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伴花 作品

第003 章 婴儿鞋

    我本以为自己会距离那个诡异的女人越来越远,但意外的事情发生了。

    恍惚间,我竟然看到前方不远处,那个抱着孩子的女人又站在了路中间!

    我揉了揉眼睛,定睛一看,发现这个女人绝对是刚才的女人,头戴大红花,脸色煞白,肯定不会看错!

    这么一来,我更是不敢停车了,像刚才一样,尽量错开女人把车开过去。

    这次和上次唯一的区别就是,我从女人身边把车开过去的时候车速明显变快了,而且我眼角的余光没有瞥见女人诡异的笑容。

    可能是我有意不去看她吧!要是再看到那种让人浑身发冷的笑容,我估计我就快崩溃了。

    开过去没多久,我又发现前面出现了女人抱着孩子的身影。

    妈蛋!难道我今天遇见了传说中的鬼打墙吗?

    尽管我非常害怕,精神已经濒临崩溃了,但我还是在每次从女人身边开过去的时候尽量不伤害到她。其实也没别的,就是觉得鬼是不好惹的,不理她都如此恐怖了,要是再把她给撞坏了,那估计我就别想好好活着了。

    如此反复了十多次,我觉得天都快亮了。在人最紧张的时候,时间往往过的是最漫长的。

    终于,在我快要放弃的时候,我发现这次我开了怕这个老家伙做出什么伤害我的事情。

    返程的时候,遇见了一起事故,堵车堵了老长,在车上等的时候,我打开了车里的抽屉,想要看看这车上有什么东西。

    其实也没什么东西,除了有一些保险之类的文件,剩下的也就是一沓报纸了。

    报纸像是已经放了很久,最底下的报纸都已经泛黄了。

    我随手打开了一份,第一眼看见的大标题就让我打了一个寒颤。

    “东方货运公司老员工王师傅心脏病发作猝死。”

    怎么又是东风货运?怎么又是心脏病猝死?

    我又打开了好几份报纸,几乎每一份的大标题上都写着类似的事情。

    我粗略地算了一下,近十年来,东风货运一共死了十三名老司机。

    我越看越害怕,怪不得这份工作薪水这么高,原来是总死人呀!为什么这些人都是心脏病猝死呢?难道这辆货车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还是真的有鬼?

    我不由得想起了昨天晚上遇见的抱着孩子的女人,又看了一眼旁边座位上放着的那只婴儿鞋,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我今天说什么也要想想办法,必须要弄清楚这些事情。

    回去之后,我在货运站的食堂里吃了饭。

    别看这货运站很小很偏僻,里面的员工还真不少,光负责清洁货车的大姐就有十来个人,司机也不少,只不过都是长途司机,有的隔三差五回来一次,有的十天半月回来一次。他们来这里都是为了交车,或者吃顿饭,像我一样开夜车的人一个都没有。

    我找了一个看上去很憨厚的保洁大姐,悄声问道:“大姐,这里是不是就我一个人是开夜车的呢?”

    大姐本来笑脸盈盈的,嗓门很大,但是听到我问这个问题,立刻就不笑了,声音也压低了很多,“小伙儿,我看你不像是什么坏人。大姐就跟你说一句实话吧!你在这儿开夜车不是什么好差事,这辆车上已经死了很多人了,你要是想活命,就趁早辞职走人吧!”

    我紧张地问道:“这辆货车到底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呀?”

    大姐冲我摆了摆手,“你问啥我也不知道了,你知道太多也没啥用。知道多了,也保不住自己的命。”

    我还是不肯放弃,我的命,我自己一定要抓住!

    “大姐,开过这辆车的人真的都死了吗?”

    大姐叹了一口气,“你别说,还真有一个人活下来了,但他也是很早就辞职不干了才保住的这条命。”

    我又问了那个人现在住哪儿。

    一开始大姐不想告诉我,但我知道大姐不是那种心里能藏住事儿的人。经不住我几次三番,软磨硬泡,大姐就把她知道的全都告诉我了。

    我谢过了大姐,吃饱了饭,就去按照大姐告诉我的地址去找那位吴师傅了。

    走进吴师傅家住的大院之后,我才明白为什么吴师傅也愿意去干这份挣钱的活儿了。

    这大院也太破了点吧!估计吴师傅也是穷苦人家,需要用钱。

    我找到吴师傅的时候,他正拿着一个榔头在屋子里敲敲打打,看来他是一个技术很差劲的木匠。

    我走过去客气地问道:“您老是吴师傅吗?”

    吴师傅转过头看着我,把手中的榔头放下,点头,反问:“你小子是哪儿冒出来的?找我订做家具吗?”

    我第一眼看见吴师傅的是就觉得他有点不对劲儿,听到他说好之后,就更觉得他不对劲儿了,但又说不出来是哪儿不对劲儿。

    “我是来找您问一些事情的。”我看门见山地问道,“您是在东风货运开过夜车吗?”

    吴师傅听完之后,脸色变得铁青,半天没说出来什么话,最后淡淡说道:“这已经是几年前的事情了,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吧!别提了。”

    “您不是已经躲过一劫了吗?其他开过这辆车的全都死了,只有您活了下来。我这次来特地是要让你为我指点迷津的。”

    吴师傅显然是不愿意再说什么了,转身就向屋里走去,顺手把屋门也给关上了。

    我跑过去敲门,从兜里拿出一沓子钱,“吴师傅,有话好好说。这点钱您先拿着,是晚辈孝敬您的。”

    一听到有钱拿,吴师傅立刻就把门给打开了,简直就像是穷疯了一样。

    我给吴师傅的一千块钱是我所剩无几的生活费了,好在在东风货运可以管吃管住,暂时用不到太多的生活费。

    吴师傅拿了钱之后,态度明显不一样了,把我请进屋里之后,还给我倒了一杯茶水。  [ 首发

    那杯茶我刚喝一口就吐出来了,不知道这壶茶放了多久,刚喝进嘴里就有一股馊味儿。

    不过我也管不了这么多了,还是寻求保命的方法吧!

    “吴师傅,这么多在东风货运开夜车的人都死了,就你能活着,你肯定有什么厉害的对策吧?”我眼里冒光地问道。

    吴师傅叹息道:“小伙子,你看我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

    我仔细盯着他看了一会儿,的确发现了什么不对劲儿的地方,说:“您好像没有胡子,连喉结也没有,说话声音很细。”

    吴师傅听完我说的话,差点没哭出来,哭丧着脸说道:“当初有个道士找到了我,说我很快就会没命。我求了他很久,他终于答应教给我保命之法。可无奈我干太久了,陷太深了,道士说我保全性命肯定是不可能了,最多只能保住半条命。”

    “半条命?”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