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花雨 作品

第63章:唐宁夏不是小三四五六七八

    时间在唐宁夏的沉思中飞速流逝,很快地,s市的中央商务区到了,唐宁夏下了地铁,走向顾氏集团。

    顾氏集团的企业大楼在中央商务区的一栋栋写字楼里十分显眼,据说这栋楼是s市中央商务区的标志性建筑,更是智慧与财富的象征,每个上班族都削尖脑袋想要挤进去的地方。

    顾氏的前台对唐宁夏已经不陌生了,第一时间问唐宁夏有没有预约,唐宁夏无奈地耸肩,前台马上致电秦宇哲,问清楚后礼貌周到地请唐宁夏上楼。

    唐宁夏一走,前台马上和同事八卦,“哎哎,那个女人什么来头啊,来找总裁的次数比总裁的女朋友还要频繁!”

    同事一耸肩膀,“谁知道?反正肯定不是小三四五六七八,我们总裁不是那种人。”

    实际上,如果可以,唐宁夏真的很不想来找顾子寒的。

    唐宁夏敢说,没人比她更害怕来找顾子寒了,那货阴晴不定又难以捉摸,三句不离人间烟火,分分钟会让她的心跳破表……

    有人敢说她喜欢来找这么危险的一个人?

    可不管多么不喜欢,此刻,她就站在顾子寒的办公室里,眼前,就是那个让她又怕又恨的男人——顾子寒。

    在办公室里顾子寒的装扮永远那么严谨——剪裁合身的深色西装、跟西装交相辉映的领带、不带一点灰尘的纯手工皮鞋。

    他一脸冷峻地坐在那个可以撼动整个金融界的位置上,冷静从容的气场里不着痕迹地张扬着一股凌厉,不言不语就能给人一种无形的压迫感,让人不自觉地对他产生一种深深的畏惧。

    唐宁夏觉得这才是真正的顾子寒,跟传说中的他一模一样。至于昨天那个穿着休闲的居家服捉弄她的顾子寒……可能只是她的幻觉。

    “咳。”唐宁夏往前三步,把顾子寒的手机放到他的办公桌上,“你的手机还你。还有……还有……还有……”

    唐宁夏“还有”了半天也还不出下文来,顾子寒掀起眼帘淡淡地看向她,“唐宁夏,你已经蠢到只会说这两个字了吗?”

    “……”这一瞬间,唐宁夏忽然就觉得:好吧,昨天那个顾子寒回来了。同时发现他最爱的句式貌似就是:唐宁夏,你已经蠢到怎么样怎么样了吗?

    为了证明自己还没蠢到那种地步,唐宁夏朝着顾子寒翻了个白眼,没好气地说:“还有,昨天谢谢你。”

    话说完唐宁夏就知道跟顾子寒道谢是一件多么别扭的事情,她还是比较适合和他呛声。

    可是这一声谢谢却又是避免不了的。

    昨天顾子寒虽然一直都在变着法子为难她,甚至取笑她,捉弄她。可是在最关键的时候,他没有落井下石,反而是把她送到了医院。昨天那种天气和情况下,唐宁夏不敢保证自己能平平安安地抵达医院。她就是冲着这一点道谢的。

    但是顾子寒偏偏就不领唐宁夏的情,淡淡地用一种通知的口吻告诉唐宁夏:“我不接受口头上的道谢。”

    唐宁夏瞪大眼睛,“为什么?”

    “一句‘谢谢’有什么用处吗?”顾子寒嫌弃至极。

    “……”无语了片刻后,唐宁夏还是决定先别和顾子寒呛声,耐着性子问他,“那请问顾总,您觉得说一句什么才是有用的呢?”

    顾子寒弧度优美的薄唇轻轻一勾,顿时,华丽的邪气四溢,他强大的气场也变得妖孽而又魅惑,“唐宁夏,你连这个都不知道,敢说你有诚意?”

    “抱歉,那是因为顾总的思维方式和我们地球人不一样。”摔!每天不知道有多少人在用口头道谢的方式道谢,恐怕也只有顾子寒这个外星人会嫌弃这个没有用处。

    被拐弯抹角地骂外星人,顾子寒也不怒,依然冷静自若地看着唐宁夏,似乎这个世界上没什么能够让他怒起来,唇角的笑意还越来越深,也越来越……危险。

    或许别人不知道,但是唐宁夏知道,这代表着顾子寒手上握着她的把柄。

    靠!到底是什么?

    片刻后,顾子寒拿出来一窜钥匙,唐宁夏认得清清楚楚,那是她的车钥匙。

    呃,顾子寒拿着她的车钥匙,是不是说明她的车他已经修好了?

    唐宁夏伸手就想把车钥匙拿回来,可是顾子寒风轻云淡地一握紧手,钥匙就被他握在掌心里,唐宁夏只能干瞪眼。

    “唐宁夏,你要是把诚意拿出来,我就把车钥匙给你。”顾子寒的威胁之意十分明显。

    唐宁夏忍住揍顾子寒一拳的冲动,“否则呢?”

    顾子寒淡淡地看了一眼他身后的落地窗,“否则,你就到楼下去找你的车钥匙。”

    “……”找不找得到暂且不说,就算找到了,也不能用了吧?

    唐宁夏相信顾子寒绝对可以说到做到,僵硬地扬了扬唇角,“顾总,高空抛物这么缺德又流氓的事情你不会做吧?”

    “不如我们试试看?”顾子寒挑起眉梢,一副很有兴趣跟唐宁夏证明他缺不缺德流不流氓的表情。

    “……”唐宁夏认输了,顾子寒缺德又流氓,她早就应该知道的。“好吧,顾子寒,你到底想要做什么?先说好,法律和道德允许范围之外的事情,我不可能会答应你。”

    “嗤——”顾子寒哂笑一声,“法律和道德允许范围之外?你是指杀人放火和……”

    “停!”唐宁夏深怕顾子寒真的流氓地说出来,急忙喊停,“顾子寒,你到底想做什么?”

    “我只要你回答我一个问题。”顾子寒终于切入正题。

    “……”你妹!那你早点问会死啊,铺垫这么长不怕遭雷劈啊?

    唐宁夏忍住咬顾子寒一口的冲动,“你要问什么?”

    顾子寒看着唐宁夏好一会儿才问:“你是不是……结婚了?”

    “什么?”唐宁夏怎么也没有想到顾子寒会问一个这样的问题,万分疑惑地看着顾子寒,好像是要把顾子寒看穿了一样,“顾子寒,那么长的铺垫你就为了问这个问题?干嘛?我有没有结婚关你什么事?”

    “看来你很不想要车钥匙了。”顾子寒危险地一眯眼,作势就要把车钥匙扔下去。

    “哎哎——!”唐宁夏忙扑上去,用双手紧紧抓住顾子寒的手,“你别扔,我说。”

    “还不说?”眉梢一挑,顾子寒作势就要把手从唐宁夏手里抽出来扔掉车钥匙。

    唐宁夏慌忙抓紧顾子寒的手,“没有!”她看着顾子寒的双眸,笃定地说,“我没有结婚,也没有结过婚。这样,你满意了吗?”

    “……松手。”顾子寒也不知道有没有把唐宁夏的话听进去,只是看着唐宁夏冷然下命令。

    “那你不许把我的车钥匙丢掉。”没车各种不方便,唐宁夏想她的小君越已经想得快要疯了!

    顾子寒咬了咬牙,“再不松手,我连你一起丢下去。”

    唐宁夏丝毫不怀疑顾子寒的话,忙忙松手,目不转睛地看着顾子寒的手,深怕他一个不开心真的把自己的车钥匙丢下去。

    顾子寒鄙夷地看了眼唐宁夏,把车钥匙抛回去给她。

    蠢女人!

    唐宁夏接住车钥匙,就好像接住了自己最大的宝贝一样,这才突然记起什么似的说:“对了,昨天你女朋友给你打电话了。”

    “……”顾子寒不语,只是抬起头看着唐宁夏,目光沉沉,意味不明。

    “咳。”唐宁夏有些心虚地说,“是我接的。我跟她解释了只是借用你的手机而已。但是她信不信,会不会胡思乱想,就不是我能左右的了。如果给你造成什么麻烦,我很抱……算了,感到抱歉也没什么用,那你就麻烦麻烦吧。我要说的就这么多,再见。”

    说完,唐宁夏转身就想离开,恰巧同一时间,顾子寒的秘书推开办公室大门,告诉顾子寒:“总裁,二少爷来公司了。”

    “知道了。”顾子寒示意秘书先出去,紧接着看向唐宁夏。

    唐宁夏被看得一阵不明就里,愣愣地说:“我先走了。”顾子寒不回应唐宁夏,只是从椅子上站起来,走向她。

    “还有什么事?”唐宁夏警惕起来,“顾子寒,你想干什么?”

    顾子寒站定在唐宁夏的面前,“你的车在地下车库,我带你下去拿。”说完顾子寒就不由分说地拉着唐宁夏走出办公室。

    一时间唐宁夏无法习惯和顾子寒这么亲密的接触,挣扎了几下没挣脱,只好说:“顾子寒,我的车子我认得,我自己下去找就好了,不用麻烦你的。”

    “闭嘴。”顾子寒不耐烦地把唐宁夏丢进总裁专用电梯,紧接着自己也跨进去,下地下车库。

    顾氏的地下车库很大,高层都有专属车位,唐宁夏的君越今天占用了顾子寒的车位,顾子寒带着唐宁夏找到她的爱车时,跑车的轰鸣声乍然在车库内响起,从声音里都能听出嚣张的气焰来。

    唐宁夏好奇之下下意识地就像循着声源看过去,却不料……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