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煦依依 作品

第25赏 做我的女人

    站在电梯里,从负一层到顶楼,冷慕洵掏出了钥匙打开了房门,超大的客厅好象学校的大教室,引着她坐在沙发上,他看了一眼她的腿然后倒了一杯茶一杯白水,把白水递给了她,道:“喝吧。”

    从头至尾她都如木偶一样的任由他摆布着,“冷慕洵,你到底要怎么样?”

    他端起茶杯,吹了吹茶杯里飘散而出的热汽,然后在氤氲的雾气中道:“做我的女人吧。”

    就那么仿佛不经意的几个字,仲晚秋的脑袋里就如炸了锅的葱花,六神无主的看着他,思维里只剩下了吃惊。

    男人喝下了一口茶,一只手在她的面前晃了晃,“怎么,不愿意吗?”

    她气了,凭什么他让她做他的女人她就要愿意呀,他疯了吗?

    愤然的站起,手中的白水用力的一扬,瞬间就扬了他满脸满身,水滴开始从他额头的湿发上不住滴落,滴落在地毯上很快就没了踪迹,“我不愿意。”这一声,她是用吼的,震得整个客厅里都是回音。

    他没有出声,甚至连擦也不擦,只是任由身上都是水渍,幸亏他给她的水是温白开,否则,他现在一定烫伤了,看了她一眼,他转身便向客厅的一个角落走去,那里有一个小柜子,打开了柜子,他拿出了一个医药箱。

    走向他时,她的心一直在怦怦的跳动着,毋庸置疑的,冷慕洵真的很帅,是那种钻石级的王老五,自从她惹上他,她就在t大的校园里听到过关于他的各种版本的传闻了,换女人如换衣,他身边从不缺女人,甚至在楼梯口上也是如此,这是她亲眼所见的,可现在,他居然对她说要她做他的女人。

    他脑袋生锈了吗?

    停在她身前,冷慕洵熟练的打开了医药箱,然后轻轻的抬起她的腿放在他的膝盖上,有些痛,她一龇牙皱了皱眉头,却忍着没有哼出声。

    腿肿的厉害,裤子因为汗意连在了腿上揭也揭不开,冷慕洵干脆从医药箱里取了一把小巧的剪刀,“哧啦”,裤子就被剪了开来,露出她红肿的吓人的腿,仲晚秋咬着牙任由男人为她上了药,说实话,他的动作很熟练,象是专业的外科医生一样,最主要的是他医药箱中的药品和器械,无一不是最好最专业的,就仿佛他带她上来就是要为她治疗腿伤的。

    敷药,包扎,所有的动作都是一气呵成,那药里好象是有薄荷的成份,很快就让她的腿凉凉的有了舒服的感觉,痛意在慢慢的锐减,她的怒气才多少弱了些,看着他在收拾医药箱,她轻声道:“谢谢。”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