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待我的茶 作品

101 结局

    俗话说,会咬人的狗不叫。

    突然地,吴波站了起来往顾盼这边走了一步,却又突然自己往后跌倒,嘴里还不住的嚷嚷着:“喂,顾盼,我好心要扶你,你干嘛要推我?”

    神经病,顾盼理都懒得理她,却突然看见有一个男人一阵风似的从她身边跑过。

    由于她们所坐的位置,正好是吴波正对着房门口而顾盼坐她对面,根本就看不见有人朝这间房走进来了。

    吴波刚才的动作加上那语言那神态,综合起来,真有够俗套狗血的啊。

    夏亦初走进来之后,所看到的只能是,坐顾盼对面的女人突然神经似的站了起来然后又跌坐到地上了,配合她的话语,肯定以为是顾盼把吴波推倒到地上去的。

    顾盼撇嘴,亏那个女人还号称是海归的高材生还嫁过人呢,居然用这么蹩脚无聊的招数暗害自己的女同胞。

    夏亦初跑到他们中间的位置,先是看了吴波一眼,却转过头来问我:“盼盼,你没事吧?”

    吴波很是惊愕,顾盼却只是不在乎的耸耸肩,先礼后兵,哼,男人!

    不过,她还是低估了夏王子的智慧和情商,只见他接下来先是小心翼翼的将顾盼扶起来,一手搀着啊的腰,然后才对地上坐着的那个看起来不再优雅的女人说:“吴波,我早就对你说过了,过去的事情都已经过去了。我现在已经结婚了,而且我太太肚子里还怀了我的孩子。”

    “可是她的孩子——”

    “够了,”夏亦初低吼,“吴波,别以为你做过什么我都不知道,这种有损医德的事如果我告诉吴伯父,就算你是他的女儿,我看吴伯父也不会原谅你的。”

    惊讶的神情在吴波脸上一闪而逝,她却不放弃,一个使力站了起来,继续努力的说着:“亦初,我知道,你是怪我当初离开了你,你娶了别人也是做给我看的,其实你并不爱她对不对?要不然你怎么会结婚又离婚?你不知道我要回来,这才又跟她复了婚,不过亦初,我不会怪你的暂时出轨的。真的,只要你跟她离婚,我还是愿意跟你在一起的。”

    这位姑娘,你自说自话的能力太强了吧?

    夏亦初一手搂着我,语气坚定的对吴波说:“我再跟你说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了,吴波,我想我从来没给过你那方面的暗示,不懂你为什么有这么奇怪的逻辑。我娶了顾盼,自然是因为我爱她,我夏亦初是那种会委屈自己,为了做给谁看而特意去结婚的人吗?我做事一向讲求公私分明,所以才会聘用了吴助理,如果你做不到,很抱歉,我想夏氏似乎不适合吴小姐的发展。”

    然后,夏亦初就带着顾盼扬长而去,只留下呆若木鸡的吴小姐站在那里。

    其实,顾盼也有点愣神,没有反应过来。

    一直将她带回卧室安置在床上坐着,夏亦初才说:“那天晚上你说的话,我现在回答你,我之所以一下子就相信了那么拙劣的谎言,不是因为我对吴波的在意。顾盼,爱之深责之切你应该知道吧?”

    好几天没回这间卧室了,夏亦初松了松领带这才接着对顾盼说,那天被她推出房门之后,他就在门外站着,倾听着屋里的动静。过了好一会儿,确认她已经睡着了他才又重新拿备份钥匙开了门。

    望着顾盼熟睡的模样,久久没有动弹。

    哇,这个恶劣的男人,以后她一定要把房间换锁,顾盼忿忿的盯着夏亦初,他只是无奈的苦笑一下,接着告诉她,为了公司里的事这几天他一直都很忙碌,晚上一直要到很晚才能上床,怕打扰了她睡觉,干脆就一直住在客房里了。

    也是为了让她冷静一下,知道自己前几天的行为伤了她的心。

    怕顾盼夜里睡不好呕吐难受,他每个晚上都要过来看好几次的,夏某人貌似深情款款的说着。

    难怪她晚上睡觉的时候总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天啊,她每天晚上睡觉之前都将房门反锁了的他居然也都堂而皇之的进来了,太没天理了,这是夏太太的想法。

    终于,夏亦初将夏氏版本的初恋故事告诉顾盼了,其实跟她们说的也都差不多,只是有些微的出入:“当年分手,不是一气之下,是我们很冷静的思考之后做出的决定。两个人的性格理念有很大的差异,就算在一起也只会吵架,那样有什么意思?至于吴波一回来我就聘用了她做助理,盼盼,我看起来像是那么公私不分的人吗?”

    “既然如此,为什么你不告诉我,不告诉我那个吴波跟你是旧识,是你的初恋情人?甚至,你还带她参加你们公司的周年舞会?”

    我在意的是你的隐瞒,你知道吗?这件事林怡婷胡丽婧都知道,我这个间接当事人却反而要她们来告诉我,能不生气吗?

    所谓的夫妻相处之道,坦白是很重要的一个环节啊。

    这才是顾盼的真实感受。

    “我就是怕你多心,胡思乱想才没说的,你现在的身体状况太令人担忧了。至于说参加舞会的事,”夏亦初如是解释着:“吴波回国之后曾经找过我,想跟我重新在一起,我拒绝她了。毕竟是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也不想做得太绝,所以答应了她的一件事,就是在周年舞会上陪她跳一支舞。”

    “盼盼,这件事是我没有做好,我也想过了,我们好不容易才重新在一起的,每个人都要学习摸索,配合对方的节奏生活。我知道你不喜欢那些应酬的场面,可是婚姻不就是这样,两个人都要为对方改变,配合对方的脚步。所以以后,举凡舞会酒会交际应酬,我都会带你去参加,大大方方的介绍给所有人,这是我的太太。免得我晚归,你一个人在家里苦苦等候,好不好?”

    当然好了,这也是顾盼曾经担心的问题,商人重利轻别离,他应酬出入一些不好的场合而她在家里独自担心天马行空的乱想,自然是不会好结果的。

    他能提出这样的办法再好不过了,诚如夏某人所说,她也要有所改变,不能总是由着自己的性子不喜欢了。

    事情说开了,误会似乎也就解除了。

    很明显,那个检验报告是吴波为了拆散他们造假的。当时夏亦初太过于紧张在意加上对吴院长的尊重也就相信了,冷静下来一想,也就明白了。

    最重要的是,夏亦初说他相信顾盼的为人,相信他们之间的爱情。他甚至向顾盼发了毒誓,那一天晚上真的只是喝醉了,什么都没做。

    不管男人的誓言可不可信,顾盼都只能选择相信,这就是生活,有时候追根究底太多只会让自己更难过。

    她只要相信,他是爱自己的,而她也爱着他,这就够了,就可以有足够的力量继续去面对生活中的小误会摩擦磕磕绊绊了。

    生活不就是如此吗?爱情是甜蜜的,而婚姻生活到了最后却只会是平淡无味甚至还会充满荆棘的,再相爱的两个人也会有不合拍的地方,需要不断的去调整自己的步伐配合对方的人生征途。

    最重要的是,两个人都要坚信,只要彼此有心,一定可以携手到白头。

    心中有爱,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

    经过这件事之后,夏亦初对顾盼也更加关怀体贴了。

    好不容易熬过了孕吐期,顾盼的胃口开始好了起来,每天都会吃很多很多东西,而且喜欢的是各种乱七八糟奇奇怪怪的东西。

    这个时候,就要劳累准爸爸了。

    比方说,晚上夏亦初回来,阿姨准备了一桌丰盛的晚餐,他们坐上去准备吃饭的时候,望着一大碗鸡鸭鱼肉山珍海味,顾盼对着夏亦初憨笑:

    “老公,我要吃玉米饼,而且是面点王的。”

    “好,我马上去给你买,你要吃几个?”

    对着他比了比一根手指头,二话不说,夏亦初马上放下碗筷开车去买了。

    等他兴匆匆的拎着装有玉米饼的小袋子回来的时候,却看见顾盼正在喝粥,喝得不亦说乎。

    当然了,有的时候是要吃街口的煎饼果子,有时是要吃龟苓膏,口味千奇百怪品种变化多端,夏亦初都会去给顾盼买回来。

    稍有不耐,她就指着孕妇胎教大全之类的书告诉他:“孕妇要保持愉悦的心情,才能生下健康的婴儿。”

    又或者,三更半夜的时候,非要吃麦当劳的冰激凌或者是重庆酸辣粉,当然了,顾盼都会告诉夏亦初:“这是你儿子饿了,他要吃的。”

    吴波的事情刚过不久,楚靖再次给顾盼打电话,约她见面。

    听他那语气里有浓重的悲伤,顾盼心里很是不安,不会是楚云出事了吧?其实很想去见他这一面的,不过她还是先跟夏亦初说了一下,叫他跟她一起去。

    夫妻之间要学会坦白、信任,不仅是针对他,她也应该如此的。

    “他不会乐意看见我的,这样吧,我送你去,然后在外面车上等着,再接你回家。”

    这一等,足足等了三个钟头。

    楚云的病情再度恶化了,楚靖要马上赶回去而且可能不再回中国了,所以他才坚持要见顾盼一面的。

    楚靖给顾盼讲了一个故事,于是她也就知道了,为什么一个堂堂的大总裁会对皮鞋设计情有独钟。

    楚靖说顾盼很像她,原本接近顾盼是为了报复夏亦初,却在这个过程中犹豫了。

    “那这个姑娘现在在哪里?”问完之后顾盼马上就后悔了,因为,看到楚靖脸色大变,比说起楚云的病情时还要难受的样子。

    最后,他们握手告别,楚靖对顾盼笑着说,要是夏亦初对她不好,随时欢迎她去美国找他。

    回家的路上,夏亦初恨恨的说:“想都别想,我不会给楚靖这个机会的。”

    顾盼暗自觉得好笑,想楚靖那也只是随口说说的,这个男人却这么的紧张。

    一转眼,三个月过去了,胡丽婧生了一个女孩,是在医院里顺产生下的。

    生产的过程足足维持了七个小时,而且从产房里不断的传出女人凄厉的惨叫声,当时把顾盼吓得,几乎要晕倒了。

    “盼盼,你不该来看这种场面的。”夏亦初也很紧张,他捏着顾盼的手,手心里全是汗。

    阿姨冲他笑了一下,“傻瓜,生孩子就是这样的,这是女人必经的过程。”

    “可是,阿姨,小丽叫的那么惨,好像真的很痛的样子。盼盼,以后你破腹产吧,我不要你受这种痛。”

    很奇怪,看见夏亦初这个样子,顾盼心里反倒轻松了许多,“到时候再说吧,顺其自然,生产的过程虽然是痛苦的,可是你真正看到小孩子出世就会很开心了。”

    旁边有个男人可轻松不起来,他不停的上串下跳,最后甚至不顾医生的阻止,非要进产房陪产。

    看着他的背影,顾盼满意的笑了,希望这一次,小丽可以得到幸福。

    却原来,孩子出生以后,不一定会很开心。

    原本夏爸爸是请了保姆和阿姨照顾的,不过胡丽婧坚持要给孩子最好的爱,坚持要母乳喂养,顾盼看她坐月子还休息不起来,经常一个人抱着孩子坐在床上。

    而且她的女儿不知道怎么回事,是一个夜猫子,每天晚上12点的时候一定要嚎啕大哭,怎么哄也不行,一直要哭到一两点。

    吵得一屋子人无法睡觉不说,也担心的不得了,甚至跑了医院好几趟。

    可是医生给孩子做了全面的检查,说孩子很正常。

    最后,还是阿姨说孩子应该是受了惊吓,在床头放了一把菜刀压惊,晚上孩子真的就没有再随意的哭闹了。

    “天啊,养孩子这么辛苦啊。”

    “你放心,以后我会多请一些保姆帮你带的。”

    顾盼白了夏亦初一眼,“保姆带的哪能放心?初为人母自然是要辛苦的。”

    是啊,真的很辛苦,随着肚子一天天的大了起来,晚上睡觉很不舒服。一夜总要起来好几趟,可是身子越来越笨重了,每次都是夏亦初先起床,将她扶起来。

    睡到半夜还会腿抽筋,然后被痛醒,这时夏亦初就会将她的腿搁在他的腿上,给她按摩。

    在他的按摩之下,她才渐渐的睡去。

    睡了不知道多久,突然就醒过来了,看见,夏亦初双手还抱着她的腿,就这么靠在床头斜着脑袋睡着了。

    顾盼知道,最近他都是很辛苦也都睡眠不足的,白天要为了公司的事忙碌,夜晚还要辛苦照顾她这个孕妇。

    动了一下身子,顾盼想抽回自己的腿,好让他能睡得安心一点。

    没想到,这么一个小动作却惊醒了夏亦初,他急急的问着:“怎么了,盼盼?又抽筋了?对不起,我刚才睡着了,来,我继续给你按摩。”

    望着这个男人一脸担忧的模样,顾盼笑了,这不就是她要的幸福吗?

    有夫如此,妇复何求?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