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煦依依 作品

第33赏 做他的妻子

    中性笔被放在了她的手中,竟是那么的沉重,心底里,有一个声音一直在告诉她,签吧,签了就解脱了,以那协议书中的内容她知道她以后会不愁吃不愁穿,可以不用工作的做一个小富婆。

    只是,若是有了孩子,要归他所有。

    他是为了让爷爷高兴,而她也可以解脱所有的困惑。

    手颤抖着,却怎么也落不下去。

    手机,却在这时响了起来,匆忙的去接,以此来摆脱她此时的犹豫,“喂,你好。”甚至来不及看手机号码,手机便接通了。

    “晚秋,你没事吧?”夏景轩的声音传来,语气中都是歉然。

    这么快的,他竟也知道了。

    “我很好,我和阿洵在一起,我挂了。”不想多说一个字,这是她第二次在与夏景轩的电话里提及冷慕洵了,第一次是错语,可这一次她却是清醒着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晚秋,梁阿姨晚上来了。”

    “啊……”才要按下结束键的手指立刻就移开了,一说起梁淑珍她就开始额冒虚汗。

    “她好象……好象有些不好。”

    “是不是又向你要钱了?”手机从一只耳朵移到另一只耳边上,她急坏了,梁淑珍可千万不要再是为了钱而找上夏景轩呀。

    “嗯,她说白先生出了事在医院里,可能……可能……”支支吾吾的,夏景轩说不下去了。

    “好了,我知道了,谢谢你告诉我。”迅速的挂断电话再拨通梁淑珍的,她这个妈有事情从来也不打她的电话,是心虚吧,怕自己跟她讨钱,可是,与她最亲的不是自己又是谁呢。

    “妈。”这一次,梁淑珍倒是接得快了。

    “呜……”一张口就哭了,这次真的不需要酝酿,想来,是真的了,“晚秋,你白叔叔欠了高利贷还不上被人追杀了,如今住在医院里抢救呢,也不知道能不能救过来,就连医药费也……也交不上了。”

    “妈,欠了多少钱?”

    “几千万吧,具体的我也不知道,墨宇那孩子说他能弄到,可都一整天了,连手术都没办法进行。”梁淑珍是真的哭了,听着并不象是撒谎,仲晚秋也不明白梁淑珍怎么会那么的喜欢白展楼,可这就是命吧,命里白展楼就是她的劫难。

    “妈,你别哭,我想想办法。”

    “晚秋,你若是能帮白家把这一关熬过去,妈下辈子做牛做马报答你。”电话的彼端仿佛是一把鼻涕一把泪似的,梁淑珍的声音始终哽咽着。

    怎么也是梁淑珍把她带出了孤儿院,听着梁淑珍哭着,她的心越发的酸了,“妈,别这样说,我会尽力的。”不为了白家,为了她这个妈吧。

    手机放下了,她才发现她还倚在冷慕洵的身上。

    “丫头,别哭。”他的手指擦着她眼角的泪,“我答应你,明天白家就会没事的。”

    “我不签也会没事吗?”

    他点点头,“会的。”

    可她的手终于还是落了下去,当仲晚秋三个字分别签在那两张纸上的时候,她知道,在她结婚的同时,她也已经离婚了。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