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伴花 作品

第001章 奇怪的货车

    我叫陆浩永,就是一个普普通通开货车的,我没觉得我特殊在哪里。祖上是十代贫农,自己这些年也没打拼出来,没房没车没女朋友,算得上是一个地地道道的穷吊丝。

    我从十八岁开始就在市里的马达货运公司工作,工资虽然不高,但也稳定,对于只有初中学历的我来说算是很不错的了,所以这么一干就是六年。

    本来以为我可以一直干这份工作干到退休,因为我连合约都签了,一下子就签了三十年,期间只要我没有违约的行为,我就可以一直干下去,享受正式工的待遇。

    可万万没想到,就在一个再平常不过的下午,却发生了一件足以影响我一生命运的事情。

    那天,我刚刚送完一趟货,把车停在路边儿,坐在正驾驶上抽烟。突然上来一个西装革履的中年人,看上去也是个白领级别的人,看他笑脸嘻嘻的,我也没在意,觉得他多半是来问路的。

    但他上来之后,一句话都没说,只是盯着我看,脸上笑眯眯的,看得我心里发毛。

    难不成我今天遇见变态了?

    我急忙把烟掐了,问道:“你要干什么?”

    谁知道他把手伸进了西服上衣里,竟然从崭新的西服里拿出了一块砖头,直接就扬到了脑后。

    我觉得今天肯定是遇见抢劫的了,现在也管不上别的了,还是保命最要紧啊!

    我知道现在已经来不及下车逃跑了,既然他都已经把砖头扬了起来,下一步肯定是要砸我的脑袋。

    于是,我当机立断,双手抱头,躲进了方向盘底下。

    让我做梦也想不到的是,这个中年男子竟然没有选择用砖头砸我,而是开始砸起了车。

    我听到一阵“叮叮当当”的声音,紧接着就开始觉得车在震动着。

    我急忙抬头,发现中年男子正在用砖头疯狂地砸车,他前面的设备已经被砸了个稀巴烂。

    我真是没想到这个西装革履的人竟然能做出如此粗鲁的事情,我刚要去阻拦他,就只听“啪嚓”一声,他竟然把前面的玻璃也给砸碎了。

    突然,他身形一晃,从砸坏玻璃的漏洞里跳了出去,然后把砖头扔在一旁,像兔子一样撒丫子跑了。

    看着他逃跑的身影,我余惊未定,这可把我给吓坏了,我还以为从此就见不到明天升起的太阳了呢!没想到他只是把我的车给砸了。

    我看着这辆原本没什么大毛病的货车,现在被砸的是一塌糊涂,心里非常难受,要知道,这车被破坏成这个样子,我是很有可能被辞退的啊!

    想到这里,我急忙拿起手机报了警,希望警察可以处理好这件事情。

    我们龙云市警察的办事效率还是比较不错的,可能地方就只有这么小,案子也少,所以十几分钟之后,就开来了一辆警车,把我给带走了。

    之后,公司的领导也去了警察局,他们一直认为这是一起很严重的故意伤害罪,很有可能是一次有组织、有计划的暴力犯罪,所以一定要仔细调查。

    接受了审讯之后,我坐在休息室里等结果。

    等了一个多小时,他们又把我叫进了审讯室,问我有没有什么家族病历。

    我一下子就愣住了,我爷爷有糖尿病算吗?

    他们问我,家里有没有老年痴呆的家族史。

    我仔细想了想,还真没有。

    他们紧接着又问了我几个和精神病有关的问题。

    我当时就气坏了,把他们臭骂了一顿。这还是警察吗?警察怎么会问这种幼稚的问题?

    最后,公司经理走了过来,让我冷静,然后告诉我,货车上有监控录像,已经把当时所发生的情况记录了下来。

    这时我才猛然想起来,以前公司担心在货运途中会遇见什么特殊情况,就在车上安装了摄像头。现在有了摄像头,估计很快就能把犯罪嫌疑人抓到了。

    但是我看经理的表情好像并不高兴,反而非常担忧。

    紧接着,警察公开播放了监控里的视频。

    我看了这段录像之后,头皮险些炸开,后背的冷汗瞬间就湿透了。

    在录像里,一开始,我正坐在正驾驶上抽烟,可突然,我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拿起了一块砖头,然后疯狂地在车里砸了起来,很快就砸了个稀巴烂,最后在驾驶座上坐了一会儿,掏出手机,拔打了一个电话。

    看到这里,警察就把录像暂停了,然后像看一个精神病人一样看着我,问,这是你吗?

    眼见为实。录像总不会是骗人的。更让我无法否认的是,这段录像的开头和结尾都是真实的我,可就是中间这段,让我怎么都不敢相信那是我。

    尽管到最后,我在警察面前一口否认了发生在录像里的事情,警察也没有什么太好的办法,因为精神病犯罪是不需要承担任何刑事责任的。

    按理来说,像我这样的情况,本应该送往精神病院的。但我们龙云市没有精神病院,再加上公司经理念在我这些年任劳任怨工作的份上,就在警察面前说了些好话,结果警察就把我给放了。

    同时,马达货运公司也把我给辞退了。

    我实在想不到正值事业上升期的我竟然会落得现在这个下场,难道我真的有精神病吗?

    说真的,我从小到大,除了学习成绩不好,老师总骂我二傻子之外,我的精神就没什么不正常的地方了。

    可那段录像又该怎么解释呢?

    经受了失业的打击,还有被误解为精神病的无奈,再加上那段奇怪的视频夜夜出现在我的梦中。我烦躁不已,整天借酒消愁,日子过的异常颓废。

    直到一个电话突然打来,又改变了我的人生命运。

    那天我从烂醉当中刚刚醒来,手机就响了起来,我迷迷糊糊地接了电话。

    “你是陆浩永吗?”对方是一个中年男子,声音很正式。

    “没错,是我。”我口齿不清地说道。

    “我们东风货运公司收到你投放的简历了,鉴于你有六年的驾龄,我们决定让你来进行面试。你如果没什么事情的话现在就过来吧!我在南极路西街16号的货运站等你。”

    什么?我什么时候投放简历了?

    这该不会是诈骗电话吧!

    我刚要开始骂街,就突然意识到,东风货运公司可是我们市唯一一个能够和马达货运公司相匹敌的货运公司啊!能得到东风货运的青睐,我绝对是捡了大便宜了,就算工资比之前低我也愿意。

    现在既然是东风货运公司给我打的电话,我还是先看看情况再说,说不定真的就天上掉馅饼,砸到了我头上呢!

    于是,我乐呵地说道:“没问题,我立刻就过去!”

    挂了电话,我就去公交车站等车了,今天的车也够顺,刚走到车站就来车了。

    南极路虽然是在市区,但也已经很偏僻了,几乎是在和市郊接壤的地方。我上了车之后才意识到东风货运总部不是应该在市中心的位置吗?所有对新员工的面试也应该在那里进行才对啊!

    算了,还是不想了,能找到工作就行,管它去哪儿面试呢!

    公交车坐了四十多分钟才到南极路,还不是到了西街,我又走了二十分钟,终于到了电话里说的位置。

    这是一片荒废的棚户区,据说前几年就嚷嚷着要拆迁,结果拆了一半又不拆了,居民早就住楼房去了,只剩下这一片断壁残垣。

    我走到里面才知道,这里有一个小仓库,曾经是东风货运的一个货运站,这些年虽然没怎么重点经营,但现在也的确是东风货运的地方。

    我借着手机的亮光在一大堆破砖头子的包围中找到了这个货运站,里面有一间装修得还算不错的屋子,灯光很亮,我看见一个西装革履的中年人正在对着笔记本电脑认真看些什么。

    我走过去敲了敲门,房门半掩着,我就进去了。

    “我是陆浩永,刚才有人给我打电话说让我过来面试。”我很客气地说道。

    中年男子听了我的话,转了一下椅子,面向了我。

    我一看到这人的脸,立刻就怒火中烧。他娘的!这人就是那天砸我车的狗东西!

    我一把抓住了他的袖口,怒道:“你前些天刚砸了我的车,现在又把我骗到这个鬼地方,到底想要干什么!”

    他愣了一下,尴尬道:“这位先生,请你放尊重一点,你不是来这里面试的陆浩永吗?”

    我指着他的鼻子骂道:“你这狗东西别跟我装了!你就算是化成灰,我也认识你!”

    他苦笑道:“你真的是认错人了,我在这里工作了这么多年,公司都能证明啊!还有,你可以想想砸你车的那个人是在哪一天砸的,我最近这些天每天都在加班,几乎每天从早到晚都在办公室里,货运站里的工作人员都可以证明。”

    我还真是较上真了,别以为他这么说就能骗了我。眼见为实,我最起码也要见到他的工作记录才行。

    没想到我说了那天的时间,他果然翻起了电脑里存着的工作记录,还有一些纸质的文件,全都拿给我看。很多电子文件上都显示着处理时间,这些时间正是那天我出事的时间。

    而且这些数据还需要他用指纹识别,肯定不能弄虚作假。

    在这些证据的证明下,我才终于相信是我认错人了。天底下长得像的人有很多,说不定还真就碰巧了。

    反正东风货运公司里员工的待遇不错,说不定我因祸得福,还能在这个公司长久发展下去呢!

    不过,我刚才那么粗鲁地对待这个面试官,我会不会分分钟就被秒杀掉呢?现在公司领导哪个不需要阿谀奉承?哪个不记仇呢?

    这时,中年男子看了一眼手机,说道:“我叫周杰,刚才给你打电话那个手机号就是我的私人手机号,以后有什么事情和我联系就行了。今天的面试就算你通过了,你待会儿准备一下就上岗吧!”

    我愣了一下,这面试未免也太容易了点儿吧!而且,我刚才对他还是那样一种态度,他瞎了眼也不可能让我面试通过啊!

    我问:“我具体的工作是什么?工资怎么样?”

    中年男子一拍脑门,“不好意思,我刚才太着急了,具体情况还没和你说。你的工作很简单,每天晚上十二点从这里出发,把货车开到市郊张村,那里有我们的一个货运站。这条线我们已经走了很多年了,单程时间大概是四个小时左右。你四点到达之后,可以休息两个小时,然后六点的时候准时开回来,十点回到这里,你就下班了。”

    我挠了挠头:“每天都是夜班啊?我这时差可能适应不过来。”

    中年男子笑道:“怎么会呢?让一个大活人白天睡觉,晚上出来,不成鬼了吗?考虑到你上夜班会比较辛苦,开夜车也需要时刻全神贯注。所以你开一天歇一天,保证良好的精神状态。工资每月一万两千块,累月递增,逢年过节还会有奖金,有什么事情请假就行。”

    我勒个去!

    我听完之后都快疯了,这么好的待遇真是天上掉下大馅饼啊!要知道我在马达货运干了六年,每月的工资也只有四千块钱,一个月要干满二十八天才行,过年都不让放假。我真是后悔早点没有来这里工作了。要按照这种行情下去,用不了几年我就能在市里买一套房子了。

    对于我这个屌丝来说,在市里有房子就是最大的美梦了,我想着想着,哈喇子都快流出来了。

    我激动地说道:“杰哥放心,我一定好好干,不会对不起这些钱的。”

    周杰笑了一下,叮嘱道:“还有几点你要注意一下,开车的时候要专心开车,不能听音乐、抽烟,更不能酒驾。如果遇到特殊情况需要打电话,也必须要降低车速,在最短的时间内打完电话,不然的话就要靠边停车。”

    我自信满满地点头:“这行我干了六年,规矩我都懂。”

    周杰继续说:“路上的行程会比较长,考虑到人有三急,所以你在中途可以停车,但是每次停车的时间不能超过十分钟,一定不能超过!”

    看着周杰紧张兮兮的样子,我也紧张了起来,疑惑道:“杰哥你是怕耽误了时间吗?你放心,无论我路上耽误多长时间,我一定能在四点准时到达。”

    周杰冲我摆了摆手,“不是时间的问题,你听我的就行了,规定就是规定,你记住就行了。另外,就是有几个地方经常会发生一些抢劫的案件,前两天在防洪口还有一个妇女被歹徒给捅了十三刀,所以为了保证货物安全,你需要在这些地方多多留意。”

    我们龙云市的法制的确不是太好,尤其是在通往这村的那条路上,非常偏僻,还有很多荒废的村落,指不定会遇见什么不法分子呢!

    为了保证货物的安全,和我自身的安全,我问道:“杰哥,那我都需要在哪些地方特别留意一下呢?”

    周杰想了想,说:“防洪口我刚才说过了,还有就是林家店和东山矿,这两个地方也不太平,总有小孩子半夜去那边玩,结果失踪的。”

    为了将来能买房买车,我继续点头。

    周杰想了想,又说道:“最后需要注意的就是,你到达张村货运站之后,把车交给老李头就完成任务了,他会安排你进屋休息,你踏实睡到六点钟,老李头会叫醒你,你再开车回来。记住,无论外面发生了什么,千万不要出屋去看,好好睡你的觉就行了。”

    听到这里,我察觉到了什么不好的事情,我紧张道:“杰哥,你跟我说实话,你们是不是要做什么非法的勾当啊!”

    周杰有些生气了,“你怎么说话呢?我们东方货运公司怎么说也是一个早就上市了的大公司啊!这么多年来,咱们公司一直是全市的模范公司,甚至连一条绯闻都没有。你是怀疑我不是公司的人,还是怀疑公司?”

    我愣了一下,没想到周杰会说出这么一串话,我实在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难道我冤枉他了?

    周杰打开抽屉,拿出一沓文件,递给我,“你看看,这全都是咱们公司需要处理的文件,刚才我也拿给你看了,上面几份就是我刚刚签过字的,你现在信了吗?”

    这些文件我也看不太懂,但我看每一份文件上都盖着公章,上面印着“东方货运公司”的字眼,文件底下还有周杰的亲笔签名,看样子不像是假的。

    我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抱歉啊杰哥!我刚才脑袋抽筋了,说错话了,你别怪我啊!”

    我真是担心说错了什么话白白丢掉这么一份好工作,毕竟人家是大公司,刚才我的态度也确实不好。

    没想到周杰却很客气,微笑道:“没关系的,咱们这个办公地点确实是有些破旧,让你怀疑了。”

    他紧接着递给我一份文件,又拿出一个印泥,“来!按个手印,合同就生效了。你先看一看,合约是六年,要是违约可要罚高额的罚款哦!”

    我二话没说,直接就在合约上按了一个手印,咧着嘴笑道:“六年太短了,我还想干六十年不走呢!”

    周杰收好文件之后,看了一眼表,“现在是十点多,你先去隔壁休息一会儿,等着晚上十二点发车。隔壁有床,你可以睡一会儿,但是千万不要睡过头了。”

    我点点头,来到隔壁睡觉了。

    别看这四周破破烂烂的,屋子里面装修的还不错,不但有床,还有电视,闲得无聊或者睡不着觉可以看看电视消遣一下。

    不过,为了能够开夜车的时候有精神,我还是用手机定了闹钟,躺在床上睡了起来。

    十一点五十分的时候,闹钟响了,我揉了揉眼睛,坐起来伸了个懒腰。

    失业这三个月以来,我一直是特别规律的作息,每天晚上都睡得很好,可现在突然让我开一宿夜车,我还真是有些不适应。

    为了钱,我还是克服了自己的困意,从床上爬起来,找到了周杰。

    周杰已经在门外等我了,看我出来,拍着我的肩膀说:“小伙子,趁着年轻,好好干吧!”

    说完,他带着我看了一眼货车,是那种中型货车。驾驶室两个座位,车厢全封闭,车厢后门被一把黑色大铁锁紧锁住了。

    “车厢的钥匙在老李头那里,他一看见货车就什么都明白了。”周杰想了想,“嘱咐你的事情都别忘了,发车吧!” http://

    “保证完成任务!”

    我拍了拍胸脯,娴熟地启动了车,打开车灯,慢慢开走了。

    别看我岁数不大,但我的驾驶技术绝对已经非常娴熟了,尤其是龙云市周边的村子,我全都门儿清,随便说个地方我都会走。

    张村算得上是龙云市范围内最偏僻的地方了,路也不好走,其中大部分路段都是土路,非常颠簸。

    马上就要驶出市区的时候,路边一个穿着红衣服的小女孩冲我招了招手。

    我看这小女孩岁数也不大,十三、四岁的样子,现在这大晚上的,说不定是有什么急事。

    我心肠一直很好,就踩下刹车,把车停稳在路边。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