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伴花 作品

第012章 鬼婴

    “负心汉!你绝不会有好下场!你的女人会因你而死去,会死的很惨!你这负心汉也会不得好死!永世不得超生!”

    听着女鬼越来越恶毒诅咒,我实在是忍无可忍了,恐惧和愤怒全都到达了极致,也不知道从哪儿来的力气,伸出一拳就打在了电视上面。

    “哐当”一声过后,屋子里立刻就安静了,电视屏幕上的碎片“垮啦垮啦”掉落在地上。我感觉我的拳头上火辣辣的疼痛,用手一摸,一股黏糊的液体不停地流淌出来。

    我知道一定是流血了,就找到手机,打开手电筒功能,用卫生纸简单包扎了起来。手上的疼痛反而让我变得清醒了不少,但看到血,我脑海里又浮现出了女鬼七窍流血的样子,非常吓人,

    我不禁疑惑起这女鬼到底被道士除没除掉了,要是按照道士所说的,这女鬼去投胎转世了,那她又怎么会出现在电视机里呢?

    就在这时,原本已经回归安静的屋子里突然传来了一声婴儿的啼哭声,这声音非常恐怖,让我听得心惊肉跳。

    我拿起手机,用手电筒功能向四周照了过去,想要看看这哭声到底是从哪儿传来的。

    然而就在我什么也没发现的时候,我不经意间向手机屏幕上扫了一眼,吓得我差点儿没把手机给扔了。

    漆黑的手机屏幕上一个婴儿的面孔若隐若现,这婴儿狰狞地笑着,面部肌肉全都扭曲了,眼睛全是黑色的,就像两个黑窟窿,嘴里时而张开,时而紧闭,但我能很清楚地看到他连牙齿都没长的嘴里全都是鲜血!

    最终我还是保持了理智,没有把手机给扔了。因为之前李老道说过,女鬼的孩子虽然积怨已深,但是年纪太小,伤不了我,所以我才有胆子正视这婴儿狰狞的面容。

    可我想了半天也不知道该如何处理这件事情,之前我把电视屏幕打碎了,女鬼就消失了,难道这次要让我把手机也给砸了?

    我想了想还是算了吧!既然这孩子伤不了我,我也就不糟践东西了。

    我试着把手机屏弄亮,可无论怎么弄,婴儿的脸总是在手机屏幕上若隐若现,非常诡异。

    而此时,屋子里婴儿的啼哭声也越来越密集了,最后似乎都不仅仅是普通婴儿的啼哭了,而是在痛苦的悲鸣。我用枕头把耳朵捂住,这声音就穿过枕头进入我耳朵里,让我满脑子里回响的全是这种阴森可怖的声音。

    看来这孩子的怨恨实在是太深了,虽然他没能力伤害我,但这是想用这种声音把我逼疯呀!

    我想了想,不能坐以待毙,于是我把手机和钱包揣兜里,就匆匆忙忙离开了这里,在路边打了辆出租车去找道士家。

    好在现在只有七、八点钟,不算太晚,没等多长时间就等到了一辆出租车。

    要是再晚一点,在这个人烟稀少的拆迁区里,肯定一辆出租车都没有,只能找黑车。

    道士家所在的稻田村距离我们南极路货运站的距离说远也远,说不远也不远,我让司机师傅能多快就多快。他也很给力,几乎就没踩过刹车,晚上车少,半个小时就开到了道士家。

    这一路上我的脑袋里全都是婴儿的啼哭声,哭得我心烦意乱,我问司机能不能听见有婴儿哭,司机面色苍白地看着我,颤抖着摇了摇头,还以为是遇见鬼了。

    我看司机流了好多冷汗,就没再和他说什么,到地方之后,我把钱给他就下车了。

    这司机胆子真小,我刚下车,连车门都还没关,司机就一脚油门,急驰而去。

    我笑着摇了摇头,有时候我也真佩服我这胆量,见到这么鬼也没被吓疯了,真是奇迹。

    看着出租车开远了,我才回过头来看了一眼村子,我刚看一眼,心跳就剧烈加速了。

    这村子也真是够落后的,连个路灯都没有,远远望去,前村和后村这么大的地方,没有半点灯火,难道这村子里的人都这么早就睡觉?

    我来不及多想了,耳朵里又钻进了婴儿的啼哭声,再加上我身处荒郊野外当中,不禁觉得脊背发凉。

    这也没办法,竟然都来到这里了,总不能再找出租车回去吧?

    道士家我前些天来过,住在后村,很远,但我知道路,可以绕过很多弯路。

    我知道时间紧迫,要是再找不到道士,我早晚会被这婴儿的哭声给逼疯。

    我一路小跑,十多分钟之后,跑到了道士家门口。

    也不知道道士是怎么想的,他家的位置是全村最偏僻的地方,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冷风吹来,我打了个激灵,尽量不去想那些恐怖的事情。但无奈耳边婴儿的哭声越来越大了,我的心脏通通直跳,冷汗也流了下来。

    我敲了几下门,大声喊道:“道长!道长!你睡了没有?没睡我就进去了啊?”

    屋里黑灯瞎火的,我也不知道有没有人。今天晚上阴天,月黑风高,伸手不见五指,我总觉得这里阴森森的,不像是什么好地方。

    但我转念一想,这里是道士家,大门上贴着道符,门外大树上也挂着桃木剑,总不会有鬼这么不长眼,在道士家里动土吧?

    可道士去哪儿了呢?我叫了这么大声他怎么没听见?是没在家?还是睡着了?  [ 首发

    反正猜也猜不到,还不如进屋去看一看,我没再犹豫,直接向屋里走去。

    冷风断断续续吹来,破旧的窗户发出“吱呀吱呀”的响动,我推开门,屋里一股阴寒之气吹来,这大夏天的也让我哆嗦了起来。我记得上次来这里的时候没有这么冷清啊?

    我壮着胆子继续向里面走去,这屋里十分安静,我的耳朵里除了有婴儿的啼哭声,什么声音也听不到了。

    我用手电筒在道士睡觉的床上晃了晃,被子乱放在床上,但人却不在。

    真是太奇怪了,大晚上的不在自己家,还能去哪儿?

    我走过去,学着警察的样子用手在被子里摸了一下,被子里冰凉,看来应该之前也没有人睡过。

    就在我要转身离开的时候,身后突然有一只冰冷的手放在了我的肩膀上。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