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花雨 作品

第54章:米晓晨摔镯真相

    快要七月的时节,空气中的燥热也越来越明显,正午的阳光渐渐地能把人肌肤晒疼了。

    唐宁夏离开医院之后去给睿睿报了兴趣班,又顶着大太阳来到了片场探许慕茹的班。

    这两天她都在忙自己的事情,鲜少到片场看许慕茹,今天一来就收到了好消息。

    下午的拍摄很顺利,许慕茹的表现好得让所有人惊叹,她把那个角色诠释得活灵活现,仿佛角色已经和她合二为一了一样,每个镜头最多ng一次。

    就连拍摄时严肃得闻名整个圈子的沈南飞,都当着剧组所有人的面跟许慕茹开起了玩笑:“慕茹,私底下练过了吧?”

    许慕茹粲然一笑,“当然。”此刻,她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自信在却低调地掩藏在灿烂的笑容底下,使得她看起来竟然是分外谦逊的。

    唐宁夏最喜欢许慕茹这一点,她平时虽然张扬自信,但是绝对不自负,该谦逊的时候,她也可以比尘埃还要低微。

    剧组的其他工作人员纷纷顺着沈南飞的话题调侃起了许慕茹,而许大小姐心情好,笑着一一应付过去。

    这个时候,身为女一号的米晓晨和女三号刘倩亚刚好从楼上下来。

    米晓晨看大家聊得那么开心,随口问一个工作人员发生了什么事,工作人员跟她说清楚后,她的笑脸马上就坍塌了。

    许慕茹虽然是科班出身,可是没有过任何实战经验,为什么可以表现得那么出色?

    一股强烈的不安从米晓晨的心底扩散开来……

    强大的对手出现,只能让米晓晨感到恐惧和慌乱。

    “晓晨,你怎么了吗?”女三号刘倩亚一看就知道是要巴结米晓晨的,看米晓晨的表情不对,她动作亲呢地挽住了米晓晨的手,表情关切地问,“是不是有事情啊?”

    米晓晨还沉浸在许慕茹带来的打击当中,下意识地就要甩开刘倩亚的手,可是马上又想起等一下刘倩亚和许慕茹有一场对手戏……她看了看一脸讨好的表情的刘倩亚,在心里面笑了,表面上却皱起了眉头,说:“我不喜欢那个许慕茹。”

    刘倩亚并不知道自己应被米晓晨暗中利用了,想了想,顿时就产生了和米晓晨一样的想法,反而还因为可以为米晓晨做点什么而感到开心,笑着点了点头,“我也不是很喜欢她。晓晨,待会你看我的。”

    米晓晨的唇角扬起满意的弧度。

    下一场戏很快就开拍,拍许慕茹和刘倩亚。

    这场戏有些残忍也很常见,是许慕茹被刘倩亚推下水的戏。

    开拍之前唐宁夏特地去探了探泳池水的温度,虽然不是很冷,但是还是足够让人哆嗦一阵子的,她问许慕茹:“怎么样?能不能行?”

    许慕茹无谓地耸了耸肩膀,自信满满地说:“就当是玩一次跳水了。”

    “嗯,好好拍,争取一次过,省得受罪。”说完,唐宁夏去帮许慕茹准备干毛巾和衣服,她以为这场戏一拍完就会用到了。

    可是没有人想到这场戏跳水戏要拍无数次。

    跟许慕茹演对手戏的刘倩亚,在剧组里虽然不是什么重量级的人物,但是这姑娘来头不小,绝对不会有人敢得罪她。就像是故意的一样,在推许慕茹下水这场戏上,她ng了足足七遍。

    因为刘倩亚而ng的第一遍时,唐宁夏选择了忍受,什么都不说,可是还有第二次,第三次……

    每ng一次唐宁夏的眉头就要皱得深一点,到了第七遍的时候,她无意间瞥见米晓晨嘴角诡异的笑意,似乎明白了什么,在许慕茹去换衣服的时候走近刘倩亚:“沈导的话你没听懂吗?把慕茹推下水的时候不要笑,表情要恶毒得很自然,最好是让观众看了就想掐死你。”

    其实不用演,唐宁夏现在就很想掐死刘倩亚!

    刘倩亚才是不到二十岁的小姑娘,身体还没完全长开,需要仰起头才能直视身高一米六六的唐宁夏,说出来的话就跟她的年龄一样幼稚:“我又不是什么恶毒的人,怎么可能把一个恶毒的人演好嘛!?还有,你是谁啊,凭什么来教训我?南飞哥哥都还没说什么呢!”

    “……”唐宁夏无奈地扶额,“照着你这种逻辑的话,你应该去演白痴,肯定能拿奥斯卡。”

    刘倩亚气得直跳脚,“你什么意思啊!?”

    “小姑娘,我不管谁跟你说了什么,但是我提醒你一件事:再ng下去,你的演艺生涯可就要断送了。没有一个导演会愿意再用一个连这么简单的镜头都拍不好的演员。”唐宁夏的语气十分笃定,好像她有预知的能力一样。

    “……”刘倩亚被吓到了,只是表面上还死撑着,底气有些不足地反驳:“我……你……你以为我会相信你的话吗?”说完就逃避唐宁夏似的跑了。

    看着刘倩亚落荒而逃的背影,唐宁夏只是勾了勾唇角。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不出唐宁夏所料,刘倩亚表现得很配合,这个镜头也不再ng。

    唐宁夏干净利落地拍了拍手,脸上挂着自信满满的笑容,米晓晨想和她玩,还太嫩了点!

    拍完这个镜头,许慕茹就要去化妆换装等下一个镜头了,唐宁夏趁着这个空当走到了后花园,想一个人静一静,没想到看见了米晓晨和她的经纪人,两个人神神秘秘的,不知道在说什么。

    虽然知道偷听别人说话不道德,但是唐宁夏总觉得米晓晨和她的经纪人不简单,于是选择了做一次不道德的事情,然后就听见了——

    “价值两千万的玉镯,你也真下得了手。”米晓晨的经纪人很惋惜似的说。

    紧接着是米晓晨的声音,类似于自嘲:“呵,这次是我算错了。”

    “怎么说?”

    “你大概不知道吧,顾子寒给我的那只根本不是什么顾家的传家玉镯。顾家真正的传家玉镯还在顾子寒手里。”米晓晨的语气里充满了自嘲,“我以为摔了他给我的那只,看在我哭得那么伤心的份上,他就会把真正的顾家传家玉镯给我。可是没有。他甚至连提都不提那只玉镯的事情。”

    “所以说,你是故意的?可是到了最后事与愿违。”

    “……”

    “可是你为什么要嫁祸给唐宁夏?”

    听见经纪人的这个问题,唐宁夏几乎是竖起耳朵听的,她也特别想知道米晓晨为什么偏偏要嫁祸给她。

    “因为……在顾子寒的心目中,唐宁夏一直都是那样的人。这样子更有说服力,你不觉得吗?”

    米晓晨的经纪人只是“呵呵”笑了两声,而唐宁夏的拳头已经悄然紧握。

    “晓晨,一切都是你算好的吧?先是给狗仔透露消息说什么顾家的传家玉,知道顾子寒给你的不是之后,又把玉摔了,想着顾子寒如果体贴一点,就会把真正的传家玉给你?”

    “没错,可惜的是我算错了。”米晓晨说。

    “嗤——”唐宁夏哂谑地发出一声嗤笑,音量已经足够引起米晓晨的注意。

    “谁!”果然,米晓晨的声音变得紧张而又防备,听起来好像下一秒就要杀了那个偷听的人一样。

    唐宁夏丝毫不惧怕,慢慢悠悠地现身在米晓晨的面前,哂笑着问:“米晓晨,你算计了我那么多次,有哪次是成功的?就连这一次,你都没有算到我就在你的附近。啧,这智商啊……”说着她无奈地看向天,煞有介事地说,“估计回你妈肚子里重新生一边才有救了。”

    “唐宁夏,你……”

    “我在录音!”唐宁夏向着米晓晨举起了手机,“依你的智商大概想不到,所以我好心提醒你一下。你想说什么,继续啊。”

    “不要。”米晓晨的脸色顿时就白了,冲过来就想夺唐宁夏手里的手机。

    唐宁夏的个子本身就比米晓晨高,她一个灵巧的转身就避过了米晓晨,然后讥诮地笑着看向米晓晨。

    “宁夏,手机给我。”米晓晨向着唐宁夏伸出手,表情和语气都透出来一股势在必得的坚定。

    唐宁夏利落地把手机放进了口袋里,摊了摊手,“休想!”说着笑了起来,“米晓晨,你的智商真的很……低。”

    “唐宁夏!”米晓晨的语气不自觉地重了起来,“你最好现在就删了那段录音,我警告你。”

    “不然呢?”唐宁夏完全就是好整以暇的姿态。

    “不然,你就别怪我们用非常手段。”米晓晨的经纪人走过来,直接就威胁唐宁夏。

    “我等着。”唐宁夏笑眯眯的,丝毫不惧。“不过,就你们的智商……手段非常不到哪里去吧?”

    说完,唐宁夏留下一声讥诮的哂笑,然后就离开了后花园,她可以想象得到此刻米晓晨和她的经纪人是什么表情。

    走回休息室的时候,唐宁夏从口袋里掏出手机,解锁,打开,根本没有什么录音的页面。

    所以真的不是唐宁夏欺负人,米晓晨的智商真真的很对不起顾子寒。

    唐宁夏在休息室里面呆了十几分钟,许慕茹刚好化妆完毕,拍摄下一场戏。

    下一场是许慕茹和男主角的对手戏,拍摄工作进行得顺风顺水,收工之后唐宁夏到医院去接大白。

    又要见到顾子寒,唐宁夏难免有些纠结。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