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花雨 作品

第66章:米晓晨的虚伪

    装修雅致的包间内,桌子的残骸和玻璃杯的碎片散了一地,可是因为坐在沙发上的那个俊美无双的男人,这一地的狼狈似乎都不再狼狈了。

    安静的轻音乐自顾自地在室内流淌着,顾子寒抿着唇坐在沙发上,目光沉沉,分明的轮廓里透出一股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厉。

    没人看得清他此刻的情绪,更加没人能看得出来他在想什么。

    如果不是他把手握得骨节都泛白,他看起来甚至是和以往一样平静的。

    这些日子以来发生的一切让他误以为唐宁夏已经有所改变,可是没有,唐宁夏还是和七年前一样。

    他为什么会对唐宁夏抱有她已经改变的期望?莫英石说的……全部都是真的吗?

    答案还没想出来,包间的大门遽然被推开,门板和墙壁突然发生碰撞,发出“嘭”的一声巨大的声响。

    顾子寒危险地眯起双眸看向门口,看到扶着门框气喘吁吁的米晓晨后,目光顿时沉下去,寒气弥漫了整个包间。

    米晓晨知道,现在顾子寒并不想见到她。可是为了她和顾子寒的将来,具体地说是为了她的将来,她必须要见到顾子寒。

    顾子寒,这个代表着财富和地位的名字,她七年前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就发誓一定要得到他,不管要付出什么,不管要耍什么样的手段,因为……

    只有这个男人配得上她,能给她她想要的一切。

    拍戏的时候ng了可以重来,现在就算被顾子寒发现她在背后耍手段,只要她去和顾子寒解释一番,再哭着提一次七年前那场意外,一切就又会恢复平静,一切都会继续维持表象上的平和。

    “子寒,你听我解释。”米晓晨一说话泪也跟着留下来,楚楚可怜的模样十分惹人心疼,“我疯了才会那么做。子寒,你不知道宁夏回来之后你变了好多,现在约你吃一餐饭你都没时间。我怕,我怕就跟七年前一样,你跟唐宁夏的婚讯突然就传出来,只好用这种方法试探你对唐宁夏有没有感觉。”

    “……”

    “子寒,你相信我的解释好不好?我没想过要对唐宁夏做什么,莫英石一直对她心怀不轨,我只是利用了莫英石的色心而已,出格的事情我从来没有做过啊。”米晓晨的眼泪就像决堤的河水一样,汹涌澎湃。

    “……”

    “以后我们当朋友吧。”米晓晨忽然擦干眼泪看着顾子寒,“子寒,经过这一次,我对你已经不抱有任何幻想了。我也真是的,竟然一直奢望可以得到你。我怎么忘了自己的身份呢?出身贫寒,十八岁就被人轮奸,哈——,一只破鞋竟然一直奢望得到你,哈哈哈……”

    笑着笑着,米晓晨的眼泪就又出来了。片刻后,她倏地恨恨地说了一句:“我恨唐宁夏!如果不是她设计陷害我,十八岁那年我不会遭遇那样的事情!现在,我就可以什么都不用顾忌去追你,不用担心自己配不上你。”

    “……”

    “就是因为唐宁夏设计陷害,现在,不管我拿下多少个影后都无法改变我的过去;不管我红到哪里,你爸爸都不会接受一个曾经被人轮奸的儿媳妇。我恨唐宁夏,真的,好恨!”

    “你冷静点。”顾子寒终于开口说了今天晚上的第一句话。

    米晓晨却是笑得愈发大声了,“冷静?我要怎么冷静?唐宁夏失忆了,把所有的事情都忘了,然后得到了宇哲和南飞甚至是你们所有人的原谅。但是所有人都清清楚楚地记得七年前我发生过什么!为什么忘记过去的人不是我?为什么一直痛苦的人是我?老天对我一直都是那么不公平,子寒,你要我怎么冷静?”

    “……”

    七年前的事情是顾子寒对米晓晨唯一的、也是最大的愧疚。就是因为这个,七年来他和米晓晨一直有联系,甚至和她传出绯闻。此刻,一直不提七年前旧事的米晓晨在她面前哭着揭自己的伤疤,他不是铁石心肠,并非完全不为所动。

    “别说了。”顾子寒取了车钥匙,“我送你回去。”

    米晓晨知道最佳的时机到了,她擦了擦脸上的眼泪说,“子寒,不管你信不信我都要说,我只是想试试你对宁夏的感情。我从来没有想过要对宁夏做什么,也从未对她做过什么,更没想过复仇。否则,宁夏在这个圈子不可能发展得这么顺利。我真的从来没想过要对她怎么样。”

    片刻后,顾子寒只是淡淡地“嗯”了一声,让人无从判断他到底有没有认真听,甚至让人怀疑他从来没有认真过。

    米晓晨愣了愣,旋即似乎瞬间醒过神来一样,“对不起,我太激动了。”说完她擦干眼泪,转身走出包间。

    在送米晓晨回家的路上,顾子寒和米晓晨皆沉默不语。

    在一个红绿灯前,顾子寒接到了秦宇哲的电话,秦宇哲在电话里抱怨连天,“顾子寒你给我说说这是怎么回事,唐宁夏英国呆了七年回来就变成一个小怪兽了是怎么回事?丫的跟她开个会被她炮轰得体无完肤,节目提出的方案也被她吐槽得一文不值,所有人的人都说了,今天的会议新创方的人赢了,唐宁夏难搞得都快要赶上你了。”

    “……”

    “下次开会你上吧,我不帮你了,估计只有你能镇压住唐宁夏。”顿了顿,秦宇哲恍然发现了什么似的,“顾子寒,你在干吗?怎么一直不说话?”

    “开车。”顾子寒说完,红灯刚好转变成绿灯,他边重新发动车子边说,“交代下去,准备一个新闻发布会,极光和新创在新闻发布会上正式签约。发布会之后,举办一个庆祝酒会,打点一下媒体那边。”

    “没问题。”秦宇哲在在那边打了个响亮的弹指,“没事的话我去泡妞了,抚慰一下我被唐宁夏打击得破碎的心脏。拜!”

    顾子寒也挂了电话,专心开车。

    只有米晓晨的脑袋在飞速运转,她拼凑了一下听到的秦宇哲和顾子寒的电话内容,终于知道一件事情:唐宁夏刚才在极光传媒和节目组的人开会。

    难怪,顾子寒问都不问就知道打电话给莫英石的人不是唐宁夏。这么重要的一点,她怎么会忘了呢?

    下次,下次她绝对不允许自己再犯这么低级的错误了,一定完美地报了七年前的一箭之仇。

    想着,米晓晨的脑海中闪过一个又一个唐宁夏被她收拾得满地找牙的画面……

    这个时候,米晓晨只是沉浸在自己美好的幻想里,没有发现她又忘了一件很重要很关键的事情。

    半个小时后,顾子寒的车子停在米晓晨的公寓门前,他偏过头看向米晓晨,“到了。”

    “嗯。”米晓晨脸上泪痕已干,只是眼眶还有些红,她微笑地看着顾子寒,美好得像一朵初初绽放的莲花,“子寒,再见。”说完,她毫无预兆地在顾子寒的脸颊上印下一个吻。

    这是两个人传绯闻至今最亲密的动作。

    顾子寒配合米晓晨传绯闻也有自己的私心,两个人都心照不宣,米晓晨更是明白,她和顾子寒的关系只是在媒体前暧昧,人后私下里,他们就是普通朋友。至于这次这么亲密的动作……

    “子寒,你不要多想,我就是想跟你道个别。”米晓晨的脸上保持着她美好的微笑为这个吻解释,“执着了这么多年,我想,我应该放下了。你不会吝啬到在这种时候还舍不得给我一个告别的吻吧?”

    顾子寒看向前方不远处的狗仔,眉头不由得皱了起来,“回去吧。以后不要再乱来。”

    “我知道,你只会原谅我这一次。”米晓晨巧笑着下车,在公寓门口对着顾子寒挥手。

    顾子寒缓缓调转车头,往回开。

    这画面,这场景,米晓晨演得唯美而又凄楚,好像她真的忍痛割弃了自己最爱的男人,放他自由一样。

    等到顾子寒的车子消失在视线内,米晓晨看了一眼还在偷拍的狗仔,对着狗仔粲然一笑,然后转身走进公寓内。

    就是转身的那一刹那,米晓晨脸上的笑容如数崩塌。

    什么狗仔,通通滚蛋!天天玩偷拍,恶心而又低贱。

    什么放弃了,通通去见鬼,她只是……以退为进。

    这个世界上,只有米晓晨不想要的东西,没有米晓晨得不到的东西。顾子寒,她势在必得,七年来,从未改变。至于像唐宁夏这样的拦路石,只会像七年前一样——被她狠狠推下悬崖,永世不得翻身。

    很明显的,米晓晨又忘了一件事:七年前被她推下悬崖的唐宁夏花了七年的时间,又从悬崖底下爬回来了。

    并且,七年后的唐宁夏已经完美地蜕变成了另一个人,和七年前相比,简直判若两人。

    就在这个时候,米晓晨的手机响了起来,屏幕上显示的是顾旭飞的名字,她皱了皱眉,把电话接通,顾旭飞不太耐烦的声音传了过来,“你来了没有,我等你好久了。”

    “等一下,我马上就到了,你耐心等等嘛。”

    米晓晨进屋换了一身性感妖艳的衣服,把自己三百六十度无死角地遮挡住,确认没人能把自己认出来之后才出门。

    她要去赴一场公平交易的约。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