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煦依依 作品

第20赏 酒吧推酒

    啜饮了一口茶,红姐笑了笑,“好吧,那就上班吧,我们一起去更衣间,我拿工作服给你。”听了她的话,红姐倒是没有为难她,居然就直接让她上班了。

    那是一件超短的天鹅裙,当红姐递给她的时候,有一瞬间她真的很想要拒绝这份工作。

    眸光紧盯着的这件白色天鹅裙,记得她第一次看见这样的裙子是在电视里,那时的感觉就是好美。

    那是芭蕾舞的经典服装。

    可此刻,看到这件超短天鹅裙她却只剩下了厌恶。

    可这是她的工作服,她必须要穿。

    “晚秋,这些酒,只要你每天保证卖掉三瓶,你的保底工资就可以拿到了,而超出三瓶之外多卖的就是你的抽成,会抽一半的利润给你。”

    她笑,她早就知道了,那个所谓的一半抽成根本就是假的,这洋酒的利润有多少还不是老板说了算吗?

    所以,一半的利润从他们口中说出来时根本就是很少很少。

    “好的,我知道了。”

    “既然你没有什么异议,那就去换上工作服吧。”

    “好。”她低应,很快就在更衣室里换上了那件白色的天鹅裙。

    很美的裙子,却可惜了它的生存环境,当那短而薄的布料挂在身上的时候,仲晚秋甚至觉得自己亵渎了天鹅的美。

    扯着裙角,却怎么也掩不住暴露在外的大腿。

    不是已经看过别人穿过了吗?

    看了那么多次,她依然不适应这么短的裙子。

    望着镜子里的自己,仲晚秋深吸了一口气,这是她自己的选择,她就必须要适应了。

    推开了门,才营业的酒吧里已经涌入了人潮,她早就听说这里的生意一向都好,也便是因为如此,她才会选择这里吧,因为人多,才有生意。

    “先生,需要红酒吗?”站在更衣间的门前她看了许久,最终决定迈出自己推酒生涯中的第一步,却是瘸着走过去的。

    男子摆摆手,“不要,我要威士忌。”

    “好。”她示意侍者送来了威士忌,可是老板精明的很,这种客人最常喝的酒不算在她们的推销之列。

    鼓起了勇气,仲晚秋接连走过了三个客人,可换来的都是他们口中的“no”。

    闷闷的穿着天鹅裙,她就象是一个宠物般的游走在酒吧内,蓦的,手臂上一紧,一个男子抓住了她白皙的裸`露在外的手臂,那猝不及防的力道让仲晚秋身子一晃,手中拖盘上的红酒顷刻间便栽倒向地,她想要伸手去接,却被身侧扯着她手臂的男子越扯越远。

    那瓶酒,落了地就是上千块钱没了。

    她要赔的。

    这是刚刚不久前签约的时候黑纸白字写得清清楚楚的。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