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煦依依 作品

第64赏 要她一句话

    很小的时候,她就梦想过自己的婚礼,她喜欢教堂里庄严宣誓的画面,可现在的婚礼与教堂无关,那便缘于这只是冷慕洵的一个迫不得已的婚礼吧。

    下了喜车,便有记者包抄了过来,不过,这些不用她去操心,冷慕洵会把一切都安排好,她只管做好她新娘子的任务就好。

    挽着他的手臂走进酒店,向爷爷行礼,向妈妈和白叔叔行礼,就那般如木偶般的任人摆布着,脸上挂着的就是微笑,微笑面对所有的人。

    她以为人不会多,因为,婚礼举行的实在是太仓促了,却没有想到那么大的一个酒店也是人满为患了。

    除了妈妈和白叔叔都是她不认识的人,就连伴娘也是冷慕洵请婚庆公司的人替代的。

    看着所有,越发的象一场游戏,只是,很逼真的游戏。

    “晚秋,对不起。”这是白展楼对她说的,她听着,置之一笑,其实,也不全是为白家,那一天她就是鬼使神差的答应了冷慕洵也签下了那纸协议。

    司仪上了台,很快就把气氛调动了起来,她的婚纱是粉色的,当初,她是要选白色的,可冷慕洵说爷爷那个年纪的人都喜欢喜庆的颜色,所以,最后折衷就选了粉红色的。

    她听着司仪说着喜庆话,然后不停的按照司仪的指示鞠躬再鞠躬,这些,都是婚礼仪式必须的,没关系,过了这一天,再等到爷爷去了,其实,这场婚礼也就没了意义,只要冷慕洵不去记忆,那所有的人都会遗忘这样的一个婚礼。

    交换的礼物是戒指,白金的,她为他戴上,而他也执起了她的手要为她戴上,可就在这个时候,原本安静的台下却响起了低而闷的脚步声。

    那声音吸引着她下意识的抬头,那一瞬,她看到了白墨宇。

    也许是因为跑得太快,他的脸红通通的,让他看起来更加的清俊如莲一般,也不管四周注目而惊诧的目光,就在众目睽睽之下,他跳上了婚庆的喜台,然后一把捉住她的手往旁边一拉,再扬了扬手中的一张卡,“晚秋,那些钱我赚到了,我现在就还给他,晚秋,不要嫁给他,他不爱你,他给不起你幸福。”

    他的声音不高不低,足可以让台上的她和冷慕洵听得清楚。

    可是台下的人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顿时一片哗然。

    “这位先生,请问你是……”

    明明就要到最后的礼成了,突然间的杀出了这么一个男子,司仪也不知道要怎么继续下去了。

    晚秋有一瞬间的愣怔,随即回过神来,“墨宇,你哪里赚来的钱?”

    “你别管,我正大光明赚来的钱,现在一并的还给他,我不要你因为白家嫁给他。”

    “白先生,你赚到钱是你的事,可是白家现在所有的动产不动产都抵押给我了,如果我不想转回给你,你的钱与我半点关系也没有,这是我与晚秋的婚礼,请你离开。”冷慕洵从容而语,处乱不惊,一句话就让白墨宇无所适从的变了脸色。

    “你……你不可以。”

    “请你离开,否则,我叫保安了。”

    “墨宇,你快下来,你妹妹结婚是大喜的事情,等仪式过后你再道喜好了。”台下,白展楼沉声向白墨宇着急的喊道。

    白墨宇的手一颤,却怎么也不松开仲晚秋的手臂,“晚秋,我只听你一句话。”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