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花雨 作品

第55章:以缺德服人(上)

    唐宁夏全新的白色君越再一次穿过大半个城市,停在了医院的停车场。

    心里面不可避免地有些复杂,虽然两个人都像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似的,没再提起三天前的事情,但是不提起,并不代表已经忘记。

    为什么会那么轻易就被顾子寒蛊惑这个疑问,也一直盘旋在唐宁夏脑海里,时不时跑出来困扰她。

    唐宁夏发泄似的拍了拍方向盘。

    顾子寒,你这个混蛋混蛋混蛋!

    发泄一通后,唐宁夏长长地吐了口气,然后优雅地撩了撩额前的发,若无其事地牵着大白下车,上楼,好像刚才在车内拍方向盘的女人和她是两个人。

    在电梯里,唐宁夏遇到了负责给顾子寒换药的护士,随口问她:“顾子寒大概还有多少天可以出院?”

    护士说:“得看伤口的恢复情况,按照目前的情况来看,明天就可以了。”

    “我知道了,谢谢。”

    唐宁夏掰着手指头算,她还要帮顾子寒照顾大白那小畜生两天,两天后,她就和顾子寒彻底没关系了。

    “其实,顾先生是个蛮贴心的人耶。”小护士毫无预兆地来了这么一句,眼里满是梦幻的泡泡。

    “什么?”唐宁夏不明所以地看着小护士。

    “唔,下暴雨那天晚上你不是在会客厅的沙发上睡着了吗?”说着,小护士的眼底升腾起来一抹赤裸裸的羡慕,“是顾先生让我拿被子给你盖上的哦。”

    唐宁夏一愣,消化了小护士的话后礼貌性地朝着小护士笑了笑。

    实际上,唐宁夏已经遍体生凉……

    耶稣如来,顾子寒突然贴心起来,会吓死人的好吧!没有人敢享受他的贴心好吗?

    带着浑身的凉意,唐宁夏来到了顾子寒的病房门前,这回她学乖了,懂得要先敲门。

    可是手才刚刚伸出去,还没来得及敲到门板上,白色的门就倏地被拉开,一个衣着华贵的贵妇低头捂着嘴从里面冲出来,她走得太快,唐宁夏看不清她的长相,但是眼角的余光扫到了她脸上晶莹的泪水。

    贵妇的身后还跟着一个佣人模样的女人,不断地安慰着贵妇:“太太,你别伤心了,子寒少爷一直都是那个脾气,他的话你别放在心上……”

    唐宁夏似乎明白过来发生了什么事了。

    顾子寒,你是有多混蛋啊,阿姨级别的女人都气哭了。

    不过……这个阿姨是顾子寒什么人?看年龄,是母亲吧。

    哦,顾子寒,你这个逆子!

    唐宁夏边摇头叹气边走进了顾子寒的病房,毫无心理准备的她被病房里的景象吓到了。

    在唐宁夏的印象中,顾子寒是个十分爱整洁的人,可是此刻凌乱的病房彻底颠覆了唐宁夏的印象。

    宽敞的病房里,进口水果散落了一地,精致华美的果篮孤零零地躺在地上,好几个玻璃杯在地上碎成了渣。

    而顾子寒……不知所踪。

    唐宁夏下意识地扫了整个病房一圈,又确定卫生间没人后,她去推阳台的门。

    推拉门发出轻微的声响,唐宁夏小心翼翼地探出头去,还没确定顾子寒是不是在阳台上,他压抑着暴躁的声音就撞入耳膜:“我说过了,滚!”

    唐宁夏愣愣地看着顾子寒的背影,心里面无端地滋生出来一种悲悯。

    夜色如墨般浓郁深沉,无边无际的黑暗夜空就像怪兽张开的血盆大口,要把顾子寒吞噬。全世界的人都漠然站在顾子寒的身后,没有一个人对他伸出援手。

    此刻的顾子寒给人的感觉就是这样的。

    “咳。”唐宁夏清了清嗓子提醒顾子寒来人是她,说,“你早上说过的,现在还有效吗?”

    顾子寒的背影明显僵了一秒钟,紧接着他倏地转过身来,平静的神色底下压抑着一抹紧张:“你刚才看见谁了?”

    唐宁夏研究着顾子寒的表情,实话实说:“一个女人。”

    “她也看见你了?”顾子寒狭长的双眸微微眯起,散发出一股逼人的寒意。

    唐宁夏摇了摇头,“没有,她低着头走出去的。”

    闻言,顾子寒不着痕迹地松了口气,脸色瞬间又恢复一如既往的冷漠,一言不发地走回病房,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用笔记本电脑处理起了事情。

    “顾子寒,刚才……”唐宁夏心底的疑问差点脱口而出,幸好理智及时把她的后半句拦了回去。

    半天听不见唐宁夏的下文,顾子寒看向她,“什么?”

    “没什么,忙你的吧。”说完,唐宁夏拿来清扫工具,整理起了杂乱的病房。

    唐宁夏知道,自己不该问刚才那个女人是谁的,因为她不知道拿什么立场去问。再说了,那很有可能是顾子寒的另一个雷区,她问了就是踩进去了,百分之九十九被会炸得粉身碎骨。

    病房内只剩下唐宁夏扫地的沙沙声,静谧得像深夜的荒原。

    片刻后,顾子寒毫无预兆地出声打破了折磨静谧:“她是我妈。”

    唐宁夏愕然看向顾子寒,没想到顾子寒会跟自己说,更没想到那个女人真是顾子寒的母亲。

    “你跟你妈的相处方式……”唐宁夏看了看满地的狼藉,嘴角忍不住抽搐了两下,“太狂躁了点吧?”

    顾子寒不屑地嗤笑了一声,“没见识,这还不叫狂躁。”

    “……”那还要怎样才叫狂躁啊?

    唐宁夏默默地看了眼顾子寒,怕顾子寒心血来潮给她实地演练什么叫狂躁,迅速地收拾起病房。

    顾子寒也放之任之,这个女人愿意找事做,让她去做好了。唐宁夏在家务方面已经熟能生巧,很快就把一片狼藉的病房收拾好,再看向顾子寒的时候,他已经全神贯注在工作上。

    不得不说,此刻的顾子寒很迷人。

    他轮廓分明的侧脸英俊非凡,就算穿着病号服,气质也依旧出众。

    真的是一个除了性格有点恶劣之外,没有任何缺点的男人。

    这种男人怎么会被米晓晨那种人蒙蔽了双眼呢?

    该说他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吗?

    唐宁夏默默地在心里面摇头叹气,并不打算把真相告诉顾子寒。

    毕竟米晓晨和顾子寒之间的事情,唐宁夏觉得跟自己一点关系都没有。她不想管,也管不着。

    再说,在米晓晨这个女朋友和她这个即将两清的陌生人之间,顾子寒肯定会选择相信自己的女朋友吧。她突然跟顾子寒说米晓晨的心机有多重多重,估计只会被顾子寒怀疑她心机很重。

    那何必说呢?不如把一切交给时间,如果顾子寒发现了米晓晨的真面目,那是他幸运;如果没发现,那也是他的命运。

    “看什么看?”倏地,顾子寒冷冷的眼神斜睨过来……

    唐宁夏还没来得及把胶着在顾子寒脸上的目光收回,顾子寒就劈头盖脸地朝着她抛过来两份文件……

    靠!长得帅让人看两眼怎么了?犯得着人身攻击吗!?

    唐宁夏劈手想帅气地接住两份文件,最后却捞了个空,两份文件齐齐砸在她脸上,她只来得及按住……

    倒不是特别痛,但唐宁夏还是条件反射地“啊”了一声。

    “嗤,唐宁夏,总有一天你会因为太蠢而死。”顾子寒的语气里满是嫌弃。

    唐宁夏拿开贴面的两份文件,瞪着顾子寒,“顾子寒,总有一天你会因为缺德而死!”

    顾子寒一脸冷峭地用笃定的语气说:“我的缺德是用来服人的。”。

    “……”以缺德服人……吗?

    靠!顾子寒,你是有多缺德啊?

    唐宁夏翻了个白眼,将两份文件叠好,作势就要给顾子寒抛回去。

    顾子寒眼毒,有先见之明,在唐宁夏出手的前一秒开口:“你确定不要?”

    唐宁夏的动作倏地顿住,奇怪地看着顾子寒,后知后觉地地察觉到……这两份文件可能有猫腻。

    几乎是下意识地,唐宁夏打开了两份文件,这才看清这是顾氏的律师团起草的、关于新创和极光传媒合作推出选秀节目的合同,最后一页上,已经有了顾子寒的签名。

    顾子寒的签名就如其人,遒劲有力,气势凌厉逼人。

    第一次,唐宁夏觉得“顾子寒”三个字原来是这么好听的名字。

    合上文件,唐宁夏紧紧地抱在怀里,像是怕被顾子寒抢了一样,好整以暇地笑着问:“顾子寒,你怎么突然改变主意了?”

    “你别高兴得太早。”顾子寒也笑,只是看着就让人觉得压力山大,“这个项目,我指定要你负责。”

    唐宁夏的笑容瞬间僵硬,紧接着崩塌,“顾子寒,你……我们不是说好了你一出院就两清吗?”

    “我的两清指的是……私人恩怨。”

    “我的意思是各方面,彻底!”唐宁夏的态度很坚决。

    这个顾子寒当然知道唐宁夏的意思,不急不缓地点了点头,指了指唐宁夏手上的合同,“那好,你把合同还我。”

    “你会这么好说话?”唐宁夏把合同递出去,看着顾子寒的目光是警惕的。

    顾子寒勾了勾唇角,接过合同,翻开,“我会通知新创不用再派人来跟我谈了。原因……是你来说,或者我顺便说了?”

    说完,顾子寒优雅地捏住印满了字的a4纸,作势就要撕掉。

    “等一下!”唐宁夏扑上去按住顾子寒的手,“顾子寒,我刚才跟你开玩笑的,你不会当真吧?”

    顾子寒坐在床上,唐宁夏这样扑过来,自然而然就是俯身的姿势。她今天穿的上衣有些宽松,一俯身,胸前的风光就暴露了一大半,正对着顾子寒的视线。

    “你再不起来,我就当真了。”顾子寒的口吻十分危险。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