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花雨 作品

第52章:因为唐宁夏长得太吓人

    唐宁夏最终是忍下了摔手机的冲动,只是心里面膨胀的不爽怎么也停不下来。

    靠你丫丫的顾子寒,无理取闹,不可理喻!

    睿睿盘着腿坐在纯白的地毯上,小小的头舒舒服服地靠着大白的背,看着唐宁夏变化丰富的表情,他一脸天真地问:“妈咪,你不高兴吗?”

    唐宁夏双目无神地看向睿睿,机械地点头,“没错,你亲爱的妈咪我现在很不高兴!”

    “唔,谁欺负你了,我帮你出主意收拾他!”年仅七岁的睿睿毫无压力且认真地说出这句话,还是一脸小白兔的表情。

    “成,就是那个顾……”唐宁夏下意识地就要说出来,幸好最后记起了顾子寒是最高级别的妖兽,讪讪地说,“还是算了,目前你还不是他的对手。反正,我很快就和他彻底没关系了。”

    睿睿已经知道是谁,用双手支着下巴看着天花板,开始为某人感到担忧。

    午餐时间临近的时候,唐宁夏去准备午饭,她用半只山鸡熬了一锅四物汤,上桌的时候睿睿直接就问:“妈咪,你是准备给那个叔叔带过去吗?”

    “哪个叔叔?”一时间唐宁夏根本反应不过来。

    “就是那个替你挡了一刀,然后流了很多血的叔叔。”

    唐宁夏恍然大悟,可是——“唐睿睿小朋友,你从哪里得出的结论?”

    “因为你说过,这是补血汤。慕茹姐姐说,那个叔叔流了很多血。”睿睿的逻辑没有漏洞可挑。

    “……你的记性可不可以不要这么好?联想能力可不可以不要这么丰富?”唐宁夏忽然有点后悔平时跟这个小鬼说太多了。俗话说得好,知道得越多,越容易胡思乱想,这就是为什么有的家属选择向病患隐瞒病情的原因。

    睿睿会错了唐宁夏的意,瞪大眼睛问:“你真的是要给那个叔叔送过去的啊?”

    “……抱歉,从来没有过这个想法。”唐宁夏无谓地耸了耸肩膀说,反正顾子寒如果真的需要补血的话,有的是人给他熬汤,实在轮不到她来操心。

    睿睿的脸上浮上来一抹失望,“妈咪,你做人不能这么……”说到这里忽然想不到合适的形容词,小鬼仰起头看着天花板,乌黑的瞳仁四处乱转着,最后终于想到四个字——“忘恩负义!那个叔叔替你挡了一刀,你不是应该感激人家吗?”

    看着人小鬼大一脸老成的儿子,唐宁夏无奈地笑出声来。她和顾子寒之间的牵扯恩怨,不是七岁的小孩子能懂的?

    “你还小,有些事情你长大了就会明白的。”为了不让睿睿继续在这个话题上纠缠下去,唐宁夏忙忙转移了话题,“好了,赶快吃,吃完了我还要去医院一趟,忙完了给你报兴趣班。”

    睿睿很懂事地点头。

    吃完午餐后唐宁夏牵上大白准备出门,睿睿忽然喊了一声:“妈咪你等我一下!”

    唐宁夏还没反应过来,睿睿就已经奔进了厨房。

    再从厨房里面出来的时候,睿睿手里多了个不锈钢瓶子。

    唐宁夏已经猜到了什么,哭笑不得地说:“被救了的人又不是你,你怎么比我还操心?”

    “唐睿睿是好孩子,才不像妈咪你这么忘恩负义呢!”睿睿一脸正气。

    唐宁夏笑着弹了弹睿睿的额头,接过他手里的汤,“好了,我走了。”

    儿子这么懂事,唐宁夏不忍心不领他这份善心,虽然她特别不情愿让顾子寒浪费自己熬的汤。

    下楼,上车,唐宁夏直奔医院。

    一路上,大白都安安静静地蹲在唐宁夏身边,用一张天使一般的笑脸看着唐宁夏,让唐宁夏想冲着它发脾气都不能,只能无奈的喟叹:“你主人要是有你一半可爱就好了。”说完忽然觉得不对,又说,“不对,有你的十分之一人民群众就很满足了。”

    大白还是一脸纯洁地看着唐宁夏,而唐宁夏的车子还在马路上疾驰着,迅速地碾过一寸又一寸土地,最后停在了医院的停车场。

    又回到这家医院,唐宁夏做了好几个深呼吸才骨气勇气牵起大白下车,一路上不断地告诉自己要淡定,一定要淡定,已经说了会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说出口就要做到,否则就做好准备被顾子寒吐槽到死!

    几分钟后,唐宁夏来到了顾子寒的病房前,她不给自己任何犹豫的时间,直接伸手敲门。

    犹豫或者不犹豫结果都是要进去,何必浪费那个时间?

    “进来。”顾子寒清晰低沉的声音穿过门板传入唐宁夏的耳朵,她推门进去,穿过会客厅,又推开了病房的门。

    第一眼就看见顾子寒把笔记本电脑搁在移动桌子上处理事情,他薄薄的唇抿成一条直线,修长的十指运指如飞地游走在键盘上,颀长淡定从容,就连分明的轮廓都散发出一股迷人的专注。

    “大白给你带过来了。”唐宁夏牵着大白走到顾子寒的床边,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很自然,把大白的牵引绳甩向顾子寒,顺手把带来的汤放在了床头柜上。

    顾子寒手上的动作顿住,看向唐宁夏,正想开口的时候,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电话是秦宇哲打过来的,声音急促匆忙:“子寒,我看到你爸来医院了,现在已经在上楼的电梯里了。宁夏的车在停车场,她在病房里面吗?”

    顾子寒细长的双眸微微眯了眯,脸色难得地有了轻微的变化,他看向唐宁夏,“嗯”了一声挂掉电话,还来不及想任何对策,就听见了门把手被旋动的声音。

    这一刻,顾子寒的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不能让顾华清看见唐宁夏!

    毫无预兆地,顾子寒伸手攥住唐宁夏的手,把她带向自己,搂紧。唐宁夏连惊叫都没来得及发出来,双唇就被顾子寒蛮横地覆住了,同时听见顾子寒用命令的语气低吼:“别动,不准回头。”

    唐宁夏被顾子寒的气场震慑住了,当真纹丝不动,头也不回。

    就在这时,病房的门被推开,顾子寒闭上眼狠狠地吻唐宁夏,双手把她禁锢得紧紧的。

    顾华清年逾五十,两鬓已经有了白发,但是他称霸商场多年,又长年身居高位发号施令,没什么事情是他没有见过的,所以见到儿子和一个女人激吻,他的脸上也只是短暂地划过一抹诧异,然后迅速地恢复了正常。

    “咳咳。”顾华清多年的心腹左右手陈德闷着声咳嗽,用以提醒顾子寒。

    顾子寒好像真的才发现病房里来了其他人一样,把唐宁夏的头按在自己的肩头上,若无其事地看向顾华清和陈德,“有事?”

    陈德笑了笑,把装着进口水果的果篮放在床头柜上,“子寒,听说你受伤了,顾老先生来看看你。”

    顾子寒嗤笑了一声,“我没死,让顾老先生失望了。”

    “子寒……”陈德是最了解顾子寒和顾华清之间的恩恩怨怨的人,无奈地看着这对父子,“你爸爸是真的……”

    “阿德。”顾华清伸手示意陈德不要再说下去,转身走向门外,说,“既然他没死,我们走吧。”

    陈德无奈,只得跟上顾华清的脚步,离开。

    听到关门声响起,唐宁夏第一时间试图挣脱,而顾子寒就好像没察觉到她的挣扎一样,一动不动地把她箍在怀里。

    不同于以往的强势蛮横,这次顾子寒真的只是静静地拥着唐宁夏,就像溺水的人终于找到了一根浮木。

    唐宁夏只是察觉到顾子寒的气场变了,但是没有去深究,反而更加用力地挣扎起来,“顾子寒,放开我。”

    闻言,顾子寒好像瞬间清醒过来了一样,倏地推开了唐宁夏,英俊的脸上覆了一层无形的冰,冷得吓人,就连轮廓都异常冷厉,整个人真真正正像极了来自地狱的修罗。

    唐宁夏被吓到了,诘问的语气变得底气不足,“你刚才为什么要那么做?”

    “你长得太吓人,老头子有心脏病经不起你吓。”顾子寒用一点都不像开玩笑的语气说出一句像极了是在开玩笑的话,让人无从判断他的态度。

    “……我应该感谢你吗?”唐宁夏无语问苍天。

    “当然。”顾子寒理所当然地看向唐宁夏,“把顾氏的老董事长吓死了你赔得起吗?”

    “……谢谢你啊顾先生。”唐宁夏翻了个白眼,不经大脑地吐出一句,“不过你真的有那么关心你爸吗?”

    “……”瞬间,顾子寒的目光被冰封了一样冷,唇抿成了一条直线,整个人阴沉得给人一种风雨欲来的感觉。

    唐宁夏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说错话了,暗暗懊悔起来。经历了刚才那一幕,她应该知道顾子寒和父亲的关系不好才对,怎么偏偏说起了这个?顾子寒会不会一怒之下把她掐死?

    想到这里,唐宁夏不着痕迹地跟顾子寒拉开距离,“咳”了一声,从床头柜上摸来睿睿打包的汤递给顾子寒,“喏,喝了它,你就可以少在这里受几天罪。”

    这个时候,唐宁夏才开始庆幸睿睿给自己打包了这一份汤。

    顾子寒没有接过唐宁夏的东西,只是目光顺着她手里的不锈钢瓶子移到她的脸上,满是狐疑……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