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花雨 作品

第57章:不做菜,我们做别的

    唐宁夏谈完广告出来后看了看时间,已经快要七点多,太晚了才到顾子寒家怎么说都不好,她疾步向着餐厅的停车场走去。

    取了车,唐宁夏用最快的速度赶往维多利亚山庄。

    已经过了下班高峰期,唐宁夏全新的白色君越一路畅通无阻地奔驰在马路上,最后,停在了顾子寒家的大门前。

    看着车窗外精致的镂空雕花铁艺门,唐宁夏抿了抿唇,又偏头看向副驾座上的大白,心里面忽然滋生出一股不舍来。

    这个小畜生怎么说也跟她和睿睿相处了好几天,而且相处得还很融洽,睿睿很喜欢它。

    可是再怎么不舍,终归要把它送回给顾子寒的。

    “到你家了,下车吧。”唐宁夏打开了副驾座的门让大白下去,自己也紧跟着下了车。

    回到熟悉的家,大白十分兴奋,“汪汪汪”地叫了几声,结果被唐宁夏狠狠地拍了头,“乱吠什么!扰民懂不懂!”

    说着,唐宁夏去找门铃。

    门铃就在指纹收集仪的旁边,她看着指纹收集仪,鬼使神差地把手放到了指纹收集窗口上,然后……

    门又打开了。

    “呃,大白,你家主人还是没有把门修好啊。”

    唐宁夏一边吐槽着顾子寒太懒,一边牵着大白进了门。

    客厅的灯亮着,却没有见到顾子寒的身影,唐宁夏正想开口叫顾子寒的时候,忽然听见了厨房那边传来动静。

    呃,顾子寒在厨房?干什么?放火烧厨房?

    唐宁夏绕过餐厅来到了厨房的门前,顾子寒果然在厨房里面,不过不是在放火,而是在……做菜。

    不自觉地,唐宁夏看向桌子上顾子寒已经做好的一个菜,那卖相……

    哦ladygaga,她终于找到顾子寒的软肋了!

    唐宁夏示意大白别出声,就这样安安静静地倚在门框上,像看演唱会一样兴致勃勃地看着顾子寒的背影。

    今天顾子寒穿了套灰色的休闲的居家服,虽然不能把他堪比t台模特般的身材勾勒出来,但是颀长挺拔的背影还是给人一种优雅从容的感觉。

    不得不说,顾子寒就连背影都很养眼。

    只是,他做出来的那些菜实在是……惨不忍睹。

    唐宁夏在心里面一边叹气一边想着待会取消顾子寒的措辞。

    厨房内的顾子寒浑然不觉家里面多了一个人,依然跟厨具食材调料决战着。

    洗好了一个茄子切好,顾子寒不假思索地下锅就炒,自然而然地,茄子炒焦了。

    唐宁夏看见顾子寒眯了眯眼,不悦地看着锅里的茄子,就好像在说:你居然敢焦了!

    “噗……”唐宁夏绷不住喷了,挠着门,笑得肠子都要抽筋。

    顾子寒一眯眼,循声看过来,俊脸顿时就黑了,“唐宁夏,你什么时候进来的?”

    “咳咳。”唐宁夏敛容正色,撩了撩额前的刘海,做出端庄优雅的姿态,好像刚才看见顾子寒把茄子炒焦而大笑的女人真的不是她一样,一本正经地说,“我刚到,什么都没看到。”说着指了指桌子上炒得乱七八糟的西红柿炒蛋说,“那个是什么炒的什么啊?根本看不清楚嘛,我也会当做没看到。”

    顾子寒熄了火,拿着锅铲浑身散发着危险气息逐步逼近唐宁夏:“唐宁夏,你想说什么?”

    “我想说,这一幕如果被其他人看到的话,顾总英明神武的形象就毁了吧?”唐宁夏承认她想想就觉得兴奋。

    “你威胁我?”顾子寒闲适地转了转手中的锅铲,不慌不乱地看着唐宁夏。

    唐宁夏干笑着往后退,生怕顾子寒的暴力倾向被唤醒,然后一锅铲铲到她头上。

    这样一来,反倒是顾子寒在威胁唐宁夏了。

    顾子寒似乎十分享受唐宁夏这受惊的表情,勾起唇角恶趣味地越逼越近,片刻后,他倏地扬起了手中的锅铲……

    “啊——”唐宁夏下意识地就闭上眼睛发出一声惊叫。

    完蛋了,顾子寒这暴力血腥狂肯定是想杀人封口。

    最后,唐宁夏预想中的巨痛没有到来,只是手上多了个冰冰凉凉的东西。

    呃,这是在闹哪出?

    唐宁夏缓缓地睁开紧闭的双眼,看见了自己手上多出来的是……刚才还在顾子寒手里的锅铲。

    “我饿了。”顾子寒松开唐宁夏的手,把她往厨房里面推,自己潇洒地转身走向客厅,理所当然地留下一句,“去给我做饭。”

    唐宁夏这才反应过来顾子寒刚才不是想杀人封口,而是想把锅铲给她让她做饭,可是——

    “凭什么啊?”唐宁夏很不爽,“你饿了我就得给你做?什么逻辑!”

    顾子寒的脚步顿住,转回身来眯着眼看着唐宁夏,“做,还是不做?”

    唐宁夏顿时就感觉到了一股逼人的寒意从脚心窜起,四周的空气里似乎还夹着浓浓的杀气。

    然而越是这样,唐宁夏就越是不怕,她的骨头可是硬邦邦的!

    “不做!说了不做就是不做!”凭什么给他做啊?

    唐宁夏扬起下巴,傲然直视顾子寒。

    顾子寒依然不怒,折身回来,浑身邪气地靠近唐宁夏,“你不愿意做饭,那我们做点别的?”

    “做别的?做什么?”唐宁夏掀起眼帘看着天花板费力地想,一时间还来不及反应过来。

    顾子寒弧度优美的唇角轻轻勾起,瞬间他整个人就像暗夜里邪魅的妖孽,气氛都被他渲染得分外暧昧,“当然是做……”

    唐宁夏及时反应过来,瞪大眼睛捂住顾子寒的嘴巴,“再说我往你的饭里下药!”

    说完,唐宁夏用最快的速度转身面对厨具,瞄都不敢再瞄顾子寒一眼。

    只有唐宁夏自己知道,她脸红了。

    靠!顾子寒,你到底是哪个星球的?以前看起来就像一座不食人间烟火的纯天然冰山,怎么现在冰山三句不离人间烟火?

    唐宁夏拍了拍自己的脸颊,转身到一旁的大冰箱里找食材。

    冰箱里面的食材很足,唐宁夏随随便便搭配出三菜一汤,一一处理起来。

    顾子寒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财经杂志,很快地,他就闻到了自厨房里面飘来饭菜的香气,不自觉地起身,往厨房的方向走去,最后脚步停在了厨房门口,目光停留在唐宁夏身上。

    唐宁夏围着围裙,利落地翻动着锅里面的西红柿和鸡蛋,好像这道菜她已经做过上万遍一样,动作娴熟,做得得心应手。

    霎时,顾子寒的目光变得若有所思……

    西红柿炒蛋是唐宁夏的最后一道菜,起锅后,她眼角的余光扫到了站在门口的顾子寒,吓了一跳,“顾子寒,你站在那里干什么?”

    顾子寒淡淡地看了唐宁夏一眼,理所当然地说:“吓你。”说完又若无其事地转身回餐厅。

    “……”你妹的!你成功了!

    唐宁夏把西红柿炒蛋重重地掼在托盘里,跟其他三道菜一起端到餐厅里给顾子寒摆放好,“好了,可以吃了。”

    顾子寒抱着手,俨然是一副等人伺候的帝王模样,“只有三个菜?”

    “还有个鲫鱼汤,你自己去端。”这个,唐宁夏是真的无能为力了。

    “你去!”顾子寒忘了情况就对唐宁夏颐指气使,反应过来后看了眼唐宁夏的左手,烦躁至极似的皱了皱眉,“站住,我去。”说完站起来,一脚踢开椅子,往厨房走去。

    “……”这么暴躁干什么?手残的人又不是你。再说,她没打算去!

    顾子寒把鲫鱼汤端出来的时候,唐宁夏终于注意到其实他的右手不太对劲,白皙的手背上有不少很明显的红色点点,分布得不均匀。

    唐宁夏是过来人,立马就明白过来顾子寒的手是怎么回事,撇了撇嘴问顾子寒:“你家有没有种芦荟?”

    顾子寒看了眼唐宁夏,“不知道。”他也已经离开这个家好多年时间,一年前回来之后就忙得天翻地覆,哪有空管家里种了什么。

    “……”唐宁夏真的很想不管顾子寒了,可眼角的余光偏偏就扫到落地窗外的花园里种了芦荟。

    好吧,这是天意。

    唐宁夏二话不说到外面花园割了两片芦荟回来,去掉芦荟上的硬刺然后从中间切开,放到了顾子寒手边。

    顾子寒不明所以,“什么?”

    唐宁夏没想到顾子寒居然不知道,于是耍他:“吃的!”

    “滚!”顾子寒瞪着唐宁夏,仿佛要用眼光杀死她。

    “你真的不知道?”唐宁夏平时看着顾子寒挺聪明的,没想到他的生活常识缺乏到了这种地步,无语地拿起芦荟,贴到了顾子寒右手的手背上……

    顾子寒手上的红点是被从锅里溅起来的油烫出来的,刚才他用冷水冲洗了一下就以不是什么重伤为由,放之任之不去处理,现在凉凉的芦荟敷上来他才觉得……其实还是有点痛的。

    “这个很有效的。”唐宁夏用一副过来人的口吻跟顾子寒说,“我学着做菜的时候经常烫得比你还严重,都是用这个来敷。”

    顾子寒看向唐宁夏,“经常?”

    唐宁夏诚实地点头,“你想说什么?”那会她被油烫得确实很惨,许慕茹都恨不得把全世界的油都拿去填海。

    顾子寒十分鄙夷地说:“想说你蠢得出乎我的意料,出神入化。”

    “……”靠!嘴巴这么毒,刚才怎么就忘了在他的饭菜里下哑巴药呢?

    唐宁夏白了顾子寒一眼,拎起包说都不说一声就走人。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