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煦依依 作品

第19赏 卖血了

    连赶了两份家教,回来的时候,仲晚秋累得快吐血了,别人失恋了还有时间去哀叹去伤心,她没有,她要赚钱,她要还了梁淑珍欠下的那五万块。

    她连悲伤的资格也没有。

    好在,这一天她终于等来了一个算是比较好的消息,那就是小靖的表姐说了,酒吧里还需要推酒员。

    去吧,这是她现在唯一的选择,据说,那样的工作抽成很高,来钱也特别的快,只是,经常会被客人揩油,所以,她才一直都没有去,现在,却顾不得了。

    洗了洗就躺下了,劳动的报酬其实不止是人民币,还有躺下时最为踏实的睡眠,头一沾枕头,她就睡着了。

    清晨,宿舍里才经历了一场惊心动魄,舍友们也终于都去上课了,晚秋这才慵懒的起来,然后梳洗完毕瘸着一条腿去医院了。

    三百cc的血,当看着红色的血液铺满透明的袋子时,她的神情那么的淡然,仿佛,那袋子里流着的不是她的血,而是清澈的水一样。

    从医院里出来,仲晚秋去了公园,坐在一株棕榈树下晒着太阳,她的腿还是少走些路的好,小靖说得对,她也要懂得爱惜她自己。

    那一坐就是一整天,只买了一个干馒头吃了,却也是香甜,其实,人只要知足了就会快乐,如果没有梁淑珍,说不定她现在就是街头流浪的一个小太妹呢。

    第一次发现时间是那么的难捱,终于等到快要天黑,她这才起身去向她的目的地:风尘酒吧。

    酒吧才要开始营业,根本没什么客人,

    “你是……”迎面一个打扮入时光鲜艳丽的女子上下的打量着她。

    “哦,我是仲晚秋。”

    “你就是晚秋呀,快进来。”

    女子引着她坐到了酒吧一角的一组沙发前,扬了扬手,便有侍者送上了托盘,女人笑着向她道:“茶还是咖啡?”

    “咖啡,不加糖,谢谢。”她突然很想要尝尝那苦涩的味道,其实,那才是原滋原味的真正的咖啡。

    “不客气,叫我红姐就好,你的腿怎么了?不碍事吧?”

    “没事的,不小心从楼梯掉下来伤了,皮外伤而已,一两天就好了。”她笑着轻描淡写的说着她的腿,可是说着时她的腿还在痛着。

    “那就好,你要来推酒?”

    “是的。”

    “看你外形倒是不错,不过,做我们这一行你也知道的,要应付各种各样的客人,有时候难免会……”

    “我懂得的,我不介意。”苦涩的一笑,她早知道,若不是因为早知道,她早就来这里上班了。

    “既是你什么都知道了,那就过两天过来上班吧,那时,你的腿也好了,走路才能方便些,不然,伤了腿走得多了也不好,不容易好。”

    她知道红姐的意思,坦诚的看着红姐,一咬牙,她低声道:“我缺钱,所以,我想尽快上班,还请红姐通融下。”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