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花雨 作品

第58章:唐宁夏很有骨气

    唐宁夏一走大白就跑到顾子寒的腿边,围着他的腿不停地转圈不停地蹭,好像是要叫顾子寒把唐宁夏留下来一样。

    顾子寒只是看着大白,不语,目光深沉难懂。

    这个时候唐宁夏早已出了顾子寒家的大门,自从发现顾子寒家的门禁系统有“漏洞”之后,她可谓是出入自如。

    可是想要回家就无法那么自如了,因为……车子抛锚了,怎么都无法发动。

    “……”唐宁夏无语问苍天。

    这车是她为了出行方便刚买不久的新车,没开几天居然给她出了问题……

    靠!太不上道了!

    唐宁夏摸出手机联系许慕茹,可是许慕茹的电话一直无人接听,大概是在拍戏。也就是说,她唯一可以求助的人帮不了她了。

    靠靠靠!

    唐宁夏把手机扔回包里,打开引擎盖自己查看了一番,却什么问题都没看出来。

    不过这也不能怪她,她只会开车,不会修车。

    已经九点多将近十点了,再没办法的话,只能叫出租车先回去,明天再叫人来修了。

    再度从包里掏出手机,唐宁夏正想查出租车公司的电话时,手机发出电量过低的警告。

    大爷的,雪上加霜!手机都给她落井下石。

    唐宁夏用最快的速度查出出租车公司的电话,拨通,很快就被接起,接线员甜美的声音传来,“你好,xx汽车服务有限公司,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到你的?”

    “我在维多利亚……”唐宁夏的语速已经是最快,可还是只能说到这里,手机就自动关机了。

    “……”无语地看着黑下去的屏幕,唐宁夏有摔了手机的冲动。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就只剩下一个方法了——拦出租车。

    可是在这别墅区内拦到车的几率比被天上掉下来的五百万砸死的几率还小,唐宁夏知道,她要沿着盘山公路往下走,走到大马路上才有希望拦到车。

    不说这路有多长,光是这大晚上的一个人在盘山公路上溜达,啧啧,危险系数已经够大。

    自始至终,唐宁夏都没有想过向顾子寒求助,哪怕顾子寒距离她不到五百米的距离,哪怕她只要转身按一下门铃就能把顾子寒叫出来。

    唐宁夏深呼吸了一口气,正想迈出第一步的时候,身后精致的镂空雕花铁艺大门缓缓打开,大门背后,是身姿优雅而又悠闲的顾子寒和一脸天真的大白。

    “唐宁夏,你怎么还没走?”顾子寒眉头微蹙,十分嫌弃唐宁夏还在这里似的。

    “你以为我想呆在这里啊?”唐宁夏拍了拍车子,“它动不了,我也动不了懂不懂?”

    顾子寒松开大白的牵引绳走到唐宁夏的车前打开引擎盖,扫了一眼就知道是哪里出了问题,勾了勾唇角,鄙夷地看向唐宁夏:“这么简单的问题都看不出来,蠢。”

    “……”唐宁夏本来以为顾子寒会帮她修好的,可是没想到这货来了这么一句。

    靠,早该想到顾子寒没那么好心的,他只有幸灾乐祸嫌弃她蠢的份。

    仔细一想,唐宁夏发现自己都数不过来今天被顾子寒嫌弃了几次太蠢了,忽然就有了掀桌的冲动。

    没错,她就是一枚蠢蛋,不然不会大发善心把芦荟敷在顾子寒手上,而是让他明天带着一只长满了泡泡的手去上班,成为整个顾氏议论的焦点!

    顾子寒注意到了唐宁夏的咬牙切齿,闲闲地抱着手后退了两步,一点要主动出手帮忙的意思都没有,“唐宁夏,你求我我就帮你。”

    “……呸!”唐宁夏傲然转了个身,沿着盘山公路往下走。

    妈咧,还求你!

    这个时候,唐宁夏暂时没有想到下山的路还有多远,更没有想过这一路会不会有危险。

    看着唐宁夏的背影,顾子寒只能咬牙……

    蠢女人,开个玩笑而已,有必要这么较真吗?连水箱没水了要加水这种常识都没有,还开什么车?

    忽然,顾子寒怎么看唐宁夏那辆小破车都不顺眼了,有踹翻它的冲动。

    最后顾子寒还是把心里的冲动压了下去,牵着大白和唐宁夏背道而驰——回家。

    时间还早,远远不到休息时间,顾子寒进门后就放下大白自己玩,自己上了二楼的书房处理事情。

    可是翻开文件,映入眼帘的不是文字条款而是唐宁夏那张倔强的脸;打开电脑,屏幕上显示的似乎是唐宁夏倔强的背影……

    这个蠢女人,怎么无处不在?

    顾子寒心里一阵烦躁,关了电脑合上文件,他就不信这个女人还能在墙壁上出现。

    这下,唐宁夏确实没有出现了,但是狂风起了。

    一阵毫无预兆地刮起的狂风卷动窗帘在室内乱舞,如果不是窗帘足够结实,估计早就被这阵风扯下来了……

    这么大的风,是暴雨的前兆。而且,这场暴雨很快就会来临。

    那天那场暴雨之后s市的天气就一直没有放晴过,一直断断续续地下着小雨,没想到今天晚上会迎来一场暴雨。

    顾子寒的手机震动了一下,短信提示声响起,他打开一看,是秦宇哲那个无聊透顶的家伙发来的短信——暴雨今晚将肆虐s市,外面危机四伏,所有的孩子乖乖回家了。

    外面……

    唐宁夏那个蠢女人还在外面。

    可是,关他什么事?

    顾子寒删了短信,进浴室去洗澡。

    “轰隆隆——”

    就在顾子寒关上浴室的门那一刻,天崩地裂似的惊雷乍然响起。

    下一秒,刚刚关上的浴室门又被顾子寒拉开,他沉着一张脸出来,下楼拿了雨伞和车钥匙就匆匆出了门。

    没错,他是要去找唐宁夏。

    七年前后的事情的源源本本他还没查清楚,唐宁夏这个蠢女人还不能有事。再说,这个蠢女人要是出了事,谁来给女人的智商垫底?

    顾子寒的车刚从车库里面开出来的时候,瓢泼似的大雨就落了下来,他的车速太快,并没有注意到门口边唐宁夏的车里面多了什么。

    车子沿着盘山公路开出去一段距离后,顾子寒减慢了车速。前后不到三十分钟的时间,按照唐宁夏的速度,她应该差不多走到这里,可是他的车灯已经全部打开,雨刷已经开到最大,还是看不到唐宁夏的身影,慢慢地往前开,还是没有。

    不得已,顾子寒掏出手机打唐宁夏的电话,传来的却是通知他唐宁夏已经关机的女声,这一路上也还是没有见到唐宁夏的身影。

    这个蠢女人,总不会是被风刮走了吧?

    顾子寒停下车,骨节修长的手指在手机屏幕上动了几下,找到山庄里警卫室的电话,把情况交代清楚后,让他们调监控视频看看唐宁夏在哪里。

    两分钟后,警卫室的人回复顾子寒:“顾先生,监控视频显示,那位小姐在刚刚起风的时候就回了你家,现在在你家门口那辆白色的车里面。”

    “……”

    顾子寒默默地挂了电话,调转车头,往回开。

    车子一回到家门口顾子寒就看见唐宁夏安详地坐在她的君越里面,正支着下巴看雨,头发上沾了不知名的白色东西。

    这个女人,总算没有蠢到无药可救的地步。

    顾子寒停车撑着伞下来,伸手去敲唐宁夏的车门……

    “扣扣”的声音蓦然在耳边响起,唐宁夏被吓了一跳,看清车窗外站的是谁后被吓了更大的一跳——“顾子寒?”

    雨下得太大,唐宁夏不敢打开车门,只拉开一条缝隙,“干嘛?”

    “啰嗦。”顾子寒嫌弃了一声,倏地把唐宁夏的车门拉开,再把人从驾驶座上拉下来……

    “顾子寒!”唐宁夏猝不及防,站稳后狠狠瞪了一眼顾子寒,“你到底想干什么?”雨下得太大,顾子寒雨伞却不够大,唐宁夏只能任由顾子寒这样拉着跟他近距离接触,否则就会被淋湿,她的头发已经被雨淋湿了。

    顾子寒眯着眼从上到下打量了一遍唐宁夏,这才看清唐宁夏头上的白色不知名物体是纸巾。她的头发被雨淋湿了,应该是找不到东西擦头发,最后用上了纸巾。

    可是很明显,纸巾根本没用,唐宁夏的头发还在滴水。

    顾子寒一脚踢上唐宁夏的车门,“跟我进去还是站在这里,二选一。”

    唐宁夏就好像没听见顾子寒的话一样,直愣愣地看着关上的车门,“顾子寒,我的车钥匙还在里面。”

    “是吗?”顾子寒凉凉地看了一眼唐宁夏的车,“不知道。”

    “……”拜托,你瞎扯的时候表情可不可以别露出这么漏洞来?想气死人吗?

    此刻,唐宁夏真的有一脚踹死顾子寒的冲动。

    这时候又一阵风吹过来,雨丝着打向顾子寒的后背,顾子寒皱了皱眉,“唐宁夏,你到底进不进去?”

    唐宁夏劈手拿过顾子寒的伞,“不进!要进你自己进!”

    “你拿我雨伞干什么?”顾子寒冷沉沉地看着唐宁夏。

    唐宁夏朝着顾子寒家扬了扬下巴,“你进去了就用不着雨伞了。再说,是你把我的车门踢上的,我现在没有躲雨的地方了,拿你一把雨伞算什么?”没拿你整个家已经算不错了!混蛋!

    “唐宁夏,你蠢死了!”顾子寒从来没有见过这么蠢的女人,那么大一栋别墅敞开大门等着她进去躲雨,她居然选了一把伞。

    难道一栋别墅比不上一把伞?

    唐宁夏,没眼光!蠢!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