

    我没想到这个婴儿的力量竟然如此巨大,我用双手使劲儿拉扯也扯不动分毫。

    鬼婴突然长大了嘴巴,里面的鲜血一滴一滴流到我的肩膀上,一股腥臭味传来,让我想要呕吐。

    我不知道他要干什么,但我知道一定没有什么好事。

    我想赶快跑到屋子的前面,去找道长帮忙,可没想到我的双腿却像粘在了地上一样,根本就动弹不得。

    这时,我耳边鬼婴的啼哭声更大更清晰了,无比阴森可怖,我的头皮全都麻了,冷汗把衣服都浸透了。

    我真是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只好大喊道:“道长!救我!”

    “小子别慌,快把你的血抹在鬼婴的额头上!现在也只有你能救你自己了!”

    道长的话清晰地传入我的耳朵里,此时我不禁想把道长给撕碎了喂狗,我都这个样子了,还怎么不慌啊!

    你是堂堂一名道士,不来救我,反而让我自己去对付这么一只厉鬼。

    既然道士不来救我,我只能靠我自己了。

    我把手指放在嘴里很迅速地咬了下去,然后飞快地伸到鬼婴的额头上抹了一下。

    也就是这么一抹,鬼婴像是触了电一般,痛苦地嘶嚎了起来,双眼处的黑窟窿瞬间变得更大了,他张开嘴巴,用力向我的脖子上咬了下去。

    我一开始有种撕心裂肺的疼痛,感觉脖子像是被看下去了一样。可不久之后,我就觉得疼痛感减轻了,取而代之的是一股无比阴寒的冷气注入脖子,然后向全身蔓延。

    我不禁打了一个寒颤,觉得浑身发冷,每一根汗毛都耸立起来了。

    这时,我看到身前一个熟悉的身影一闪而过,出现在了我的身边,手中捏着一张道符,贴在了我背上鬼婴的头顶。

    鬼婴嘶嚎了一声,从我的背后飞走了。

    我瞬间觉得身子一轻,活动终于自如了,就立刻躲到了道士的身后。

    “道长,你明明有实力除掉这个鬼婴,为什么非让我先来挨揍啊?”我很不满地说道。

    道士骂道:“有个屁!要不是你把他引出来,还用阳气削减了他的阴气,就算我刚才来了也是送死。”

    鬼婴从我身上飞走之后,就摔在了地上,痛苦地翻滚了起来,拼命想撕掉额头上的道符,但无论怎么努力,道符就像长在了他身上的一样,根本就掉不下来。

    我问道:“现在不趁机除掉他吗?”

    道士凝重地说道:“现在除掉他很容易,但那么一来,他就烟消云散了。我们要做的是帮他投胎转世。”

    我点点头:“那现在需要我做些什么?”

    我说出这话之后真是想一个大嘴巴抽死我自己了,多了一句嘴,又给自己找了个大麻烦。

    道士淡淡笑道:“既然你这么想出力,你就用这根红绳把他给捆起来吧!”

    说完,道士扔给我一根长长的红绳,又补充道:“现在这鬼婴被我贴上了道符,已经现出了真身,你不用抹牛眼泪也能看得见他了。快去吧!”

    我颤颤巍巍地接过红绳,有些犹豫地走了过去,又回头问道:“道长,捆成什么样子?活扣还是死扣?”

    “你看着来就行,别让他跑了!”

    我皱了皱眉头,还是壮着胆子走了过去,蹲在地上准备用红绳开始捆绑鬼婴。

    谁知我刚要动手,那鬼婴就充满怨恨地看了我一眼,嘴巴时而张时而闭,发出不知是哭还是笑的声音,嘴角还流出了鲜血,我看了吓得退后一步,差点儿一屁股坐在地上。

    “臭小子!你的胆子为什么这么小?这么一只小鬼你都害怕,以后你还怎么对付那么多缠着你的鬼呀?”

    我在心里骂道:“刚才还说是厉鬼,现在怎么就变成小鬼了?你不害怕你来呀!”

    尽管我很不满,但我还是咬着牙,抬起了鬼婴的身体,用红绳慢慢捆了起来。

    贴在鬼婴额头上的道符果然好使,刚才那鬼婴还能趴在我背上咬我脖子,现在连动都动不了了,只能用两只黑窟窿的眼睛瞪着我。

    我怕他诅咒我断子绝孙,我一边把他捆起来,一边对他说道:“孩子啊!不是哥哥狠心,我这也是为了你好。人死不能复生,我这是在帮你投胎转世啊!这一世你受尽了无数苦难,只愿你下一世能像寻常孩子一样开心快乐的长大。”

    我说完之后,鬼婴哭的更凶了,好像是想起了这一世受过的苦难。

    我心里也很难受,才满月的婴儿,一天好日子都没过上。

    就在我思索的时候,身后的道士不耐烦地说道:“你小子磨磨蹭蹭的干什么呢?等一会儿道符的威力减弱了,第一个倒霉的还是你!”

    我一狠心,也不管这鬼婴哭不哭了,三下五除二把他捆绑好了,就回到了道士的身后。 (=+)

    道士看我回去了,便手持桃木剑向前走了几步,从口袋里取出了一沓道符,每一张道符都用他咬破手指头的血画了几下。

    全都弄好之后,他走到鬼婴身边,把手中的道符有规律地一张张贴了上去,然后退后两步,把手中的桃木剑挥舞了几下,口中念道:“生死轮回,投胎转世,急急如律令!”

    话音刚落,那些贴在鬼婴身上的道符突然全都燃烧了起来,一团团黄色的火焰将鬼婴牢牢围住。

    很快,在火焰中,鬼婴的身体渐渐化作一股黑烟,阴风一吹,就散去了。

    慢慢,火焰褪去,黑烟也消失不见了。我低头一看,地上空空如也。原本鬼婴躺的位置,此时只剩下一堆黑色的灰烬了。

    我问道:“完事了?”

    道士淡淡说道:“还没完。”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