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煦依依 作品

第28赏 小麦色胸膛

    房间里很静,仲晚秋打开了衣柜,随意的选了一件他的衬衫就权当是睡衣吧。

    全新的白衬衫挂在她的身上有点大,不过,当睡衣刚刚好,也不管那是不是什么名牌的衬衫,反正,她就是当成睡衣了,他说得对,就是他撞得她呀,他理应对她负责。

    拿了衬衫慢腾腾的到了洗手间,卧室里的洗手间呀,虽然,从小到大她都不会爱慕虚荣,上了大学每天都很习惯的跟同学抢占洗手间,可此刻,她真的喜欢房间里的这间卫生间,至少,在这里洗澡不用排队了。

    漂亮的洗手间,大理石的地板,四面的大镜子干净的到处都是她,就连脱`衣`服的时候都有种被偷窥的感觉,是她自己在偷窥她自己。

    锃亮的莲蓬头,一按下去温热的水就洒了下来,她不敢洗,她的腿还伤着,只是拿着干净的手巾蘸了水擦了擦身体而已,只能这样了,在腿上的伤没有好之前,她必须要小心。

    架子上有浴巾有沐浴露,还有洗发水,牌子都是她从前想也不敢想的牌子,可现在,她却也奢侈的用了。

    洗好了,仲晚秋就穿着冷慕洵的白衬衫推开了浴室的门,却不想,门外,冷慕洵正如妖孽一样的斜倚在墙壁上,短短的头发还滴着水,从上到下只有腰间系着一条浴巾,露出他大半截精壮而没有一丝赘肉的小麦色胸膛,让她刷的垂下头不敢看他了。

    盯着脚尖,“你……你要做什么?”不是他说的要分开睡吗?不是他说的在她没有答应之前他不会碰她的吗?

    他现在来做什么?

    他的手忽的就象是变戏法一样从背后伸出来,手中顿时多了一个小兔子闹钟,“明早七点起床,不能赖床。”

    这个他也管呀,“喂,不是不用上学也不用去风间了吗?”她干吗要起那么早,现在都凌晨三点了,多困呀。

    “去医院回来再睡。”他说完,就把闹钟塞到了她的手上,“若是晚了,我就进你房间叫醒你。”

    她吐吐舌,说什么也不会赖床了。

    头一沾到枕头,仲晚秋很快就睡着了,原来睡眠是这么美妙的事情,软软的席梦思让她舒服的如婴儿一样幸福的睡着。

    一清早,就被闹钟的铃声惊醒,急忙的跳起来,她可是记冷慕洵的话,她若是不起床他会冲进来的,洗漱完毕,才发现她居然没什么衣服可换的,只能继续穿昨天穿过的了,有些不舒服,却也没有办法了。

    穿着衬衫光着脚丫跳出房间,餐厅里,冷慕洵挥挥手,“过来。”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