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花雨 作品

第65章:顾子寒的暴力

    晚上七点,近来愁得连饭都吃不下去的莫英石在餐厅焦急地等着顾子寒出现。

    莫英石在筹拍一部以青少年为主题的青春电影——《迷失》,能筹备的都已经到位,就差顾子寒的资金注入了。本来一切都好好的,可是顾子寒的资金一拖再拖,一直都今天都没能定下来。

    要是顾子寒不注资,所有的事情都得搁下来,剧组耽搁一天的开支远超出很多人的想象,那些钱将是莫英石的生命里一场不能承受之重。

    而到现在,顾子寒的态度还不是很明确,这叫莫英石如何不急?

    其实本来一切都好好的,自从遇上了唐宁夏自后,莫英石就开始倒霉。

    一个想吃吃不到还给他带来霉运的女人,莫英石发誓,待会在顾子寒面前他一定会好好演。如果事情真的像米晓晨说的那样,顾子寒一定会很快就签约给他钱的。

    今天中午的时候,莫英石接到米晓晨的电话,米晓晨先是问了他《迷失》的筹备情况,在他猝不及防的情况下,又问:“你知道为什么顾子寒一直没有跟你签约么?因为唐宁夏。唐宁夏虽然是个新入行的经纪人,但是她深谙娱乐圈的潜规则,你看她在英国闹出来的那些事就知道了。”

    “什么意思?”其实莫英石已经隐隐约约猜到什么,怒气攻上心头,吼道,“你是说一切都是唐宁夏在背后捣乱?”

    “没错。”米晓晨肯定地说,“唐宁夏不知道什么时候爬上了顾子寒的床,跟顾子寒吹了几句枕边风,顾子寒就迟迟没有跟你签约。我有破解的方法,但是你必须把光碟还我。”

    “……好!”虽然说莫英石很留恋那张光碟和米晓晨年轻美好的身体,但是在女人和事业之间,他选择了事业,反正现在放弃了一个米晓晨,今后还有无数个米晓晨在等着她。

    “很好。现在,我告诉你该怎么做……”

    米晓晨不愧是圈内最会演戏最诡计多端的女人,她想出了一个莫英石这辈子都想不到的方法。

    现在,莫英石就等着顾子寒来,然后在顾子寒面前上演一出好戏了。

    顾子寒和莫英石约好的时间是七点半,时间在莫英石焦急的等待中流逝得似乎很慢。

    七点半的时候,顾子寒准时出现在包间内,分秒不差。

    莫英石见到顾子寒就像见到了财神爷一样,恨不得用香火把顾子寒供起来,忙请顾子寒坐下,叫来服务员帮顾子寒点了杯咖啡,然后切入正题——

    “顾总,我先跟你说一下目前《迷失》的筹备情况和票房前景……”

    莫英石滔滔不绝一通之后,他的手机响了起来,他不避讳顾子寒在场,直接就把电话接起来:“喂,宁夏?”

    说着,莫英石若有若无地看了顾子寒一眼,注意到顾子寒的脸色果然就如米晓晨所说的,有了轻微的变化。

    顾子寒的脸色当然要有变化,因为没人比他更清楚地知道,唐宁夏在这个时候会不会给莫英石打电话。

    莫英石以为顾子寒上钩了,于是演得更加起劲——

    “今晚?好啊,我也想你了。嗯,那我们老地方见……宝贝,你也很棒。”

    挂了电话之后,莫英石一脸意犹未尽的笑容看着顾子寒,“一个刚入行的经纪人,急着捧红手下的艺人,又恰好知道我在筹拍《迷失》,所以……”他没有说下去,只是暧昧地笑了两声,潜台词十分明显,又说,“不过,她的滋味还是不错的。啧啧,身材凹凸有致,人那么瘦,可是很有料,真正的‘深藏不漏’……”

    “嘭!”

    顾子寒倏然毫不费力且风轻云淡地一手掀了桌子,精致的深色咖啡桌和墙壁碰撞,发出巨大的声响。

    闹出这么大的动静来,顾子寒的身姿一如既往地优雅。他闲闲地抱着手往身后大红色的沙发椅上一靠:“谁叫你这么做的?”莫英石被突如其来的变化吓懵了,半晌后大脑才重新运转,默默的在心里面骂了句粗口,这他妈什么情况?米晓晨那个婊子也说了顾子寒会生气,不过让他不用担心,顾子寒气的是唐宁夏。因为顾子寒有洁癖,别人碰过的女人顾子寒不可能会碰,他只会回去踢开唐宁夏,那么合约就没了阻碍,钱自然而然就到他手上了。

    可是顾子寒现在这个算是什么反应?连桌子都掀了,脸上却没有丝毫怒气,只是冷静从容地问他:谁叫你这么做的?

    难道说……顾子寒知道些什么?

    莫英石什么都无法确定,也不敢轻举妄动,陪着笑脸说,“顾总,你说什么,我听得不是很明白。”

    顾子寒冷然讥诮地勾了勾唇角,示意莫英石站起来。

    莫英石战战兢兢地站起来,现在终于知道顾子寒这个男人有多么恐怖。

    平时的顾子寒阴阴沉沉的,光是会给人一种无形的压迫感,就已经让人喘不过气来。然而此刻,他浑身都是冷冽凌厉的撒旦气息,整个人好像来自地狱背负着重大罪孽的恶魔,身后随时都能长出华丽的黑色翅膀。

    没人能看懂此刻的顾子寒,也没有人知道他下一秒想做什么,但却能真真切切地听到……死神的脚步。“顾、顾总……”莫英石的声音都是颤抖的,他终于知道自己触到了顾子寒的底限,忙忙补救,“你想知道什么,你问,我知道的一定一字不漏地告诉你。”他不想死,还不想死。

    顾子寒很满意似的看了莫英石一眼,然后……一脚踹在莫英石的小腹上。

    莫英石被踢飞出去,撞在桌子上,整个人都快要散架了,五官扭曲地发出痛苦的嚎叫声。

    顾子寒这才感觉心里面舒服了一点,又恢复了一贯的平静,坐回深红色的沙发椅上,优雅地叠起双腿,问:“谁叫你这么做的?”

    “许慕茹!”莫英石说,“是许慕茹。她说要我这么做的目的,是为了试探你还在不在意唐宁夏。”

    这也是米晓晨教莫英石的。

    米晓晨把她自认为完美的计划跟莫英石说完后,又说:“最后跟你说一件事,如果到时候事情不小心暴露了,你就说是许慕茹威胁你这么做的。顾子寒和许慕茹之间的关系很微妙,到时候顾子寒肯定不会去问许慕茹,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全身而退。”

    没错,顾子寒确实不会主动去问许慕茹,这一点米晓晨算对了。可惜的是,最重要的她不知道也忘了算——顾子寒和许慕茹的身上流淌的血液有一半的是相同的,顾子寒了解许慕茹。

    没有人比顾子寒更清楚,这种暗地里试探的戏码,许慕茹那个嚣张跋扈的女人是不屑的。

    顿时,顾子寒的声音像是裹了北极的冰一样冷且沉,“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说实话。是谁?”

    “许……”莫英石的还要坚称是许慕茹,可是说了一半,顾子寒刀锋般凌厉的目光就射向他,他心里一颤,实话脱口而出,“是米晓晨。”

    顾子寒眯了眯眼,米晓晨,在他的意料之外,他却不怀疑。

    这个时候,远在市中心的豪华公寓里的米晓晨倏地白了脸,手机从掌心中无声地滑落,摔得自动关机……

    完了……

    莫英石果然招架不住顾子寒,一切都完了……

    七年来,她步步为营,步步为赢,小心翼翼地下着每一步棋,就是为了有朝一日能够牵着顾子寒的手向世人宣布:这是我的男人。

    可是七年的心血,如数毁在了莫英石的一句话里。

    这下,无论她怎么解释掩饰,这件事也不可能像七年前那件事一样圆了。

    七年前……

    不对,她还有希望!

    米晓晨不再犹豫,简单地打理了一下自己,冲出家门……

    咖啡厅的包间内,顾子寒的审问还没有结束。

    须臾后,顾子寒换了个姿势,问莫英石:“你和唐宁夏是什么关系?真有那么熟?嗯?”

    “没有没有,我和唐宁夏一点也不熟。”莫英石不是傻子,多多少少能察觉出,唐宁夏这个女人虽然来历不明,但绝对不是他可以动的,可是他也不会轻易放过这个在背后给他捣乱的女人。

    “从你第一次见到唐宁夏到现在,说一遍。”顾子寒平平静静,却依然给人一种无形却致命的压迫感。

    “是,顾总,我保证我说的都是实话。我第一次见到唐宁夏是在极光传媒,看她长得漂亮,又是个新人,跟她暗示了几句,没多久她就去酒店找我了,就是在电梯里被你碰到的那次,这是第二次见到她。第三次是在谈罗薇薇的赞助的时候,她喝醉了,被我带走。”莫英石不敢确定顾子寒是什么态度,不敢全部说真话,也不敢全部撒谎。

    顾子寒的目光比刚才更冷,“她去酒店找你,还有谈赞助的那次,都是她自愿的?”

    莫英石沉吟起来,想起第二次的时候顾子寒也在场,说不定顾子寒知道些什么,于是实话实说:“第二次是她喝醉了,我才想把她带走的。在停车场里她有挣扎过,但那根本就是欲拒还迎,女人都擅长这招。”

    “……”

    顿了顿,见顾子寒不开口,莫英石又说,“唐宁夏这个女人真的不简单,你看她在英国,不就是靠出卖身体把她手下的乐队捧红了么?甚至不惜去当别人的小三。这女人,别看她瘦瘦的,在床上的时候指不定……”

    “啊……”

    莫英石的话还没说完,被顾子寒踢了一脚的地方就又挨了顾子寒结结实实的一拳,痛得他只能发出痛苦的嚎叫,肋骨好像都断了,就连呼气吸气胸口都感觉到疼痛。

    “滚!”顾子寒整个人冷厉得像是来自地狱的魔鬼,双手早已悄然握成了拳头,青筋暴起,好像被惹怒的雄狮。

    莫英石管不上胸口的疼痛了,连滚带爬地离开,心里甚至是高兴的,因为……

    顾子寒这么生气,说明他成功了。

    很快地,事情的发展会就如米晓晨所说的一样,顾子寒一定会把唐宁夏踢开,他就彻底没了阻碍。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