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煦依依 作品

第65赏 胃不舒服

    一句话,她就可以让自己不嫁,她就可以离开这场游戏。

    可是,看看冷慕洵,看看爷爷,那一瞬,她犹豫了。

    望着她,白墨宇的脸色开始转为苍白,倒是冷慕洵静静的站在她的身侧什么也没有说。

    其实,只要他一句话她就没有退出这场婚礼的理由的,因为,她签过协议,可他,什么也不说,似乎,也是要给她自由选择的权利和空间。

    或者,潜意识里他也抵触这场婚礼吧,他不喜欢她。

    只是为了爷爷,这是多好的理由呀。

    她也是吗?

    抬首看向爷爷,她知道,一半是,一半却不是。

    “墨宇,你下去吧。”

    “晚秋……”

    抬手掰开他的手指,然后转身,把手递向冷慕洵,“慕洵,给我戴戒指。”

    就这么轻柔的一个举动,场面上的气氛顿时缓了下来,她甚至感觉到了爷爷松了口气,今天他的精神还不错,可是昨天却并不怎么好,回来有十几天了,爷爷已经再也没有了机场见到他时的健朗。

    白墨宇落寞转身悄然离开,这场婚礼再也与他无关。

    当所有的仪式完成,当她与冷慕洵一起开始敬酒的时候,不知何时梁淑珍和白展楼也离开了。

    冷慕洵始终都没有再提及白墨宇,可是晚秋知道他应该很不喜欢婚礼上的这一个小插曲。

    “晚秋,你今天很漂亮,是一个幸福的新娘子,阿洵,以后要好好待她。”爷爷抓着她的手放在冷慕洵的手心里,“阿洵,你知道爷爷想要什么的,别让爷爷失望哟。”

    “爷爷,放心吧,我和晚秋都会努力的。”他轻笑着,眸光落在她的脸上,让她心虚的迅速的低下了头,她始终都没有再给过他机会。

    也许是知道爷爷的病吧,所以,那一晚她与他直接就回到了冷家的别墅,没有人跟过来要闹洞房,不过,别墅却到处都贴着红双喜字,而她与他天一黑就被爷爷推进了喜房。

    可那一晚,她与他什么也没有发生,她睡床他睡地毯,两个人已经悄然的习惯了这样的夜。

    然而,过了没多久,爷爷还是被送进了医院,虽然,他百般的不愿意,可现在,他需要吸氧才能唯持他的呼吸了。

    肺癌晚期。

    衣不解带的陪在医院,梁淑珍曾打过电话来让她好好的照顾爷爷,人老了才知道健康的宝贵。

    一日三餐,她一顿不落的喂着爷爷吃饭,他吃得很少,可精神还不错,每一次冷慕洵来的时候,他都是拉着晚秋的手再放到冷慕洵的手上。

    “爷爷,你多吃些。”舀了一口皮蛋瘦肉粥送到爷爷的唇边,她笑着看着爷爷吃。

    可是突然间,胃里就有些不舒服,看着碗里的瘦肉丝怎么都难受,急忙的放下碗,“爷爷,我去下洗手间。”

    注:11号、12号的四更伊伊会补上的,让伊伊喘口气就补上,希望大家喜欢新改的!)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