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囍 作品

第66章 生死关头

    低咒一句,顾若简直恨死自己了,果然那已经准备走开的步子突然停了下来,接着就看向了顾若和贾子桓的方向,顾若想都没想直接拿着手机朝着对方的脑袋砸了过去。

    可是即便如果顾若也知道死亡近了,跟暴徒手里的武器比起来,她无异于以卵击石。

    更可怕的是贾子桓一直在流血,此刻的他们连逃跑的力气都没了。

    那暴徒低吼了一句,接着桀桀的笑了一声,在有些空荡的地方听起来尤为可怖。

    顾若打了个冷颤往贾子桓的怀里躲了躲,但又意识到男人受伤了,忙伸手试图护住对方。贾子桓唇角发白,看到小丫头母鸡护小鸡的模样竟觉得有几分好笑,又觉得温暖。

    “宝贝,我爱你。”在一刻,贾子桓不知道他还该说些什么,领证这么久,这还是他第一次正式的对顾若表白,却是这种情况。

    顾若目光紧盯着前面的一步一步走来的暴徒低低的回应,“我也爱你。”

    “笨蛋。”贾子桓利用仅有的力气去抱前面的人,既然无力改变,那么只能珍惜这最后的时刻。

    啪嗒

    顾若的眼泪终于还是没忍住,不是因为害怕,而是遗憾。她才嫁给他,知道贾子桓就是自己一直心心念念的人,他们还有半个月就要举行婚礼了,她还没有好好爱他,他们还没有生孩子。

    想到这些日子他们做的时候都没有做任何避孕措施,说不定她肚子里已经有了宝宝。可是一切都来不及了,来不及了

    随着那脚步声顾若仰起头闭上眼睛,绝望侵袭着他,死亡随时会降临。

    哐

    就在顾若已经完全认命的时候,远处突然哐的一声打出一道非常强烈的光,照射在了那个暴徒身上,让对方下意识的眯上了眼睛。贾子桓见此猛地用最后一丝力气抓住顾若的手,“跑”

    顾若也不管三七二十一拉着男人就跑,这大概是他们唯一能逃的机会。

    才跑出几米,那暴徒终于反应过来,提起枪就朝着那辆车狂射击,可对方似乎一点都不怕,踩狠油门就朝着那暴徒撞了上去。

    嘭

    一声嘭的响声之后,那暴徒直接被撞倒,且撞的不轻,而车上的人并没有停下来,又狠狠撞了下才快速的朝着贾子桓和顾若的方向开去。

    顾若和贾子桓感觉到后面的车子在追他们,可他们无法判断车里是什么人,只能继续跑。

    “上车。”只可惜就他们的脚力怎么可能跑过一辆车,很快就被追上了,顾若浑身一紧,正想着要怎么对付车上的人,就听到一声命令似的催促。

    两人一愣,这声音好熟悉。

    “发什么愣,还不上车。”贾子炎看着扶着弟弟的顾若不耐烦的吼道。

    顾若反应过来连忙搀扶着贾子桓上车,然后对前面的人焦急的说道,“子桓受伤了,我们快去医院吧。”

    贾子炎没说话,只是油门一踩又冲了出去。

    “别哭,我没事。”

    感觉到温热的泪落在自己的肌肤上,贾子桓强忍着痛轻轻的安慰抱着自己的小丫头。

    顾若点点头,可是眼泪还是控制不住的掉,因为抱住贾子桓的那一刻她发现自己满手都是血,这血不是自己的那必然就是男人的了。

    贾子桓伸手握住顾若的手,“听话。”

    “恩。”顾若点了点头,然后用袖子擦了下眼泪,没有劫后余生的喜悦,只是对男人生死未卜的担忧。

    车子快速的穿越在巴黎的街头,时不时会有警卫,还有受伤的人,为了避免被盘查,耽搁去医院抢救的时间,贾子炎开着车子朝着他熟悉的道路左躲右避,好一会才赶到了医院。

    可是爆炸发生后,受伤的人群非常多,整个医院的氛围非常压抑,看到满身是血的顾若不由的警惕,急的顾若大喊了几声最后贾子炎上前用法语嘀咕了一会才将贾子桓送进手术室。

    直到手术室门关起来的那一刻顾若才瘫软的坐在旁边的椅子上,神情疲顿,手上脸上都是血,却根本没有要去擦的意思,就这么呆滞的坐在椅子上,眼睛死死的盯着手术室的门。

    贾子炎看了眼跟失魂了似的顾若,伸手递给她一瓶水,“喝口,别一会他没事了,你把自己虐死了。”

    顾若这才微微动了下,抬头看了眼贾子炎伸手接过对方给的水,可却没有要喝的意思,拿在手里继续发呆。

    贾子炎嫌弃的看了眼,知道劝不下,也不再废话。

    嘭

    就在这时手术室的门开了,走出来一个护士,顾若猛地冲上去,“我老公怎么样了他没事吧我”

    顾若还想说什么,贾子炎伸手一拎便将顾若从护士眼前拎开,接着同护士叽里咕噜说了一会,才朝着身后的顾若说道,“我去给他输血,你待着别乱动。”

    说完贾子炎便跟着护士进去了,顾若也想跟上去却被护士挡在了外面,只是将脸凑到玻璃上,可什么都看不见。

    心慌、气短、焦虑,这就是此时顾若的所有状态。

    从贾子炎进去以后,手术室的门便再没有开过,顾若有些绝望,低头就看到自己染满鲜血的手,衣服上也是,嘴里喃喃的说着,“子桓你千万不能有事一定不能有事”

    手术还在继续,虽然只是过了半个多小时,可顾若却觉得像是熬过了一个世纪,最重要的是还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顾若从开始的坐着到站着,医院时不时有病人送进来,有的甚至已经没了气息,死神笼罩着整个医院,顾若告诉自己别怕,别怕,可每每看到或者听到家属因为病人死亡时发出的痛苦哀嚎,就觉得自己也好似在经历着这种痛。

    漫长的一个半小时,贾子桓手术室的门终于再次开了,顾若整个人站直僵在原地,她想知道男人怎么样了,可巨大的恐惧感又让她不敢去听,就这么呆呆的站着。

    “傻了”献血出来的贾子炎看到顾若这般,不客气的喊了句。

    顾若这才反应过来,冲上去问,“子桓呢子桓怎么样了”

    “死不了。”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