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花雨 作品

第56章:以缺德服人(下)

    唐宁夏后知后觉地注意到顾子寒的视线,这次难得地很快就反应过来,触到电般倏地站起来,双手把胸口护得严严实实,“顾子寒,你……”

    “我什么?”顾子寒闲闲地掀起眼帘,好整以暇地等唐宁夏的下文。

    “……色狼!混蛋!流氓!伪君子!阴险!缺德!”唐宁夏一骂就骂开了,靠丫的,果然是以缺德服人的!

    顾子寒却还是那副闲适的姿态,“过来。”他竟然不怒。

    “干嘛?”唐宁夏自然是警惕的。

    顾子寒扬了扬手里的合同,“你不想拿这个了吗?”

    唐宁夏当然想,可是……确定没什么阴谋吗?

    真的没什么阴谋吗?

    唐宁夏警惕地、小心翼翼地伸出手去够顾子寒手上的合同,就好像顾子寒是什么攻击性极强的动物,一个不小心就会咬她一口一样。

    就在唐宁夏快要够到顾子寒的合同时,顾子寒忽然虚张声势地吓了吓唐宁夏,唐宁夏果然上当,吓得倏地站直了身子,连连后退了好几步,脸都白了。

    “嗤——”顾子寒嫌弃地看着唐宁夏,“蠢。”

    唐宁夏这才反应过来被顾子寒耍了,白了顾子寒一眼,咬着牙走过来:“顾子寒,你真的很无聊。”

    说着,唐宁夏伸手去拿顾子寒手上的合同。

    顾子寒不语,好整以暇,嘴角的弧度意味不明。

    如果唐宁夏像刚才那样警惕,就会发现顾子寒的表情不对劲,然而没有,她以为顾子寒只会无聊一次。

    事实上——

    就在唐宁夏的手再度快要够上合同的时候,顾子寒倏地放了合同劈手攥住了唐宁夏的手,嘴角的弧度邪里邪气。

    唐宁夏不可置信地瞪大眼睛,“顾子寒,你想干什么?”

    “做点有聊的事情。”顾子寒的口吻都透出一股摄人心魄的邪气来。

    顾子寒邪气起来的时候真的是妖孽得要人命,唐宁夏很不争气地被要了大半条命,心跳更是不争气地失去了频率,强壮镇定地问:“比如?”

    “比如,告诉你什么叫真正的‘色狼、混蛋、流氓、伪君子、阴险、缺德。’”

    唐宁夏干笑了两声,“谢谢顾总,不用那么客气。”

    顾子寒挑了挑眉梢,“确定不用?”

    “确定,以及肯定。”唐宁夏回答得毫不犹豫。

    “……说你蠢猪都不同意。”顾子寒嫌弃地把两份合同拍到唐宁夏手里。

    唐宁夏撇了撇嘴,腹诽:什么我蠢,是你丫阴晴不定好不好?!“汪——”这个时候,角落里的大白忽然叫了一声,仿佛是在提醒屋内的人别忘了它的存在。

    唐宁夏循着声源看向大白,这才记起了正事,抱紧了合同说:“没事的话我带大白先走。”

    闻言,大白好像能听懂唐宁夏的话似的,很兴奋地扑向唐宁夏,绕着她的脚转起了圈圈,不断地蹭着她的腿。

    唐宁夏蹲下来牵起大白的牵引绳,“小畜生,走了。”

    就在唐宁夏要牵着大白出门的时候,顾子寒忽然出声叫住了她:“唐宁夏。”

    “嗯?”唐宁夏回过头,不明就里地看着顾子寒。

    顾子寒看着的却是唐宁夏的左手,片刻后,他终于问出那个藏在心底已久的问题:“那天你为什么不解释?”

    “那天……”唐宁夏想了想当时的情况和顾子寒的表情,默默地“靠”了一声说,“我心情不好,不想解释。”

    顾子寒的唇翕动了一下,正要开口说话的时候,唐宁夏抢在他前头说道:“再说了,那个时候我的解释你听得进去吗?那个时候米晓晨就在那里,我有必要自取其辱吗?”所以,不如不解释。

    就如唐宁夏所料,顾子寒的眸色有了轻微的变化,但仍然没人能看清他的情绪。

    唐宁系扬了扬手中的合同,“这个我就当是你的道歉,我们还是两不相欠。没事的话我先走了。”

    说完,唐宁夏牵起大白,头也不回地离开。

    偌大的病房顿时就变得有些空荡荡的,顾子寒点开了刚才被他关掉的网页——手筋断了能否恢复?

    答案全部都是“不能”。唯一一个可以给人一点点的安慰的答案是:伤得轻的话,可以恢复。但是不可能恢复正常的,不会向以前那么灵活就是了。

    唐宁夏已经到了连一瓶药水都拿不起的地步,伤得是轻还是重,顾子寒比任何人都清楚。

    夜色深沉浓郁得像一块被泼满了黑色油墨的麻布,黑得深不见底,就如顾子寒的眸色。

    片刻过去后,顾子寒拿起桌子上的手机,拨通了秦宇哲的电话:“查一查曝光唐宁夏的事情是谁做的。”

    ……

    第二天。

    唐宁夏怀抱着两份合同来到了新创,敲开了陈玫丽的办公室大门。

    陈玫丽结束了一个通话,看向唐宁夏,“宁夏,有事情吗?”

    “我完成任务了。”唐宁夏把两份合同放在陈玫丽的办公桌上,“顾子寒已经签了字,只要我们签字,合同立马生效。现在,主动权在我们手上。”

    陈玫丽笑了笑,扬了扬手中的手机,“刚才极光传媒的人给我打电话了,我已经知道了。”

    顾子寒的动作这么快?

    唐宁夏边想着边坐下来,刚坐定就听见陈玫丽问:“宁夏,你是用什么方法搞定顾子寒的?说来听听?”

    “咳,就……跟他谈啊。”唐宁夏笑着想把问题糊弄过去。

    可陈玫丽绝对不是什么好糊弄的人,她目光如炬地看着唐宁夏,“宁夏,我总觉得你和顾子寒……嗯,你自己知道。”

    唐宁夏不是不懂陈玫丽的意思,脸上顿时划下三道黑线,点了点头,“我和顾子寒的关系,确实不简单……”

    这个时候,唐宁夏并不知道米晓晨就站在办公室的门外,听到这里,米晓晨的拳头悄然紧握,漂亮的大眼睛流露出来凌厉的杀意……

    不听唐宁夏把话说完,米晓晨就迈步离开,每一步都透着坚决。

    她一定不会让唐宁夏得逞的,也不能!

    唐宁夏,你等着!你潇洒不聊多久。

    前方等待着唐宁夏的,是危机四伏的命运,然而此刻她浑然不觉,还在陈玫丽的办公室内胡侃——

    “不简单到了大概前世就是仇人的地步。”唐宁夏说得咬牙切齿,仿佛她真的有多么恨顾子寒似的。

    陈玫丽笑而不语,看了眼合同,确定顾子寒真的已经签了名之后,又把合同放回唐宁夏手里:“极光的人指定要你负责。接下来,这个摊子就是你的了。有什么不懂的可以来问我。”顿了顿,陈玫丽忽然又神色凝重地说,“宁夏,这个摊子,我们一定要做好。”

    “陈姐,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唐宁夏奇怪地看着陈玫丽的表情,总觉得事情不简单。

    陈玫丽摇了摇头,“没事。”

    唐宁夏知道肯定有事,只是陈玫丽不想说而已,她也没有问太多,离开了陈玫丽的办公室。

    回自己办公室的路上,唐宁夏听见两个同事在议论:

    “一个是王牌音乐制作人,一个人是金牌经纪人,统统从英国跳槽回咱们公司,这是要闹哪出啊?”

    “啊,听说那个经纪人超厉害的,咱们陈经理的地位受到威胁咯。”

    原来是这么回事,唐宁夏心里了然,难怪陈姐会一脸凝重地要她做好这个摊子。

    她一定会的!

    握了握拳,唐宁夏加快速度走回办公室,全心投入工作。

    她不会让自己输,也不会让陈玫丽输的。

    一整天的时间,唐宁夏全心扑在工作上,全然忘记了今天就是顾子寒出院的日子。

    下午,医院。

    午后的阳光收敛了毒辣,变得稀薄温暖,顾子寒就沐浴着这样的阳光离开了医院。

    来接顾子寒的人是秦宇哲,从上车之后他就一直时不时看向后座的顾子寒,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

    顾子寒坐在后座上,手肘抵在车窗边缘,用掌心支着下巴闭目养神,身姿优雅。

    在秦宇哲第十二次回过头来的时候,顾子寒菲薄的唇轻启,吐出一个字:“说。”

    得到了通行证,秦宇哲的吐字还是十分艰难,“接下来我说的每个字包括标点符号都是事实,我也相信这是事实。至于你……你自己判断吧。”

    “哪来那么多废话?”顾子寒睁开眼不耐地看向秦宇哲,“说重点。”

    “曝光唐宁夏的人,是米晓晨。”

    顾子寒眯了眯眼,“确定不是唐宁夏?”

    “确定!”秦宇哲点头,用一种誓天断发的表情看着顾子寒。

    顾子寒不再说话,面无表情地闭上眼睛养神。

    “……”秦宇哲深感无语。

    大哥,你是个什么态度,好歹表一表啊!

    然而接下来的一路上顾子寒都没有再睁开过眼睛,秦宇哲只能闷头不语地把他送回家。

    很快地两个人就回到了维多利亚山庄,秦宇哲安把一切办妥后,匆匆回去坐镇顾氏。

    顾子寒不在公司,那么大的顾氏,上有试图给顾子寒无数压力的董事,下有蠢蠢欲动想把顾子寒拉下台的顾家二少爷,这些妖兽现在全靠秦宇哲镇压着。

    秦宇哲一走,大白和陈嫂又都不在,偌大三层别墅就只有顾子寒一个人,他忽然觉得空荡得过头了,找来手机拨通了唐宁夏的号码。

    电话很快就接通,唐宁夏不怎么客气的声音在听筒里响了起来,“喂?”

    “晚上把大白送回我家。”顾子寒要求得也不怎么客气。

    “哦,你出院了啊。好啊。”顿了顿,唐宁夏又说,“不过我有个广告要谈,可能会晚点过去。”

    顾子寒挂了电话,上二楼的书房。

    时间一分一秒地在人不经意的时候疯狂流逝,天很快就暗了下来,唐宁夏差不多该来了。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