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煦依依 作品

第14赏 眼泪的攻势

    不是第一次去白家,可每一次去,她都有种不舒服的感觉,她之所以报考t大,就是因为这是母亲的要求,母亲已经在白家做了四年的保姆了,其实,她比谁都清楚母亲在做什么,可她,却无力去阻止。

    市中心的别墅区,独门独院,院子里开满了薰衣草,那透紫的颜色让她每次来时都忍不住的看了又看,太喜欢这薰衣草了,尤其是一大片的,看起来是那么的美。

    “仲小姐,你来了。”门卫还是从前的那个门卫,一眼就认出了她。

    “我妈在吗?”

    “在。”小门开了,仲晚秋便踏了进去。

    径直的走向佣人房,白家的佣人房比外面的出租房还干净整洁,更是漂亮。

    佣人房的窗前是一小片的葡萄架,翠绿的枝叶上是一串串的还未成熟的绿色葡萄,仿佛已沁出了葡萄的甜,“仲晚秋,你来做什么?”骄傲的女声随着主人上下打量的目光一起送给了仲晚秋。

    是白慧。

    仲晚秋理也不理,大步的走到母亲的门前,可她的手指才要敲下去,虚掩的房间里已传出了女子低低的呻吟声,那声音让她不得不止住在房门前,手,怎么也落不下去了。

    “下`贱,你妈来勾`引老爷子,你就来勾`引白家的少爷,是不是?”抱着膀子,白慧不屑的看着仲晚秋。

    “阿珍,谢谢你的五万块,若不是这五万块,只怕我真的撑不过这个月。”房间里,忽而传来白展楼低沉的男声,却让仲晚秋听着隔外的刺耳,原来,母亲要的那五万块是给了白展楼。

    气不打一处来,“妈,你给我出来。”她不好意思进去,可不代表她不敢喊出来。

    房间里顿时响起一片窸窣的声音,紧接着,梁淑珍还有些衣衫不整的打开了门,“晚秋,你怎么来了?”似乎是有点没想到,梁淑珍的脸色有些不太好,大概是怕仲晚秋说出那五万块钱的来历吧。

    “还给我。”一伸手,冷冷的目光看着梁淑珍,她真想一巴掌掴过去,这就是她妈吗?她怎么有这样的一个妈。

    梁淑珍急忙就踏出了房间,然后随手合上了房门,生怕被仲晚秋看到屋子里的白展楼,扯着她的手走向葡萄架,一路跃过白慧,梁淑珍也顾不得打招呼了,硬按着仲晚秋的肩膀坐在葡萄架下的一个双人木椅上,这才急匆匆的道:“晚秋,妈也是没办法,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你白叔叔的公司出问题吧,等妈妈有了钱立码就还你。”

    “不是还我,是还夏景轩,妈,你怎么能随便骗人家的钱呢。”火大了,仲晚秋“腾”的站起来,一张脸也气涨得通红通红。

    “晚秋,你小声点。”

    “要怎么小声?你是来打工的还是来贴小白脸的?还给我……””

    “呜……”梁淑珍的眼泪一下子就落了下来,一串串的晶莹着呢,“晚秋,妈真的只是心软呀,妈看不下去,就象当初也看不下去你在孤儿院里被人欺负着一样……”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