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煦依依 作品

第52赏 隐瞒了他

    所有,就是那么自然而然的发生了。

    连她自己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的发生了。

    她的第一次,这一次彻底的没了,就在他醉酒中真的没有了。

    泪水,顷刻间流淌而出,无声的啜泣着,原来,他说过只要她不同意他是不会碰她的,可现在,什么都没了。

    蜷缩着身体,就在那充满爱`欲气息的世界里,她无助极了。

    泪水,不住的滴落,湿了面颊,湿了她的一颗心。

    她错了,她没有抵御住他的诱`惑。

    明知道他有那么多的女人,明知道自己不该付出一颗心,可此刻,她发觉一切都已超出了她的掌控,她好象是真的真的爱上他了。

    手指轻轻的落在酣睡中的男子的脸上,黑暗中,他的脸部线条已经变得柔和,还记得第一次见到他时的样子,那一次是她醉了,这一次,却换他醉了。

    到底有什么心事呢?

    抚着他的眉,象是要抚去他眉角的轻愁。

    不可以,她突然间不想让他知道这一夜发生的所有。

    她不想在他的眼里变得卑微和不堪。

    摸索着起身,她知道床单上一定有血迹的,如果不想让他知道这一晚上发生的所有,那么……

    她必须要将这血迹的事掩盖过去。

    轻轻的漫步走出他的房间,腿间的痛让她连走路都有些困难,蹒跚的走回自己的房间,走进浴室按亮开关,镜子里的自己一脸的潮红,拧开了水龙头,让温热的水倾泻而下,也慢慢洗去她一身的疼痛。

    那是女人一生都要经历的唯一一次。

    可给了他,她不后悔。

    至少,他真的为她做过许多。

    白家的事和靳若雪事的她都很感激他。

    洗去了腿间已经有些干涸的血意,看着地上的点点红她的心还无法从这个已经发生的事实中挣脱开来,她现在真的已经是一个女人了。

    穿着睡衣步出浴室,脑子里蓦然想到了一个办法。

    这样,就绝对不会让他知道已经发生的事情了。

    仲晚秋换回了喝酒时穿过的那身衣服,悄悄的又潜回了冷慕洵的房间,静静的躺在他的身侧,默然感受他的气息时,她悄然睡去。

    却怎么也睡不踏实,心里有事情,即使是睡着了也惦记着。

    清晨,身边有些微动,男人在翻身,可就是那轻微的翻身让仲晚倏的就醒了,抬眼时,正好是冷慕洵迷惘的眼神望着她,“啊……”她仿佛受到惊吓般的惊叫出声。

    “晚秋,你怎么在这儿?”困惑的问她,似乎,他真的不记得昨晚上发生什么了。

    “你,你把衣服穿上。”她别过脸去吼着,脸色已变,然后坐起来上上下下的检视着自己的衣服,这才松了口气的道:“冷慕洵,你的酒品真不好,怎么拉着我睡到你房间了呢?”

    “我……我也不知道。”他似乎是用力的想了一想,最后还是这样恍惚的说道。

    “哎呀,我月经来了,冷慕洵,不好意思弄到了你床单上,我拿去帮你洗了。”趁着他披了晨褛站起来时,她一把扯下床上的床单然后反手在自己的背后,象是在掩饰她自己衣服上的血似的。

    可其实,她衣服上根本就没有血迹。

    他淡声道:“放着吧,一会儿叫工人来洗,我去煮早餐,然后送你上学。”

    “不用,我来洗。”仲晚秋边走出他的房间边暗自庆幸,昨天买的那包卫生棉真的帮了她了,他果然深信不疑。

    手落在小腹上,她突然想,若是这一次能给她一个孩子该有多好,那么,即使是离开他她也心甘情愿了。

    原来爱了,也就失去了心。

    她想,她是真的爱上他了。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