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花雨 作品

第59章:今天晚上你别想走了

    唐宁夏恨恨地瞪着顾子寒,终于怒了:“顾子寒,我就是蠢死了才会给你开车门!”她悔得肠子都打结了。

    “知道就好。”说着,顾子寒把伞从唐宁夏手里夺回来,唐宁夏反应过来要再夺回去的时候,他毫不费劲地避过了。

    “顾子寒,”唐宁夏用最后的耐心强逼着自己冷静下来,“伞给我。”

    “我的东西凭什么给你?”说完,顾子寒不由分说地揽住唐宁夏的肩膀,拖着她往屋内走。

    “……”唐宁夏只是那一瞬间被吓到,唇张了张,最终却什么都没说出来。

    顾子寒的手臂修长有力,横过唐宁夏的肩胛把她禁锢雨伞遮挡的范围下,仿佛风风雨雨都被他一一遮挡,唐宁夏就算在风雨里跋涉,也什么都不需要做。

    七年了,唐宁夏第一次体会到在风雨下被一个男人护着是什么滋味,觉得安心却又恐惧,或许是因为她知道,这种安心是致命的,极容易让人产生依恋,却注定不是她能依恋的。顾子寒是米晓晨的男人,这份安心,只有米晓晨敢肆无忌惮地享受。

    虽然她也是被顾子寒逼着享受的。

    走到一半的时候,唐宁夏忽然想起刚才顾子寒拿着雨伞疾步走进车库,取了车之后争分夺秒似的往外开,她还坐在车内纳闷快要下雨了他还跑出去做什么来着,可是不到十分钟,他就回来敲她的车门,莫名其妙地把她拖下车。

    呃,难道他出去是为了找……

    不可能,唐宁夏,不要想太多了,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自恋的?

    明明已经警告过自己,明明已经把事实看得清清楚楚,可是唐宁夏还是丧心病狂似的,抱着微小的侥幸心理,偏过头问顾子寒:“你刚才出去干什么?”

    顾子寒眯着眼看向唐宁夏,“你看到我出去了?”

    唐宁夏研究顾子寒的表情,就好像她窥见了顾子寒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下一秒就要遭到他毁尸灭迹似的,不由得艰难地咽了口口水,声音不自觉地有些发颤,“看、看到了啊。”

    顾子寒的双眸迸射出危险的光芒,平静的口吻里杀气四溢:“那你为什么不叫我?”以为他在雨里开着车找她很好玩吗?

    “发烧了吧你?我又不知道你要去干什么,为什么要叫你?再说了,你车速那么快,又隔着两扇车门,我叫了你也听不见啊!”这番话,唐宁夏是翻着白眼说完的,说完倏地察觉到一些不对劲的地方,目光如炬地盯着顾子寒,心里面那抹侥幸的希冀竟然膨胀得越来越大,“顾子寒,你出去到底是干什么的?”

    “……”顾子寒似乎也察觉到自己不小心泄露了什么,鄙夷地看了眼唐宁夏,若无其事地说,“散步。”

    “……”

    看着唐宁夏那一脸无语的表情,顾子寒第一次庆幸这个女人很蠢。

    很快地两个人就走到了门口处,顾子寒收了伞随手放在门边,拍着衣服上的水珠就进了门。

    唐宁夏愣愣地看着顾子寒的背影,后知后觉地滋生出来一个疑问:顾子寒散步都喜欢开车去散步的吗?车速还那么快?

    靠!油费很贵的好不好!

    有钱人啊,真是莫名其妙。

    唐宁夏就这样又是摇头又是叹气地走进了顾子寒家,结果连鞋子都没来得及脱,一条白色的毛巾就劈头盖脸地飞向她,最后挂在了她的头上,把她的整个头包住了……

    顾子寒的声音穿过毛巾撞入耳膜:“把你擦干,别弄湿我家的地板。”

    唐宁夏扯下头上的毛巾,恨恨地看着顾子寒,忽然很想抽死他。

    再仔细看了看顾子寒,唐宁夏更想抽死他了。

    两个人共用一把伞,她半边肩膀都湿了,可是顾子寒除了后背上有几滴水珠之外,整个人清清爽爽,好像从雨里过来的人只有唐宁夏,从来不曾有他。

    这货打伞的时候肯定没想过她!偶像剧里不是这么演的啊啊啊!

    靠!没风度!

    “看什么?”顾子寒瞄唐宁夏一眼就知道她的心思,鄙夷地勾了勾唇角,“你长得太矮,怪谁?”

    “……”

    唐宁夏被淋湿的确不能怪顾子寒。顾子寒186的个子,伞是他撑的,风大雨大,唐宁夏势必要被雨打湿。

    可是唐宁夏166的个子,虽然没有t台模特那么高大,但是放在人群里也算个小女巨人了,矮实在不算。

    唐宁夏白了顾子寒一眼,“顾子寒,真没风度!”说完转过身去,胡乱擦起了头发。

    顾子寒也是一脸“风度是什么?我不认识,牵出来给我看看它长得帅不帅?”的表情转身上楼。

    客厅一下子变得安静了,唐宁夏擦头发的动作也渐变减慢。最后,她索性把毛巾扯下来,坐到沙发上慢慢地擦。

    雨势丝毫不见减弱,这种天气下唐宁夏也不能冒险走出去,只好用顾子寒家的固定电话打给睿睿。

    “妈咪。”很快地,睿睿清脆的声音就在听筒里响起来,唐宁夏扬了扬唇角,“你还没睡觉吗?”

    “你都还没回来。下雨这么大,唐宁夏女士,你是不是又不能回来了?”睿睿故作严肃的声音里有些许抱怨。

    但是唐宁夏听得出来,睿睿就连抱怨也是伪装的,这个孩子从未真的抱怨过她任何事情,心里面不由得滋生出来一股酸涩。

    片刻后,唐宁夏叹了口气,说:“是啊,又被雨困住了。你先睡好不好?饿的话让张阿姨给你弄东西吃。”

    “嗯,妈咪晚安。”

    “晚安。”

    唐宁夏挂了电话,想起儿子的懂事,嘴角不由得微微翘起。可是想起现在她是在顾子寒家,又有种做贼心虚的感觉。睿睿一定以为她还在公司加班,可是他在一个睿睿不认识的男人家里,睿睿要是知道了,她该怎么交代,跟睿睿说这是他后爸?

    呃,疯了!唐宁夏,你一定是疯了!

    唐宁夏哪里知道,睿睿此刻正在家里面偷笑。

    唐宁夏家的客厅。

    睿睿盘着腿坐在地上,双手的手肘抵在茶几上,掌心朝上支着下巴,他亮晶晶的双眸盯着来电显示上的号码,终于是忍不住笑出声来。

    没有人比睿睿更清楚那组号码是谁家的了,那么他亲爱的妈咪现在在哪里,答案呼之欲出。

    笑着,睿睿把衣服下面的茶色水晶拿出来,放在手心里静静地看着,好像是第一次看见这个东西一样。

    片刻后,唐宁夏请的帮佣从厨房内走出来,“睿睿,该去睡觉了。”

    “哦,好。”睿睿把水晶放回衣服内,蹦着跳着回了房间。

    而远在顾子寒家的唐宁夏,依然斜靠在沙发上,看着外面还在持续的大雨,愁眉不展。

    这个地方本来就很难打到车,现在又下雨,时间越来越晚,打到车的几率几乎是零了。

    “嗷——”唐宁夏嚎叫了一声,换了个姿势仰躺在沙发上,背靠沙发的靠背,面朝着顾子寒家的天花板,看到了华美昂贵的欧式水晶吊灯,墙壁上精美的雕刻,价值不菲的名家画作,唯独没有照片。

    不管是顾子寒的,或者是顾子寒的家人的,一张照片都没有。

    不过,这应该很正常吧?顾子寒跟父亲关系不好,又能把母亲都气哭,估计他跟谁都相处不来。

    唐宁夏忽然想起那天在医院里,顾子寒的背影给人的感觉,就好像他被全世界都抛弃了,全世界都看着他被怪兽吞噬却没人伸出援手一样,孤单得可怕。

    有谁能想到,堂堂顾家大少爷,顾氏集团的总裁会有这样的一面?又有谁能想到,在商场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年轻有为的顾子寒,进了厨房就是废柴一根。

    唐宁夏缺德地懊悔起来,“怎么就忘了拍照留证据呢?没事的时候拿来威胁一下顾子寒多好?”

    “你想怎么威胁我?”顾子寒低沉的声音在耳际响起,紧接着,他阴沉沉的脸出现在唐宁夏的正上方。

    唐宁夏吓得倒抽了一口凉气,忙忙坐正了,清了清嗓子,一脸“这么邪恶的想法我绝对不会有”的表情看着顾子寒,“什么威胁你?听错了,你肯定是听错了。”

    有没有听错顾子寒自己知道,他“嗤”地笑了一声,扔给唐宁夏一串车钥匙,“雨停了你马上走。”

    唐宁夏撇了撇嘴,“不用你说,我巴不得雨马上就停!”因为……她还没有吃晚饭,早已经饿了。

    就在这个时候——

    “咕咕……”

    唐宁夏的肚子不争气地在顾子寒面前发出了饥饿的叫声。

    靠!敌人当前,这是在削她的气势好吗?!

    顿时,唐宁夏的眼神就变得有些尴尬,目光四处闪躲,就是不敢看顾子寒。

    顾子寒向来记仇,瞬间记起上次唐宁夏让他喝剩汤的事情,勾了勾唇角,示意唐宁夏看向餐厅,好像真的是出于好心一样说,“要吃自己去。”

    唐宁夏看过去,额角上滑下来无数条黑线,“那是你吃剩下的吧?”

    顾子寒一眯眼,“唐宁夏,你敢嫌弃?”

    “……不敢。”唐宁夏阳奉阴违地想,反正顾子寒待会一上去就不知道她吃的是什么了,他厨房里的东西还有那么多……

    “你只能吃那个,要是敢进厨房做其他的……”顾子寒一眼看穿唐宁夏的心思,俯身下来靠近她,整个人就像暗夜里散发着邪气的妖孽,“今晚你就别想走了。”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