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伴花 作品

第014章 牛眼泪

    老者的情绪显然已经失控了,他充满怨恨地说道:“只因我这逆子犯下的这个所有男人都会犯的错误,这女人死后就化作厉鬼,诅咒我们这个家,诅咒我们这个村子啊!老头子我活了七十多年,也算是活到头了,但村子里的人是无辜的呀!不能因为我们家亏欠她,她就报复整个村子里的人呀!更何况,我们家已经得到了应有的惩罚呀!”

    道士向四周看了看,问道:“村子里的人也都被她诅咒了吗?”

    老者沉重地点了点头:“没错,这些年来,村里女人生出来的孩子无一例外都是女孩,就是没有男孩。没有了男孩,村子就没有了劳动力,也没有了传宗接代的。本来村子发展的还算不错,结果现在,原本好好的村子已经死气沉沉了,很多人都说这是一个被诅咒的村子,有钱的能搬走的都已经搬走了,现在这村子里剩下的也就是像我们这样的老人了。”

    我扯了一下道士的袖子,低声问道:“这女鬼怎么有这么大的怨气?现在女鬼已经被你给除掉了,村子里的诅咒是不是就能解除了?”

    道士沉默了好一会儿,才慢慢开口道:“女鬼可能并不是这个诅咒真正的发起者,她的怨气虽然重,但也不至于有这么重。我觉得多半那个鬼婴才是这个诅咒真正的发起者。看来鬼婴身上的怨气早就严重影响到了村里人,既然现在女鬼死了,鬼婴身上的怨气更重了,如果再不早点除掉他,整个村子就将面临着灭顶之灾呀!”

    听道士这么一说,老者都吓坏了,他哆哆嗦嗦地说道:“道长,您可一定要救救我们村子啊!”

    道士点头道:“我今晚既然都过来了,这个不用你说我也会帮你们的。你就放心吧!现在你赶快带我到你儿子家去看看。”

    “好!跟我来吧!”

    老者背着手在前面带路,好像是心事重重的样子,步速并没有很快。

    走了十多分钟,随着婴儿的啼哭声越来越大,我们终于走到了这间破旧的屋子附近。

    老者向前指了指:“这里就是我那逆子家了,原本周围还有墙,后来全让村子里盖房的人家给拆走了,只留下这一间房。”

    道士点了点头,从衣服兜里拿出了一小瓶液体,像滴眼药水一样滴在了自己的眼睛里,然后很认真地向屋子看去。

    我好奇道:“道长,你眼睛不舒服吗?为什么要滴眼药水?”

    道士瞪了我一眼:“这叫牛眼泪,把它滴在眼睛上就能看到鬼魂了。要不然,鬼魂有意把自己藏起来,你无论有天大的本事,除非有阴阳眼,否则就像瞎了一样,什么鬼魂也看不到。”

    我点点头,在一边看着道士,不再打扰他了。

    老者也是看得出神,半天都没说一句话。

    过了半晌,道士笑道:“果然在这里!阿永,你去把这些道符贴在屋子的四周。”

    我接过道士递给我的一沓黄色道符,心里有些发虚,问道:“道长,那鬼婴就在这屋里,我现在走过去贴道符,不会有什么危险吧?”

    道士有些生气地说道:“你不去贴难道还让我去贴吗?你自己惹上的鬼,还让我去冒险?”

    我一听就知道这事儿多半很危险,但也没有办法,这毕竟是我惹上的鬼,怪不得别人。

    我双手紧攥着道符,三步一回头地向屋子那里走去。

    道士他们距离屋子有十多米远,我走这段距离足足走了两分钟,距离屋子只有一米不到的时候,我回头看了一眼道士。道士仍在专心致志地观察着屋子的情况,看来要是有危险的话,他应该会在第一时间内通知我。

    我放心下来,壮着胆子向屋子的一角走去。我拿起一张道符,刚要向墙上贴去的时候,耳边突然传来了无比凄厉的啼哭,吓得我身子一软,直接倒在了地上,手上捏着的一张道符也没有贴到墙上,被一股阴风一吹,不知道刮到哪儿去了。

    “臭小子!快贴道符!这鬼婴目前没有行动能力,可等这鬼婴暴走了之后,它就能行动了。到时候,我们谁都走不了!这鬼婴要远比女鬼厉害,我都不一定能保证收得了它!”

    道士在我身后大声喊着,声音很焦急。

    我回头看了一眼,刚才那个站在道士旁边的老头已经躲开老远了,现在正在躲在一棵大叔后面向我这边张望着。

    我意识到这次真的很危险,如果我没有贴好道符的话,恐怕不但会丢了自己的小命,还会害道士丧命于此。

    反正后面有道士保护我,拼了!

    我咬了咬牙,站起来很迅速地把手中的道符贴在了墙上。

    还没等我走开,一股阴风袭来,这张道符也跟着飞出去了老远。

    “咬破手指,把血抹在道符上!”

    道士又在后面喊了起来。

    本来我都已经不害怕了,听到道士这话,我心中又产生了极深的恐惧。

    因为我晕血!

    我从小就晕血,不是因为胆小,而是一看到我自己的血从我体内流出来,我两眼就会一抹黑,直接失去意识。

    我想了想,毕竟我此时的举动不仅关系到我和道士的性命,甚至还关系到夏水村全村人的性命。

    我慢慢把食指放进嘴里,用两排牙齿轻轻咬住手指,眼睛一闭,牙齿使劲儿一咬,我赶紧闭着眼睛把道符贴在墙上,伸出食指在上面抹了一下。

    阴风又刮起了,我睁开眼睛,发现这次抹了我血的道符果然牢牢贴在了墙上。 死亡货车:

    我尽量不去看自己的手指,继续向另一个墙角走去。

    “速度再快点!鬼婴已经濒临暴走了!只有把四个墙角都用道符贴上才能暂时封印他!”

    很快,第二个墙角也被我贴上了道符。

    阴风越来越大了,我觉得身上一阵阵刺骨的寒冷,不禁打了个激灵。

    剩下的两个墙角在后面,我只能暂时绕到后面去,道士也就看不见我了。

    我也不是那种不知道事情轻重缓急的人,尽管我很害怕、很紧张,但我还是很快地将第三个墙角也贴上了道符。

    可就在贴第四张道符的时候,我的食指突然没有血流出来了!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