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花雨 作品

第61章:唐宁夏结过婚了?

    唐宁夏也不知道为什么,她不想让顾子寒见到睿睿,是那种打从心底的排斥,就好像睿睿是她这辈子最大的秘密,不能被任何人窥见一样。

    可是顾子寒如果真的到医院去,见到睿睿是不可避免的吧?

    在唐宁夏的重重忧虑中,张阿姨的手机接通了,听筒里传来张阿姨的声音:“喂,唐小姐。”

    “张阿姨,情况怎么样?”唐宁夏的焦灼不安全然暴露在语气里。

    “我们还有几分钟就到医院了。”张阿姨说。

    唐宁夏看了看路,想看看自己还有多久可以到医院,可是这个路段她根本不熟悉不说,外面黑乎乎的什么都看不到,只好向顾子寒求助,“顾子寒,我们还有多久可以到a区的人民医院?”

    按照顾子寒的性格他应该刁难唐宁夏一番才拐弯抹角地说出答案的,可是看在唐宁夏这一脸的不安的面子上,他空前绝后地配合了一次:“四十分钟。”

    唐宁夏连道谢的话都来不及跟顾子寒说就交代张阿姨:“我还有四十分钟才能到,你到了之后先带睿睿挂号就诊。我到了打你电话。”

    挂了电话之后,唐宁夏双手紧握着手机不安地坐着,眼神空洞地望着窗外,好像三魂七魄都已经失去了一样,连手机都忘了还给顾子寒。

    她只是在担心睿睿而已。

    睿睿为什么会突发急病?会不会是很严重的病?如果真的是,那该怎么办?

    很多种可能性划过唐宁夏的脑海,她的心神越来越乱。

    唐宁夏可以坦然接受自己的了重病,但是她无然接受睿睿出哪怕只是鸡毛蒜皮大的事。

    看着六神无主的唐宁夏,没有人发现,甚至连顾子寒自己都不曾发现,他的车子在不着痕迹地加速,甚至超过了规定的最高车速。

    原本要花四十分钟才能a区人民医院,顾子寒硬生生地把时间缩短成了不到三十分,唐宁夏深陷自己的慌乱之中,浑然不觉。

    “到了。”车子一停下,顾子寒就提醒唐宁夏。

    唐宁夏这才回过神来,下意识地就去拉车门,却又忽然想起什么似的回过神来,把手机还给顾子寒,“谢谢。”

    说完,唐宁夏匆忙拉开车门,这才发现居然还在下雨,动作不由得顿了一下。

    她没有带伞,医院在马路对面,她只能冒跑进去了,反正没有多远的路。

    就在唐宁夏准备跑的那一刻,顾子寒朝着她抛过来一把雨伞,“拿去。”他的语气里透着不耐,好像讨厌极了唐宁夏和这雨伞一样,怒火分分钟会爆发。

    唐宁夏下意识地回头看向顾子寒,看到他的表情都是不耐的。

    她撇了撇嘴,顾子寒这别扭的货,就连帮人都是一副不情不愿让人误会的表情。

    “谢谢。”唐宁夏没空跟顾子寒计较太多,匆忙道谢就撑开伞下车,疾步走向医院,这才想起她的手机没电了,联系不到张阿姨,到医院的柜台去问又麻烦又费时间。

    第一时间就想起了顾子寒,唐宁夏转身看过去的时候,顾子寒的车还停在原地,没走。再仔细一看,她就看到顾子寒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下了车,撑着一把黑伞,正走进医院。

    呃,什么情况?

    今晚急诊处有不少人,越来越多的人注意到顾子寒,无一不在议论着他的高大和英俊。

    唐宁夏默默地往角落的地方退,她不想因为顾子寒而成为焦点,一点都不想。

    然而顾子寒就好像窥透了唐宁夏的心思一样,站在急诊处的门口淡淡地出声叫住了她:“唐宁夏。”

    唐宁夏感觉就是这一刻,医院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自己身上了,她只想找个洞钻进去。

    “电话。”唐宁夏还没找到地洞之前,顾子寒再度出声。

    唐宁夏反应过来的时候,顾子寒已经扬手把他的手机远远地朝着她抛过来……

    黑色的手机在空中划出一道优美的抛物线,最后落在了唐宁夏的掌心里。

    唐宁夏下意识地就看向屏幕,显示着有一通未接来电,是张阿姨的号码。

    靠!不早说!

    唐宁夏亟亟回拨过去,电话也很快就被接通,张阿姨的声音从听筒里传来:“唐小姐,刚才路上不知道为什么堵车,我现在才到医院门口。”

    “什么?”那睿睿不是受了很多罪?

    唐宁夏的心脏仿佛被人拧了一下似的痛了起来,“我已经到了,等我,我去接你们。”

    说完,唐宁夏又匆匆忙忙跑出医院。

    唐宁夏只知道现在睿睿就在医院门口,现在他很难受,她要快点到他身边去,无暇顾及其他的,只顾拼命地在雨里跑着,横穿马路的时候根本没注意到马路上的车,直到车子朝着她鸣笛她才倏地醒过神来,顿住脚步……

    看着开向自己的车子,唐宁夏眼里只剩下两盏明晃晃的车灯,脑袋被抽空了一样,瞬间空白……

    摔!难道要被顾子寒那个乌鸦嘴说中了吗?赶着来医院变成了赶着来住院?

    眼看着车子就要撞上唐宁夏,而唐宁夏也已经做好了住院的准备的时候,一只大手攥住她的手臂把她往后带,退到了安全的人行道上。

    回头看向身后的那个人,是意料之中但是也在意料之外的顾子寒。

    意料之中,是因为这里认识她的人只有顾子寒,有可能救她的也只有顾子寒。可是顾子寒会救她,她是感到意外的。

    唐宁夏震惊得半晌说不出话来,“顾子寒,你、你……”

    顾子寒冷沉沉地看着唐宁夏,“唐宁夏,你已经蠢到连看路都不会了吗?”

    “我……”唐宁夏正想说什么的时候,一辆出租车在马路对面停了下来,车窗降下,露出来张阿姨焦灼万分的脸,她朝着唐宁夏喊,“唐小姐,我在这里,快点。”

    “我还有事,先走了。”唐宁夏拨开顾子寒的手,看了看马路上没车就直接跑向马路对面。

    顾子寒的脚动了动,像是要跟上唐宁夏。

    可最终,顾子寒缩回了脚步,只在原地看着唐宁夏。

    雨很大,把路灯都打得朦胧了不少,顾子寒只看见唐宁夏弯腰从车内抱出一个小孩,紧接着一个佣人模样的女人跟着从车上下来,两个人急匆匆地走向急诊处……

    那个小孩长什么模样顾子寒没看清楚,也没兴趣看清楚,倒是对那小孩和唐宁夏是什么关系很有兴趣。

    顾子寒记得很清楚,上次他曾在电话里问过这个孩子他和唐宁夏是什么关系,小鬼却回答他:说了你也不会相信。

    难道那小鬼是唐宁夏的……

    不可能。

    顾子寒自己否定了自己的猜测,唐宁夏今年才25岁,那个孩子怎么看都已经六七岁,不可能是唐宁夏的儿子。再说,他从来没有听见唐宁夏提起过她所谓的丈夫,唐宁夏现在这样子,也不像个结婚的人。

    可是如果不是儿子,唐宁夏为什么紧张成这样?

    渐渐地,一种烦躁的情绪爬上顾子寒的心头,将他整个人都笼罩住,怎么都无法散去。

    和顾子寒不同,笼罩着唐宁夏的是着急和惶惑不安。

    儿科候诊室内。

    张阿姨排队挂号,唐宁夏直接就抱着睿睿上来取号候诊,坐在候诊室里的每一分每一秒对她而言都是一种天大的煎熬。

    “睿睿,你再忍忍,很快就好了。”唐宁夏弯腰下来蹭着睿睿的额头,好像这样就能缓解睿睿的痛苦。

    “妈咪,我不难受了。”睿睿紧闭的双眸拉开一条缝,只是眸底早已没了往日晶亮的光彩。

    “……”

    唐宁夏什么话都说不出来。儿子苍白着一张脸躺在她怀里,小小的眉头紧紧蹙着,难不难受不言而喻。可是睿睿不闹,甚至连一滴眼泪都没有流下来,还跟她说不难受。

    这一辈子,有一个这样的儿子,唐宁夏已经满足。

    就在这个时候,张阿姨捏着挂号单上来,看了看候诊室的人,说:“还好人不多,不然睿睿太遭罪了。”

    唐宁夏勉强牵了牵唇角算是回应了张阿姨,“张阿姨,你先回去吧,我带着睿睿就行了。”

    “不用。”张阿姨摆了摆手,“我一个人也没什么事,你一个人带着睿睿拿药什么的都不方便,我留下来陪你。”说着张阿姨示意唐宁夏看其他候诊的小孩,“你看他们,哪个没有人陪?”

    “……”一时间,唐宁夏心里酸涩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确实,整个候诊室只有唐宁夏是单亲妈妈,其他人都有丈夫作陪。

    可是,她却连睿睿的爸爸是谁都忘了。

    睿睿,对不起……

    看着唐宁夏的表情,张阿姨懊恼地拍了拍自己的脑袋,她终于发现自己说错话了。

    其实张阿姨第一天去唐宁夏家帮佣,好奇地问睿睿他爸爸去了哪里,睿睿用一种严肃至极的表情告诉她“不知道。以后不要在我妈咪面前提起这个话题。”的时候,她就知道,这是唐宁夏心底的一个禁忌。

    一直以来,张阿姨都小心翼翼地避开这个话题,今天终于还是绕进去了。

    “张阿姨,没有关系的。”唐宁夏朝着张阿姨扬了扬唇角,不勉强,而是出于真心的那种,“我已经习惯了。”

    十八岁产子,一个人带着儿子在英国漂泊七年,并不是没有被用奇怪的眼光打量过,她早就已经习惯了。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