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花雨 作品

第53章:顾子寒的要求

    唐宁夏不经思考就把顾子寒的目光理解成了怀疑她在汤里面下药,无语地说:“我没有下药,放心好了。”她虽然有点忘恩负义,但是还没有到良心泯灭的地步。

    顾子寒接过瓶子打开,浓浓的四物鸡汤香味扑鼻而来,他说出了心底真正的疑惑:“你熬的?”

    “废话。”唐宁夏说没好气地说,“花了我好几个小时的时间熬的!”

    顾子寒的眸底划过一抹稍纵即逝的错愕,薄唇翕动了一下,似是要说话,唐宁夏却抢在他前头用一种很随意的口吻说:“不过你不用谢我。我不小心熬多了喝剩下的,觉得倒了可惜所以给你打包过来而已。”

    请相信,唐宁夏想气死一个人的时候,她真的可以做到,此刻顾子寒阴阴沉沉的脸就是最好的证明。

    顾子寒眯着狭长的双眸看着唐宁夏,吐出来的每个字都带着凌厉的杀气:“你居然让我喝剩汤?”

    “就是剩汤,你爱喝不喝。”唐宁夏一副无所谓的表情,她找来一只小碗和一个小调羹,把汤从不锈钢瓶子里面盛出来,放到床头柜上,“反正我只是不忍心倒到我家的垃圾桶里面。”

    说完,唐宁夏明智地且不着痕迹地远离了顾子寒。那家伙的脾气无法预料,下一秒会做什么更加无法预料,靠太近她的人身安全完全得不到保证。

    “所以你带到我这里来了?”顾子寒闲闲地抄起手,似笑非笑地看着唐宁夏,让人根本看不出他是喜还是怒。

    沉吟了片刻,确定顾子寒的话里面没有任何陷阱后,唐宁夏点头:“嗯。”

    “唐宁夏。”顾子寒的语气就像是在陈述一个事实一样平静,却散发出骇人的危险讯息,“你把我当垃圾桶?”死女人,别以为他听不出她的弦外之音。

    “……”唐宁夏很无语地看了顾子寒片刻,“是你要这么理解的。”

    顾子寒冷然一勾唇角,“你是不是觉得最近的工作太顺利了?”他就连威胁人也是不急不缓的,却让人忍不住胆颤。

    唐宁夏忙敛容正色,“没有。顾总,就算是垃圾桶,你也是造价最高售价最最上档次的那种。”可是,送给她她都不要。

    顾子寒早就听惯了各种阿谀奉承和恭维,高兴的时候“嗯”一声,不高兴的时候当做什么都没听见。现在,唐宁夏用毫无诚意的口吻说出恭维他的话,他虽然没有被取悦,但是也不反感。

    不过,别以为这样他就放过唐宁夏了。

    沉着一张俊脸,顾子寒问唐宁夏:“你什么时候学会熬汤的?”

    这个问题完全在唐宁夏的意料之外,唐宁夏奇怪地看着顾子寒,“问这个干吗?七年前开始学的。放心喝吧,我对我的手艺有绝对的信心。”七年,养一头母猪都可以卖了,更何况是练了七年的厨艺。

    “你的信心从哪里来的?”顾子寒嗤笑了一声,哂谑至极。

    唐宁夏握了握拳,忍住揍顾子寒的冲动,“当然是从无数的好评里来的。”

    顾子寒看了眼黑乎乎的汤,“他们的眼睛全瞎了。”这种黑得像苍蝇的汤,居然给好评,不是瞎了就是傻了。

    唐宁夏:“……”靠!就你一个人的眼睛雪亮雪亮的!

    “……你为什么要学?”顾子寒忽然转移了话题,目光沉沉,意味不明,没有人能听出他语气深藏的别扭。

    唐宁夏更加奇怪了,顾子寒的问题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多?是因为失血过多导致脑袋短路了?

    “那时候我一个人在英国,不学就会饿死。”唐宁夏并没有说另一个原因——那个时候她怀着睿睿,必须要保证营养摄入足够。虽然连柴米油盐酱醋茶都分不清,可是她的手头上没有足够的钱请人,只能自己动手,从煮出来的东西自己都不忍直视到取得所有人的肯定,她也是历经了九九八十一难的。

    怕顾子寒再追问下去,唐宁夏又补上一句:“诶,你别再问了啊,我从分辨糖和盐学起的容易么我?”

    说完,唐宁夏利落地转身迈步离开,走到门口的时候,顾子寒不容置喙的命令传来:“站住。”

    唐宁夏无奈地闭了闭眼,转过头,“还有什么事?”

    “以后,不准故意不接我电话,还要十秒之内接起来。”

    “……为什么?”唐宁夏看顾子寒这理所当然地给自己下命令的姿态,十分不爽。

    “因为我命令你这么做。”顾子寒的语气和气场都不容反驳。

    “……否则呢?”唐宁夏试探性地问。

    顾子寒冷冷一笑,“你会很麻烦。”

    唐宁夏浑身一阵哆嗦,明明是七月的天气,她却感觉到了寒冬腊月时节刺骨的冷,“知道了。顾总,还有事吗?”

    “滚。”

    唐宁夏就像领到了上级命令的下属一样,毕恭毕敬地点了点头,“好的,顾总,我滚了。晚点我会来接大白。”

    说完,唐宁夏用最快的速度离开。

    都说了顾子寒是最高级别的妖兽,什么时候爆发什么技能完全没有个定律,就跟七月的天气一样阴晴不定,想要活命的最好方法就是远离他不招惹他。

    偌大的病房内,只剩下顾子寒一个人。

    把躲了自己两天的唐宁夏收拾妥协,顾子寒满意地勾了勾唇角,舒舒服服地靠在柔软的床头上。不经意间,他眼角的余光瞥见了那碗四物汤,他伸手去端过来,看着虽然卖相不怎么好但是香味却足够浓郁的山鸡四物汤,最终是拿起调羹尝了一口……

    味道出奇的好,好到了完全不像是唐宁夏熬出来的汤,他一口接着一口,不知不觉间半碗汤已经下肚。

    就在顾子寒的一碗汤快要见底的时候,敲门声再度响起,紧接着秦宇哲双手插兜潇潇洒洒一脸欠扁的坏笑走进来,说:“还不谢谢我刚才打电话通知你,不然唐宁夏就被发现了!”

    顾子寒淡淡地瞥了一眼秦宇哲,“你职责所在。”

    “靠!没人性!”秦宇哲在愤愤不平中眼尖地注意到顾子寒的汤,好奇地“咦?”了一声,“谁给你熬的?我知道陈嫂回老家了,别跟我说是陈嫂!”

    “……外卖。”顾子寒和说真话时是一个表情。

    如果换了别人,也许会被顾子寒骗过去,但是秦宇哲太了解他了,默默地看了他一眼,顾子寒这种人,会打电话叫外卖才有鬼!

    秦宇哲眼毒,很快地就看见了床头柜上的不锈钢瓶子,又想起刚才唐宁夏来过,心里了然,笑而不语。

    想起唐宁夏,秦宇哲自然而然地想起了另外一件跟唐宁夏有关的事情,顺便转移了话题:“话说回来,我觉得宁夏的事情还是继续深入调查比较好。说她为推出专辑被潜规则,和乐队成员什么什么的,我不相信。”

    不久前,秦宇哲一发现唐宁夏莫名其妙地死而复生的时候,就自作主张调查这七年来唐宁夏在英国发生的事情,可是才刚刚着手调查就首先发现了唐宁夏几个月前在英国闹出来的新闻——为了帮乐队推出专辑甘愿被潜规则;和乐队成员集体淫乱。

    这些新闻秦宇哲当然不会相信,想深入调查的时候,不巧被顾子寒发现了,同时被顾子寒警告不许再调查下去。

    “说真的,那个时候你不让我继续调查下去是因为什么?”秦宇哲饶有兴趣地看着顾子寒,“怕调查出更多让你难以接受的事情?”

    顾子寒淡淡的一眼看回去,不怒自威,气场逼人:“你是助理不是狗仔,还是你想转行?”

    “不不不。”秦宇哲忙忙摆手,又说,“那好,我最后再告诉你一件事:传说中在英国潜规则了宁夏的是一个在英国混的华裔音乐制作人,英国皇家音乐学院的高材生,叫程天浩。那个人,我觉得……”

    顾子寒一副根本没有放在心上的表情,“关我什么事?”

    秦宇哲沉吟了一下,最终是没有把后半句说出来。反正那也只是他的猜测而已,不一定是真的。他朝着顾子寒笑了两声,说:“我也希望不关你事。好了,我先回公司帮你镇着那些上面和下面的妖兽,有事打电话。”

    说完,秦宇哲顺手从顾华清提来的果篮里拿了个蛇果,悠哉悠哉地啃着走了。

    可是顾子寒怎么也无法悠哉起来。

    ——h&r经纪人与组合成员集体淫乱……

    ——h&r经纪人为专辑销量甘被潜规则……

    ——我觉得宁夏的事情还是继续深入调查比较好。说她为推出专辑被潜规则,和乐队成员什么什么的,我不相信。

    ——说真的,那个时候你不让我继续调查下去是因为什么?

    这些芜杂的东西萦绕在他的脑海里,织成了一张巨大的网笼罩在他的天空上,并不影响他的生活,却让他分外不舒服。

    倏地,顾子寒拿起床头柜上的手机,找出秦宇哲的号码,却迟迟没有拨出去,最后,他又把手机扔回床头柜上。

    算了,没什么好调查的,唐宁夏那个女人,他现在只需要控制好她,不让他被顾家老爷子和唐家人发现。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